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3股力量形成鄭州超級暴雨 德國水災相比簡直小兒科

·4 分鐘 (閱讀時間)

鄭州20日下了一場超級暴雨,經過緊急搶求仍造成至少51人死亡,財產損尚無法估計。專家們分析暴雨成因主要有3:季風、雙颱風與地形,由於災情嚴重,許多人拿來與日前德國水災相比,但兩者造成水災與傷亡的主因都不同,如果純就雨量比較,德國水災的雨量比起鄭州水災的雨量簡直是小兒科。

近期歐洲幾個國家因為暴雨發生洪水災害,包括比利時、荷蘭、盧森堡、瑞士與德國,多條河流決堤,其中德國的阿爾韋勒(Ahrweiler)損失最為慘重,有近200人死亡。緊接著大陸河南鄭州也下了一場前所未見的暴雨,引起大陸全國民眾與國際上的注意,鄭州氣象局甚至以小時雨量達到「千年一遇」的說法,引來不少質疑與議論。

今年夏季從中國大陸到歐洲普下暴雨,似乎有全球性極端氣候趨勢的影響。但仔細分析,大陸華北地區夏季出現暴雨幾乎是年年如此,但這次鄭州特別異常,主要是季節性暴雨與其他因素合併,才導致1小時雨量達到破紀錄的201.9mm,24小時下了627.4mm,雙雙打破了當地氣象站建立60多年來的記錄。

但為什麼會有這麼劇烈暴雨,據大陸知名的地理科普作者牛正藍表示,按大陸氣象部門分級,24小時雨量250mm以上就是最高等級的「特大暴雨」,這次鄭州的24小時雨量是此一標準的一倍以上,而且其中有1/3是在一小時內下完。一小時下200mm的雨量如果以鄭州面積換算下來,大約是15億立方米,這差不多是中國第3大淡水湖太湖水量的1/3,也相當於150個杭州西湖。

牛正藍分析稱,造成這次鄭州與接下來諸如新鄉等地災情的原因,主要有3個,首先就是季風。大陸季風特性是降雨的雨量與時間變化很大,每年夏季副热带高压北上,锋面雨带隨之北移,今年北移時間提前,東南風帶著大量太平洋水氣進入內陸,形成黃淮氣旋。

其次,氣旋帶來溫暖水氣時又遇上太平洋上的煙花颱風將熱帶水氣大量輸送進內陸,廣東又同時有查帕卡颱風將南海水氣捲進陸地助長聲勢,兩股勢力推送下,含大量水氣的雲雨區北移經過黃淮平原到達河南。

最後,到了河南遇上地势自西向东上升,河南西部太行山、伏牛山阻擋了暖湿气流,在迎风坡面形成地形雨,加剧了锋面雨和对流雨。

據大陸央氣象局發布消息,這條雨區在西部受阻,略往東北方向移動,在鄭州以北的新鄉、鶴壁、安陽等地也陸續出現河流潰堤,城鎮部份區域與村落受到洪水圍困,到23日晚間雨勢稍緩,救援人力與物資已陸續到位。網上傳出尚有個別村鎮水尚未退,被水圍困的民眾急需民生物資,但尚未有傷亡傳出。

很多人拿鄭州災情與德國水災相比,由於成因不同,雨量規模差異太大,實在沒有比較的基礎。德國這次災情固然嚴重,雨量不小,但最嚴重的14日全天雨量150mm,雨量比起鄭州下最猛烈的一小時201mm都還不到,但為何德國會有這麼大災害?主因是此一雨量在當地篇不小了,而且是山洪帶著土石流下洩,將建造在河流兩側的城鎮摧毀而造成。這些村鎮都是較新的居民區,老村鎮大都在山坡上,也是為了避開洪水,但居民住得多了土地不夠,就往河谷走,遇上較大的洪水就會成災,因為河谷兩邊原就是河流的行洪區。

這種狀況在大陸、台灣也有類似情況,原本住的地方不夠了,房屋就與河爭地,季節洪水一來就容易受災,加上山上開發與濫墾增加,影響水土保持,暴雨造成山洪的頻率也會增加。整體而言,隨著全球極端性氣候的加劇,天氣造成的災害會愈來愈多,對民生與經濟影響極大。華北水災尚未結束,又到了每年夏季南方的汛期,現在各地方政府都嚴陣以待,準備應付長達一個月的南方洪澇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