頭條揭密》塔利班缺乏治理人才 中俄2大國仍憂心中亞局勢生變

·5 分鐘 (閱讀時間)

塔利班在全世界的驚訝聲中僅花了數天時間就推翻了阿富汗政權,新政府尚未成立,但全球各國家已開始籌劃要如何與塔利班政權打交道。雖然應該沒有哪個國家想再去侵略阿富汗,但它做為歐十字路口的地位仍然會招來大國勢力的介入。對一個毫無現代國家治理經驗與人才的政權來說,內部民生經濟困境愈加深重卻無財政經濟人才,外部數個強權拉扯下也缺外交好手來應對,未來國家發展在數十年內都很難樂觀。

塔利班已宣布要成立「伊斯蘭酋長國」形態的政權,大致可以猜測它未來將是一個政教合一、部族分權、聯盟共治的形態。對內治理可能會類似於伊朗的政教一體,但不像伊朗的中央集權方式,權力會較大程度下放到各個地方上的部族。如果是這種形態,顯然也是根據塔立班在阿富汗崛起的歷程,以及過去執政的經歷積累的經驗而形成。

阿富汗過去一直都未形成現代國家的規模,亦無現代國家觀念,民族的凝聚力來源主要是宗教與部族。從19世紀以來雖然有名義上的統治王朝,但實際上是大小部族軍閥割據狀態,一直到20世紀政府力量仍很小,社會非常混亂,軍閥橫行、毒品與犯罪猖獗,個性執著且具有理想色彩的宗教學者毛拉.歐瑪(Mullā ‘Umar)當時為拯救2名被軍閥抓去施暴的少女,帶著伊斯蘭宗教學校的熱血青年找了些蘇聯部隊留下的武器去軍營救人,最後還把軍閥公審問吊。自此建立聲望後,有大批青年投奔他的麾下,在嚴刑峻罰下社會治安開始好轉,因此吸引更多的民眾支持,短短幾年內勢力大增,武裝隊伍人數最高達5萬人。

像這樣在著宗教熱情的草莽組織,雖然因時勢而逐漸壯大,在多次的征伐中併吞了多個軍閥的勢力範圍。但畢竟打仗經驗不夠,面對曾與蘇聯軍隊對抗多年的大軍閥,有幾次嚴重敗仗差點全軍覆沒,竟也還能頑強地存活下來並重新發展。最後雖然成為勢力最大的組織,但其成員都是來自農村與部社會,攻下城市後不知如何治理,雖然向商戶徵稅,卻完全不懂財政,既無帳目也無計劃,居然也這麼維持了許多年,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虔誠的宗教信仰所致。

直到塔利班掌握絕大部份區域的政權後,嚴重缺乏執政經驗與管理能力的問題就顯現出來。在911事件之前,美國還找上塔立班希望借道阿富汗建輸油管將裡海的石油輸送至印度洋,並以承認塔利班政權為條件。當時塔立班沒有國際觀,所有的管理都還是部族與農村那一套,美方輸油管的案子因此未談成,還得罪了美國的石油財團,這些霸氣的美國財團還曾計劃設法推翻塔利班,透過各種方式向美國政府遊說。

在面對中國與俄羅斯時也有類似情況。雖然其極端的伊斯蘭教義統治方式有違反人權的疑慮,但因為是事屬宗教,也不是太嚴重,例如婦女社會地位與受教育等問題,所以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曾考慮過承認塔利班政權,當時因周邊從蘇聯獨立出去的共和國如哈薩克、塔吉克等國受車臣獨立運動影響而出現情勢不穩,俄羅斯為此向阿富汗示好,希望共同防範極端宗教勢力的擴展,但塔立班內部核心有多位曾參與對蘇聯作戰,舊恨仍深,因此也予以拒絕。俄羅斯對阿富汗的想法其實與中國差不多,都是不希望極端宗教勢力影響中亞脆弱的穩定局面。

目前對美國與俄國,塔利班顯然暫時還沒有與之來往的意願,因此唯一的選項就是中國。所幸雙方之間沒有什麼恩怨,而中國的「一帶一路」也需要中亞的夥伴, 雙方有共同的利益,很容易一拍即合。不過中國對於新疆的伊斯蘭教極端勢力防備心極強,涉及宗教的事務本來就有很多非理性因素,新疆又是現在西方社會用來攻擊中國的重點之一,塔立班這些從農村部族來的伊斯蘭戰士沒有成熟的外交手腕與觀念,如果處理不好引火燒身,代價極大。雖然塔立班已派出代表團赴中國見過王毅,在承認塔立班政權一事上,即使媒體傳聞很多,中國至今仍未鬆口。

直到現在,中國仍緊抓一個原則,要求塔立班不得庇護從新疆潛逃過去的伊斯蘭極端份子,如同當年塔立班庇護賓拉登一樣。這一點雙方似已形成默契,但中方可能需要塔立班更堅決的表態或是做出實際行動,才會正式承認塔立班政權。有了上次執政(1996~2001)期間發生的諸如炸毀巴米揚大佛等作為導致遭國際孤立的經驗,這次重新執政是塔立班建立新的國際形象非常重要機會,外界從多哈會談及這次進入喀布爾秋毫無犯的狀況看來,其領導層觀念上已有不少改變,也更有國際觀。只是阿富汗因戰亂而滿目瘡痍,又缺乏治理人才來解決經濟困境,外交上困局也有待突破,塔立班政權要穩固下來還有長路要走,國際社會對其未來仍相當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