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力挺陳柏惟,不修選罷法—蔡英文的政治算計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罷免案倒數10天,身兼民進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日前表態,民進黨上下全力支持陳柏惟,理由是反對「惡質罷免文化」。在蔡英文親自下達動員令之後,把民進黨跟陳柏惟綁在同一輛戰車,並指國民黨「全黨打一人」,無異是將這場原屬於立法委員的罷免攻防,正式升高至藍綠對決戰場。

陳柏惟被綁上綠旗,推上罷免戰場,蔡英文說要反對「惡質罷免文化」,民進黨打出「反惡罷,促正常」口號——不過,創造惡質罷免文化的始作俑者,又是誰?

潘朵拉的盒子,隨隨便便揭開

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民間人士發起「割闌尾(藍委)」計畫,鎖定國民黨前立委吳育昇、林鴻池發動罷免,這項罷免案最後未過門檻,卻因此促成《選罷法》的修改。在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提出下修罷免門檻等「還權於民」訴求,終於促成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在2016年11月下修罷免門檻,開啟了潘朵拉之盒。

首先是罷免各門檻的調降,提案門檻由選舉人總數的2%降到1%,連署門檻由13%下修至10%,罷免通過門檻取消原本的「雙二一門檻」(投票率須達50%,且同意票過半),改為同意票需達選舉人總數的25%,且同意票大於反對票。其次,加倍延長各層級罷免的連署時間。此外,修法還刪除罷免活動不得宣傳、罷免投票不得與其他各類選舉合併舉行的限制,罷免活動支出可申報綜合所得稅扣除額。這成為現行《選罷法》的模樣。

去年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成功,顯然是因《選罷法》下修門檻所致,綠營巧妙地鑽此縫隙,初嘗到罷免門檻下修的甜頭。當時的罷韓行動,是由府院黨挾國家機器,組成國家隊介入操作。民進黨在罷韓過程中所顯現出的霸道、專制且不擇手段,蔡英文得意地宣稱「台灣的民主又再往前邁出了一大步」,展現勝者為王的驕傲。 如今蔡英文力挺陳柏惟「反惡質罷免」,而綠營罷免韓國瑜的行動,難道就不算「惡質」?

2020年6月6日,高雄市長韓國瑜遭選民罷免(AP)
2020年6月6日,高雄市長韓國瑜遭選民罷免(AP)

高雄市長韓國瑜遭選民罷免成功,顯然是因《選罷法》下修門檻所致,綠營巧妙地鑽此縫隙,初嘗甜頭。(美聯社)

罷免怪象頻傳,誰才是「真惡罷」?

綠營罷韓過關,藍營祭出「報復式罷免」策略。今年初,罷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案過關,讓民進黨大為驚愕,蔡英文下達總動員,守住無黨籍高雄市議員黃捷的罷免案。繼罷韓之後,「甩王」、「清捷」、「刪Q」、「罷昶」接連而來,連民進黨立委吳思瑤、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國民黨立委江啟臣,也動輒遭到罷免傳聞的威嚇。

下修門檻的罷免案,浮現諸多畸型怪象。一是罷免議員的門檻居然高於議員的自身得票,王浩宇、黃捷皆1萬多票當選,罷免同意票需要7萬到8萬票且多於不同意票;二是中央民代的罷免比當選容易,以陳柏惟案為例,11萬多票當選,罷免同意票僅需7萬多票,但要多於不同意票;三是遇上罷免案,邊緣政黨或少數黨最為孤立無援,不像大黨有雄厚資源;四是罷免對於初入政壇的年輕人最為不利,易扼殺其政治生命;五是罷免案成為上次選舉的延長賽或下次選舉的熱身賽,甫當選就必須戰戰兢兢面臨下一波的罷免挑戰,如此一來,又哪來的心思為民服務?

民進黨以仇怨鼓動罷韓,國民黨以妒恨以牙還牙,冤冤相報,惡性循環下,台灣政局就一步步走向暗黑的境地。前總統陳水扁就曾多次反對罷韓,因為自己有切膚之痛,扁曾說:「民主時代有選舉權就有罷免權,但如果真的對韓國瑜的施政不滿意,2年後用選票讓他下台就好,難道一定要罷免嗎?」罷免耗損的人力物力財力相當可觀,所造成的撕裂、對立與怨恨,勢將惡性擴大,且衍生成無止盡的循環之局,台灣動輒陷入罷免攻防的病態社會。

20211008-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8日接受媒體聯訪。(顏麟宇攝)
20211008-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8日接受媒體聯訪。(顏麟宇攝)

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被綁上綠旗,推上藍綠對決的罷免戰場。(顏麟宇攝)

不願釜底抽薪,仍是政治算計

綠營支持者會說,明明是韓粉和泛藍陣營為了韓國瑜被罷免,因此才發動一連串的「報復性罷免」。但是,泛藍支持者也會說,先沒有惡性的罷韓行動,哪有後來的這一切?事實上,以民主政治的常態而言,擁有更大優勢與資源的執政黨,本就該對在野黨展現更大的和解與努力,總有一方要付出較多實質的誠意,才可能修復傷口,避免形成更慘烈的創傷。

蔡英文力挺陳柏惟,標舉「反惡質罷免」的崇高理由,拒絕與國民黨對話與和解,也沒有提修改《選罷法》,難道有利綠營就是「民主」,不利綠營就都是「惡罷」?如果蔡英文真的有心,何不拋出修改《選罷法》的方向,回歸制度面?國民黨、民進黨何不針對制度提出理性討論,思索罷免制度如何避免「報復性罷免、仇恨性動員」,讓無窮無盡的冤冤相報踩下煞車?

照理說,罷免案應是政治例外。如今,這例外反成了新常態。新常態的始作俑者是民進黨,下修門檻且啟動罷韓,促成接二連三的報復性罷免案,耗費國內龐大社會資源。蔡英文與其空喊反對「惡質罷免文化」,要求民進黨對陳柏惟孤注一擲,升高藍綠對決的態勢,何不去修改《選罷法》,作為釜底抽薪之道?否則,明眼人都看得出,所謂「反惡質罷免」的作態,也只是一場政治算計罷了!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朱立倫接黨魁立威首戰 殲擊獨派立委的5大戰略考量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陳柏惟自己下達了罷免動員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