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視頻《坐高鐵去台北》爆熱議 兩岸青年需要和平願景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一首童聲所唱的《坐上動車去台北》最近在網上走紅,也引發不少議論與政治聯想,同時也讓一些人想起幾個月前另一首《坐上高鐵去台北》歌曲。不論作曲者寫這2首歌的動機為何,統一與建造跨海鐵路終究需要政治與技術兩項工程同時解決,未解決之前唱唱歌聽一聽就好,沒必要咬牙切齒、髮張眦裂。

發行時間較近的這首《動車》較前一首《高鐵》引起更多注意與爭議,並非歌曲寫得較好,而是歌辭中將時間點定為2035年,配合現在熱門的「武統」話題,讓一些人感受到兩岸統一已經劃下時間點的壓迫感。前一首《高鐵》版使用較通俗的校園民歌風,曲調輕快優美、歌辭雋永,的確能打動人心,只是未引起爭議。《動車》版則直白火辣地敲打你的耳膜,比起前一首更像政治宣傳歌曲。如果真要用宣傳的角度來比較兩者的效果,《高鐵》版顯然技高一籌。

《坐上高鐵去台北》是今年由大陸全國台聯舉辦的2021海峽兩岸青少年新媒體論壇的主題歌,該曲由王超/章榮強作曲、韓毅作詞。大陸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答覆媒體詢問時表示,網路歌曲《坐上動車去台北》與先前另一首《坐上高鐵去台北》有異曲同工之處,希望兩岸更方便地往來交流。網友們熱烈分享與討論的內容中,除了台灣風光與人文之外還有跨海工程難度與可行性問題,多數都會圍繞在兩岸統一的議題上。

兩岸跨海鐵路構想有2個問題需要解決,一個是工程技術,這些年基建技術發展迅速,許多原先認為不可能的類似工程陸續克服難題,對未來的技術發展更寄予厚望。北京在宣傳大陸的交通建設時,也不忘把跨海到台灣的鐵公路列入長期規劃,在「京津冀─粵港澳」這條主軸線路中分出支線,由安徽阜陽經黃山、福建福州,再跨海到台北。

大陸高速鐵路規劃圖呈網狀結構與以北京為中心的放射性布局,其中也包括將高鐵延伸至台灣。圖為2016年《中長期鐵路網規劃》的高鐵網絡。(圖/大陸交通部)
大陸高速鐵路規劃圖呈網狀結構與以北京為中心的放射性布局,其中也包括將高鐵延伸至台灣。圖為2016年《中長期鐵路網規劃》的高鐵網絡。(圖/大陸交通部)

這條路線最困難、最受爭議的還是平潭到新竹這段130公里的跨海路程,專家都認為其技術難度是難以想像的,不論是架橋方案或是隧道方案,在台灣海峽這個繁忙的航道中還要克服氣候與海象難題,這些都是超級艱鉅的挑戰。經費也是個問題,目前還在構想中由海南島至廣東雷州半島的瓊州海峽跨海大橋為26.3公里,約需經費1400億元人民幣,以此類比的話,130公里的跨台海大橋至少要4000億人民幣(約合1.8兆台幣)以上,但沒有實際方案與探勘測量,技術與經費都只能存在於想像之中。

大陸官方與民間在討論跨台海鐵路時,考慮的幾乎都是政治需要,既是政治需要,就得先解決政治問題。一般大陸將此一路線稱作「京台高鐵」規劃,認為政治意義遠大於經濟意義,其目的是要把台灣納入中國的「一體化」規劃中,以「展現國家收復台灣的決心」。另外一些持不同看法的人認為,建造這條跨海鐵路沒有經濟效益,如果只是政治上要「展現收復台灣的決心」,更是「倒果為因」,因為沒有收復台灣是不可能建造跨海鐵路,而一旦「收復」了台灣,就沒有展現決心的需要,跨海鐵路就得改用經濟與成本效益考量,很可能根本就蓋不成。準此而論,現在討論建造跨台海鐵路根本是以政治為目的的偽命題。

明眼人都知道,不論是跨海鐵路路線方案、經費技術等相關討論,目前都只是兩岸對於中國統一前景的情感表達。只要兩岸情感契合,就算政治上尚未統一,同樣也可以經過兩岸密切談判與合作建造跨海鐵公路,如此建造高鐵來「展現收復台灣的決心」才有實質的意義。

大陸近年來基礎建設突飛猛進,累積了豐富經驗與技術,自詡為基建狂魔,再困難的工程都能解決。圖為新建的巨型跨海工程港珠澳大橋。(圖/香港路政署)
大陸近年來基礎建設突飛猛進,累積了豐富經驗與技術,自詡為基建狂魔,再困難的工程都能解決。圖為新建的巨型跨海工程港珠澳大橋。(圖/香港路政署)

這項依附在高鐵上有關兩岸統一期望有許多難題需要解決,未來的希望仍然掌握在兩岸人民的手中。大陸在1954年第一次金門砲戰期間,曾有一首《一定要把勝利的旗幟插到台灣》的歌曲,該曲由共軍文工團成員曉河譜曲、王軍作詞,歌曲是他們在前往砲戰前線考察後所做。

在1958年中共建國10周年時,特別組織一個由230名將領參與的「將軍合唱團」,當時所有共軍將領除執勤外全數到場,合唱團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國慶晚會上演唱《一定要把勝利的旗幟插到台灣》時,歌聲中充滿著即將收復台灣的信心。57年後的2015年9月3日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上將以101歲高齡逝世,他是當年演唱《一定要把勝利的旗幟插到台灣》的230名共軍將領軍中最後一位逝世的,自此當年合唱團成員已全數走入歷史。歌曲作者曉河則在更早的2010年9月8日病逝。

《一定要把勝利的旗幟插到台灣》與《坐上動車去台北》的歌曲氣氛顯然不一樣,一首砲聲隆隆、殺聲震天,另一首輕快愉悅、歡欣鼓舞,幾十年後這樣的轉變對兩岸中國人來說無疑是令人欣慰的。兩岸不能對統一絕望,一旦絕望就遲早會發生戰爭,未來就算跨海高鐵極可能蓋不成,仍然希望我們的後代唱的是坐高鐵去賞美景、吃美食、探訪朋友,而不是唱那些咬牙切齒的相互殺伐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