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中美競爭加碼地緣風險升高─AUKUS與CPTPP

·7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日前「拜習通話」讓外界認為中美緊張可走向和緩不再升高,但這個期待持續不到一周就消失─美英澳的「新三邊同盟」成形,美國將支援澳洲核子潛艇以對抗中國,隔天中國申請加入CPTPP;雖然一軍事一經貿,但代表的都是中美競爭加劇、雙方持續加碼,地緣風險升高。

上周三(15日)晚間,美國總統拜登、英國首相強森和澳洲總理莫里森,一起透過視訊,宣布美國和英國將幫助澳洲部署核動力潛艇,建立了新的三邊安全夥伴關係,這個新的印太安全聯盟「AUKUS」,是將三國名稱的縮略拼接在一起,外界以「新三邊同盟」稱呼這項關係。

雖然三國領導人從頭至尾都未曾提到中國,但所有人都很清楚、肯定,「AUKUS」這個安全同盟關係,百分之百就是針對中國而來─北京馬上譴責此舉是「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

這個新同盟關係所以有其重要性與特殊意義,一來美國願意與澳洲分享核動力技術,顯示其極度重視此關係、及澳洲要扮演的角色,換句話說,遏止中國確實就是美國最優先戰略,為此甚至願意分享核動力技術─美國上次與盟友分享核動力技術,是在63年前的1958年,分享對象是英國,這就是所謂的「美英特殊關係」,這次澳洲就為了能加入這個「特殊關係圈」而高興不已。

二來,三年前還不願表態選邊的澳洲,在中美競爭加劇、中澳關係又惡化情況下,這次是決定選邊站隊,不惜把整個國家押在美國這邊;澳洲國內的分析家都稱,這是「澳洲歷史上最大的戰略賭博」、「澳洲在把全部賭注押在美國的決心和意志上」。

這件事用白話文講就是:英美相距印太有千萬公里之遙,縱然美國海外基地遍布全球,仍有鞭長莫及之慮,因此有必要「就地找一個小弟當地區代理及打手」,澳洲被選中了;「作大哥」的有責任與義務為小弟提供武器、增強火力,所以授以核動力技術的「武林秘笈」。

相較於澳洲的選邊站隊、衝第一線當打手,澳洲的鄰居紐西蘭就是低調、不出頭、不選邊;當澳洲告知此事時,紐國的回應是:根據1984年制定的「紐西蘭無核區」政策,紐西蘭將繼續限制核艦進入領海,顯然是要與AUKUS保持距離。澳洲此舉的對錯、是否符合國家利益,各方有不同看法,最後還待時間驗證。

在新三邊同盟宣布的隔天,中國商務部周四宣布,中國已經向紐西蘭提交了加入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申請,會向紐西蘭提交申請,是因為紐國負責處理該協定的成員資格申請事宜,但現在CPTPP的主導者是日本,而「簾幕之後」有影響力的影武者則是美國。

中國提出加入CPTPP的申請,當然不是純經貿考慮而已,主要還是在中美競爭、地緣政治上,而且,其思慮與意圖又更為複雜。

CPTPP的前身是TPP,歐巴馬時代全力促成亞太12國簽署TPP,因為歐巴馬是以TPP作為重返亞洲的施力點,藉此拉攏亞太國家、搶占經貿規則制定者的高度。不過川普一上任立即退出TPP,雖然最後靠日本主導以CPTPP之名生效上路,但少了美國,威力與影響力都大減,美國更因此少了一項強而有力、可壓制中國的工具,外界多認為川普退出TPP之舉,是經貿政策與地緣政治上的一大錯誤與失算。

在美國籌劃TPP的同時,中國也與東協等多國談判成立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這也讓外界視RCEP為中國抗衡美國及TPP的手段,而RCEP去年11月完成簽署即將上路,同時中國表態要加入CPTPP:習近平在11月舉行的APEC峰會上說 :「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外界原來還存疑,認為可能只是「說說而已」,但顯然北京是玩真的,本周就直接送出申請。

中國申請加入CPTPP有多重考量與意義,純以經貿論,一般看法是:FTA(自由貿易協定)圈越大越好,如果加入多幾個區域經貿組織,等於受FTA優惠關稅覆蓋比率會更高。因此即使中國已加入RCEP,如能再進CPTPP,覆蓋層面會更廣、對經貿更佳。

再以中美競爭與地緣政治看,拜登上任後,CPTPP成員國曾以為、也期待美國能重新加入CPTPP,實際情況則是美國內部反貿易自由化的壓力仍大,拜登未對此表態,而且在中國申請後,不具名的美國官員也表示「美國不會加入」;此時中國搶進,等於把原來美國要用來制衡中方的工具拿到手上,當然對突破美國包圍與壓制更有利。

此外,CPTPP號稱是「標準更高」的FTA,中國真要認真談判、準備加入,勢必進行國內結構改革;對中國內部經濟結構而言,反而提供一個藉此逼迫內部作調整、改革的機會與壓力,類似當年加入WTO時一樣,長期而言,對中國經濟是利多。

而對CPTPP成員國而言─特別是日本,中國申請加入既是一個機會,又是一個難題與問題。不能否認的是:如果有全球第2大經濟體的中國加入,必然可壯大CPTPP,原有成員國都可同蒙其利。但日本必然為難,讓CPTPP壯大是好事,不過讓一個「塊頭」比自己大多的競爭者、甚至「仇家」加入,豈不是引狼入室、自找麻煩?更別提美國必然明裡暗裡全力阻擋。

新三邊同盟與中國申請加入CPTPP等事件,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可能持續挑動、也攪動著國際關係,甚至在內部引發爭議。

中國必然對澳洲接受美國核子動力技術、等於公開對美國遞出「投名狀」大表憤怒,是否會因此祭出報復措施,尚待觀察;而澳洲接受美英協助建造核子艦艇,因此要取消原先跟法國訂購、高達900億美元的潛艇合約,法國為此大怒並為此召回駐美與澳大使;而歐盟繼美軍阿富汗撤軍事件後「再次成為路人」,也考驗「歐美一條心」抗中的前景。至於北京申請加入CPTPP,既考驗美日關係、更可能在成員國內部造成分裂。澳洲內部已有批評,質疑把澳洲國安與美國如此「緊密梱綁」的必要;英國前首相梅傑就問:如中國攻打台灣,英國要為此出兵嗎?

所有專家都同意,21世紀地緣政治上最重大的事,就是中國的崛起,這個過程方興未艾,世人將繼續目睹中美間的競逐、強權間的角力、及地緣政治的震盪,這些都將一幕幕的展開;新三邊同盟與中申請加入CPTPP,正是觀察切入點。

至於台灣,既是觀察者又是局中人,在AUKUS之後,要想清楚,台灣到底要「梱綁進去」到多深的地步,還有其長短期影響與利弊得失;至於中國已申請加入CPTPP,不論結果如何,至少已經「在起跑點」,而台灣喊了多年,現在尚未申請、連「起跑點」都尚未到,所謂的「台日友好」到底是真的還是說說而已?還是官員過於消極致毫無進展,萬一對岸真順利加入,台灣是有可能只能永遠望CPTPP而興嘆,政府得無戒乎?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美英澳合組「抗中新聯盟」AUKUS!英美提供核動力潛艦技術,澳洲皇家海軍將成「中國後院新麻煩」
相關報導》 金融熱議》鋁價再創十年新高!一個非洲小國政變,為何嚇壞千里以外的中國鋁業製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