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美中秘辛:季辛吉提案「兩個中國」 毛澤東彈指破解

·5 分鐘 (閱讀時間)
26屆聯大決議讓大陸取得中國代表權後,北京立即在毛澤東指示下組團參與會議,團長喬冠華(左)與副團長黃華(右)及其他人在聯大入座後,記者上來問他們的感想,喬冠華未言先仰頭大笑。這張被媒體拍到瞬間的照片還獲得了普立茲新聞獎。(圖/本報檔案照)
26屆聯大決議讓大陸取得中國代表權後,北京立即在毛澤東指示下組團參與會議,團長喬冠華(左)與副團長黃華(右)及其他人在聯大入座後,記者上來問他們的感想,喬冠華未言先仰頭大笑。這張被媒體拍到瞬間的照片還獲得了普立茲新聞獎。(圖/本報檔案照)

日前中共高調紀念「重返」聯合國50周年,聯大中國代表團團長喬冠華在聯合國會場上仰頭大笑的照片佔滿了全球媒體的重要位置。喬冠華如此開懷大笑,反映了北京在26屆聯大的中國代表權決議案上贏得非常意外,而且不只意外,更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勝利。這樣的結果證實了季辛吉推動美中秘密外交完全被北京牽著鼻子走,由其策劃在聯合國推動的「兩個中國」策略,早在毛澤東彈指之間被完全破解。

1960年代以來美國連續10年阻撓大陸入聯提案,但由於與大陸建交的國家持續增加,前一屆聯大已有近半數支持大陸,美國總統尼克森又宣布訪中計劃,再阻撓此案已不可能,因此美方決定在26屆聯大時將阿爾及利亞、阿爾巴尼亞的「兩阿」提案列入討論。同時為解決國際影響與國內反對,首次由美國官方在聯合國推動「兩個中國」提案,試圖讓大陸代表中國成為常任理事國,換取台灣獲得普通會員席位。

而聯大就中國代表權的3個提案經過一星期辯論後進行投票,「兩阿」提案大獲全勝,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結果通過後來稱為第2758號的決議,美國的「兩個中國」代表權提案則因不需要再討論而失效。北京對此一結果也感到十分意外,而美方代表在與各國代表極力溝通之下也覺得輸得莫名其妙。當時聯大會議上尼克森還不斷電話督促布希:「我們要贏,一定要贏。」但布希在聯大前線奮戰,季辛吉卻在北京與周恩來杯觥交錯,士兵前方打仗,主帥卻在敵營談笑風生,聯大投票大敗,美國輸得一點都不冤枉,也難怪事後尼克森政府在國際與國內都遭到批評與嘲笑。

美駐聯合國代表布希在聯大會議奮戰推動「兩個中國」提案,季辛吉卻在北京與周恩來杯觥交錯。26屆聯大會議上美國大敗,真是一點都不冤。(圖/本報檔案照)
美駐聯合國代表布希在聯大會議奮戰推動「兩個中國」提案,季辛吉卻在北京與周恩來杯觥交錯。26屆聯大會議上美國大敗,真是一點都不冤。(圖/本報檔案照)

在2758號決議通過後,美駐聯合國代表布希對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周書楷抱怨:「季辛吉這時候在北京做什麼?」讓他在向各國代表爭取支持時覺得難堪。當時季辛吉對外公布的理由是與北京商談尼克森訪中的行程,但實際上是談美中聯合公報。這份後來被稱作《上海公報》的第一份美中聯合公報,由尼克森訪華時在上海與周恩來簽署。季辛吉當時提出的公報草稿被周恩來全盤否定,主要障礙則是台灣問題,季辛吉為此在北京多待了一天來修改公報文字。隔天他準備離開北京時,聯大投票結果已經出來,前來送行的周恩來將消息傳達給負責接待季辛吉的葉劍英與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但卻沒告知準備返國的季辛吉。

喬冠華在送行路上問季辛吉說:「博士,你看今年這屆聯大中國能恢復席位嗎?消息說現在聯大正在進行表決。」季辛吉答稱:「我估計你們今年還進不了聯大」,他胸有成竹地表示:「明年還差不多。待尼克森訪華以後,你們就能進去了。」喬冠華笑著答說:「我看不見得吧?」。季辛格登上返國專機後,立即收到電報通報聯大投票結果。他為此還自我解嘲稱,「我說的話應驗了,光是美中接近就使國際形勢產生革命性的變化,連我對此事的認識也有所不足。」

季辛吉向周恩來提起在聯合國設雙重席位的「兩個中國」構想,毛澤東獲悉後表示,「決不能上『兩個中國』賊船,現在不進聯合國,中國照樣生存、照樣發展。我們下定決心,不管是喜鵲叫還是烏鴉叫,今年不進聯合國。」(圖/本報檔案照)
季辛吉向周恩來提起在聯合國設雙重席位的「兩個中國」構想,毛澤東獲悉後表示,「決不能上『兩個中國』賊船,現在不進聯合國,中國照樣生存、照樣發展。我們下定決心,不管是喜鵲叫還是烏鴉叫,今年不進聯合國。」(圖/本報檔案照)

季辛吉在北京時曾與周恩來提起在聯合國設雙重席位的「兩個中國」構想,毛澤東聽了周恩來的匯報後說,「決不能上『兩個中國』賊船,現在不進聯合國,中國照樣生存、照樣發展。我們下定決心,不管是喜鵲叫還是烏鴉叫,今年不進聯合國。」周恩來自此就決定不再與季辛吉談加入聯合國的問題。

其實當時聯大的投票情勢還是相當緊繃,毛周不回應「兩個中國」提議,心理上已做好明年聯大會議再戰的準備。周恩來身邊的外交情報官熊向暉在其自傳裡說,季辛吉抵達北京後,毛澤東約見了周恩來、葉劍英、姬鵬飛以及熊向暉等官員,問起「季辛吉為什麼這時來北京?」葉劍英答:「大概認為美國的(兩個中國)提案穩操勝券」。後來毛關切投票問題,熊向暉說,過半數要66票,去年只拿到51票,今年加上新建交國10個,最多也就61票。如果「重要議案」成立,要2/3才通過,票數就需要更多。

毛澤東說,「美國人算好了的。季辛吉回國時聯合國就會通過美國的提案,製造『兩個中國』的局面。所以,還是那句老話,絕不上『兩個中國』的賊船,今年不進聯合國。」季辛吉此時剛到北京,當然不知道毛澤東的盤算。雖然大陸已有投票落敗的打算,代表團仍持續奮戰,最後美方多跑了15票,大陸入聯成功,「兩個中國」提案連表決都未進行就自動失效。

季辛吉拿出「兩個中國」提案,但事先的情報與外交工作都沒有充份準備,對美國在國際上的聲望及自身的權謀過度自信,相對於北京當時堅定的決心,季辛吉的「兩個中國」提案根本沒有機會成功。大陸進入聯合國之後,中美政情有巨大變化,雙方建交拖了7年才實現。中美建交43年來,北京不斷地防範與批判「兩個中國」與「一中一台」,所有沾上的人都遭北京仇視痛罵,唯一沒有被批評的卻是第一位在聯合國推動「兩個中國」提案的季辛吉。因為他推動美中建交有功,持續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在國際也幾乎無條件地支持大陸,已經是中國人民多年的「老朋友」了,可能因此而得以豁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