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

賴舒亞
·4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樣很好,讓欣賞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看見其笑顏,是一種滿足;或把那份情感深埋在心底,不使對方曉得,不給自己受傷的機會,這樣也好,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不是嗎?我沒有愛你,只是接近喜歡,又有點討厭。喜歡就是喜歡,無須理由;那麼,討厭呢?也沒原因嗎?當然有。我討厭有人對我的交代已讀不回,或超過十天以上才回,我討厭有人在刀口上不接不回電話,不管是不是選擇性的不接或不回,我都被劃傷了。

只是輕淺的一道傷痕,但我的眼睛依然成了小小的海洋。朋友問,「我喜歡你」這四個字很難講嗎?我搖首,艱鉅的是裝睡的人很難喚得醒。話一旦出口,萬一不能從友情通往愛情,反倒將這份關係推進了尷尬的死胡同,不如維持現狀,雖然現狀也好不到哪裡去,彼時,我們連處理公事都無法處之泰然。如果是兒女情長的告白或談情說愛,這樣的迂迴情有可原,可是我急忙要打電話跟你討論的是文宣的修改,那些眉眉角角寫訊息根本難以談得清楚啊,但事隔多時你仍音訊全無。不管是哪一類的感情,從不適用平等互惠的原則,最不智的莫過於我們付出多少,就奢求對方也回應多少,所以我僅能給予尊重,尊重你的做法。

深秋初冬之際,氣象預報說天氣陰雨,但此刻除了風大了些,天空是清朗的,我獨自逛華山文創園區,並不感到孤單,這樣靜好的午後,本就適合一個人心平氣和地來「小日子」商號外帶一杯熱拿鐵,坐在樹蔭下,聽風歌唱。上次相約於此地,轉瞬間已三四個月,當時你連續發了幾天的高燒,大病初癒,冰咖啡不宜,改點無糖的熱茶飲。過去那段使人阿雜的上班日,你總習慣每天不只一杯甜飲,你說這樣至少心情會好點。因此,現在的我也喝著加糖的熱拿鐵,只是甜在嘴裡,苦在心底。好在這個世界,沒有誰缺了誰就活不下去。

有人問我是不是一個害怕衝突的人。與其說怕,不如說不希望面對衝突,不想遭到拒絕,因此面對已讀不回的訊息,我不再多問,等不到回電,我也不致電詢問,可能人家就不想回覆,或者忘記,至於忘記,是不是代表不在乎?我也懶得去證明,我不知道進一步求證的意義何在。排行家中的老大,被長輩要求做手足的模範,我也一直期盼獲得肯定,可惜事與願違又養成了完美主義的個性,凡事求好心切,察言觀色討好別人,到頭來才發現辛苦自己也為難別人。而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想使你為難。

有時夜闌人靜,我會想究竟我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生,勇敢說出內心真正的心意,即使結果不如我願,起碼不後悔,還是必須恪遵自己的身分與位置,站在人們票選多數的一方,雖平步青雲卻執戟戕人?面對我們之間,經常,一個聲音感動我往前,另一個驅使我退後,我只得來來回回不斷地爭戰著,忽前忽後直到筋疲力竭,然後跟自己說既然猶豫不決,那就更多地練習深藏吧,能藏多深就藏多深。

不喜歡訊息被已讀不回,不喜歡在刀口上電話無人接聽,事後也不回覆;然而,這些在風和日麗時,似乎也跟著雲淡風輕了。天朗氣清的日子,沒人敢保證明天過後會怎樣,但我曉得只要大於的符號還擺在喜歡與討厭之間,就算此刻天空忽然翻臉,我的心中仍是晴天一片。

這樣的風和日麗,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