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外商思維缺乏政治敏感度 滴滴800億美元IPO豪賭觸礁

·5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日因為滴滴出行遭到大陸官方進行網路安全審查,剛在美國IPO一周股價連日急挫,也連帶影響了全球主要股市的中國概念股的行情。許多人熱烈地議論滴滴返回香港或大陸上市的可能性與利弊得失,甚至認為滴滴受到大量外國資本的影響,對在中國經商的政治敏感性不足,才是造成這次風波的主因。但若從大陸大多數知名企業來看,沒在政治上栽過跟斗的只能說是鳳毛麟角了。

滴滴在赴美IPO前進行準備時,市場也早已傳出消息,當時業界就估計,因為中美關係大環境的劇烈變化,中概股在美國市場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滴滴可能會改變初衷,轉而在香港或深圳、上海IP。滴滴的管理階層亦曾對外透露,確有此項考量,但最終還是在純粹經濟利益的盤算下決定赴美IPO,究其決策的主因,仍然是跑短線的心態,市場大環境變化多,主要投資者與經營人並不想長線經營,而是以打帶跑的方式,先行獲利了結後再伺機而動。換言之,這是資本操作的慣性,而非經營企業的手法。

在滴滴尚未決定在香港或美國IPO時,曾多方與投資銀行等市場專業人士諮商,最後選擇在美國IPO有多項原因。首先,他們認為,如果在香港IPO,估值約在800億美元之譜,如果在美國,估值至少可攀上1000億美元,兩者的差距高達3成以上。

其次,如果選擇香港,因為港股尚無類似公司,滴滴與經紀商尚需遊說投資者認同其商業模式,其獲利前景尚需時間來證明,對於一家虧損許多年後在今年首季才開始轉虧為盈的公司而言,獲得投資者認同還有一段艱辛的路程。但是如果選擇美國,當地已有Uber、Lyft等網約車上市企業,滴滴不需要再向投資者說明商業模式與前景,也因此會有更多投資者給予較高的估值。再者,美股規模較港股大得多,投資人更多樣化,資金也更豐沛,流動性高得多,除了有利於提高估值,也能快速脫手。

滴滴當然也看到目前全球最大網約車Uber的股價在過去一年的漲幅超過80%,如果在美股能跟上Uber的漲勢,或是產生比價效應,等於是登上浪頭上,輕鬆就可乘勢獲利。而且由於Uber的漲勢,目前美國投行與證券經紀商普遍看好網約車前景,而這種氣氛在其他證券市場尚未出現。以Uber目前估值近千億美元來看,投行估計滴滴的估值同樣有千億美元以上的實力。因為滴滴不只有網約車,還包括貨運、代駕、團購等業務項目,同時也投入不少資金開發無人駕駛系統,前景相當誘人。

滴滴營運8年,期間曾經跟多家競爭對手進行流血對抗,以補貼的方式吸引客源並拖垮對手,連沒被它拖垮的、有阿里資金背景的「快的」在一番大戰至兩敗俱傷之後宣告休戰,2家公司最後決定進行合併。好不容易在連續3年虧損都高達百億人民幣後,終於設法讓今年首季出現50億人民幣盈餘,為的就是推動IPO來兌現投資獲利。如果按市場上的分析,從商業利益的角度做決策,赴美上市當然是首選。

滴滴的資本結構也極為複雜,從天使輪融資之後,總共累計完成23輪融資,總額高達220億美元,2019年最後一輪融資時,曾有投行發表其估值為600億美元。這23輪投資人包括了軟銀、阿里、騰訊、中金、中投、平安、中壽、中信、民航基金、蘋果、高瓴資本、紅杉資本、招商銀行、交通銀行、富士康、豐田、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高盛等資本,一長串的投資人囊括了國內外幾乎所有耳熟能詳的投資機構,來頭都很嚇人。

然而就在這種大陸本土與國際資本大陣仗下,滴滴卻在IPO時栽了跟斗,雖然低調至近乎偷偷摸摸爬進紐約證交所,但仍然觸碰了北京的政治禁忌,無視於大陸官方數度勸說執意赴美IPO,而且選在中共百年黨慶前晚,還讓北京主其事者面上無光。

滴滴所犯的錯誤與許多在中國經營的外商很類似,他們都低估了政治問題對企業經營的影響。不論是受到釣魚島風波衝擊的日商、受新疆棉花衝擊的國際快時尚、反送中時期的美國NBA、薩德導彈部署韓國時的樂天百貨,這些年來大量的外商在中國大陸或多或少都吃過政治的苦頭,很多外商都慢慢學會在政治保持低調,雇用專業人士進行諮詢,或是在政府內部建立良好關係以保持對政治風向敏感度。

令人納悶的是,滴滴的投資方有不只有多家知名的陸企,也有一些資本有強大的官方背景,但這些部門與企業雖然有官場老手,仍未能給予經營者良好建議以避免政治風暴,看來滴滴的主事者雖然在商業手段上兇狠毒辣,但對中國官場的了解與政治歷練就顯得太嫩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