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台灣當然不是疫苗乞丐

·5 分鐘 (閱讀時間)

繼援贈一百二十四萬劑AZ疫苗,日本再次宣布將再捐贈台灣一百萬劑AZ疫苗,預計七月中旬到貨。為此,我駐日代表謝長廷特別臉書發文,懇請國人終止「疫苗乞丐」這個說法,避免影響疫苗後續爭取與落實。

謝長廷言詞愷切,說得在理,病毒不分藍綠,疫苗同樣不分政黨,不論國人對不斷滾動修正的疫苗施打順序有多少不滿,可以確信不論如何滾動如何修正,「政黨別」肯定不是排序標準;謝長廷感嘆批評者「以台灣的政治推測,否定駐外單位第一線的實際經驗」,敘述十分真實,所謂「種因得果」,若非當年民進黨痛批國民黨簽署ECFA,「讓台灣當乞丐」,今日又如何有空子讓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質言之,台灣的「政災」與「疫災」等比,朝野兩黨的「共業」,讓全民深陷彼此憎恨的惡性循環,難以自拔。

事出必有因,駡詞能得到共鳴─即使是一半人口的共鳴,都有其緣由,如果不是蔡政府疫苗政策連環錯,以至於疫情爆發後,一苗難求,舉國陷入焦慮,又豈會讓在野黨駡得如此有理有據淋漓盡致?換一個角度看,若非民怨衝天,又豈會讓美日出手相助,以解蔡政府之圍?

全球疫災未解,美日做為「疫苗大國」,手中握有遠遠超過其人口所需的疫苗數量,騰手「救援」是國家戰略,也是對友邦的互惠共利,即使如此,在美日宣告要援贈台灣疫苗之初,對政府布局國際疫苗消極,好積極護航國產疫苗持不同意見,因而辭去國產疫苗審查委員的中研院士陳培哲就沈痛表示,「如今台灣疫苗要靠人家施捨,美國過剩的施捨你一點,日本不要的施捨你一點,再把台灣半生不熟的拿出來,這樣對得起台灣人民嗎?這不只傷害人民的健康,也傷害了人民的尊嚴。」

很遺憾的,民進黨蔡政府為了莫名其妙幾近反智的反中情結,讓原本可以採購的BNT疫苗無功,只因為取得中港澳台代理權的是上海復星,即使企業和宗教團體表達願意出面採購並捐贈給政府,也宛若鬼打牆般原地打轉十八天,蔡英文總統和指揮中心,彷彿唱黑白臉,忽而「八卡(郭台銘)」忽而開綠燈,開了綠燈還嫌「(慈濟採購疫苗)管道太多,反而容易干擾」,看在民眾眼裡只能感嘆,政府不干擾就是萬幸。

陳培哲語重心長提醒政府「人民的健康與尊嚴」,政府恍若未覺,就在這一個多月時間裡,確診病逝者已超過六百人,台灣人的尊嚴則在立陶宛宣布「在台灣請求下」,要贈予兩萬劑疫苗,徹底剝落。

前立委沈富雄以線圖呈現捐我疫苗的立陶宛,過去九個月疫情是台灣的五十六倍。(沈富雄臉書)
前立委沈富雄以線圖呈現捐我疫苗的立陶宛,過去九個月疫情是台灣的五十六倍。(沈富雄臉書)

前立委沈富雄以線圖呈現捐我疫苗的立陶宛,過去九個月疫情尖鋒期的新增確診人數是台灣的五十六倍。(沈富雄臉書)

立陶宛面積是台灣的兩倍,人口數是台灣的十分之一強(不到九分之一),人均所得接近兩萬美元,比台灣還少了八千多美元;簡單講,台灣接受了一個不比我們富裕的國家的「疫苗援助」,而且,是出於我們的「主動請求」;更重要的,前立委沈富雄探究立陶宛疫情,發現去年九月迄今的九個月,尖鋒時每天新增確診數達每百萬人約一千四百人,而台這波尖鋒時確診數是每百萬人口二十五例,「兩者相差五十六倍」,「……台灣疫情之微不足道,完全被淹沒了。」簡單講,我們竟開口「請求」,災情比我們嚴重五十六倍的國家,出手救援,勇敢的台灣人,過意得去嗎?我們在誠摯言謝的同時,難道沒有一絲絲愧慚嗎?

很難想像,蔡政府是出於何種考量,請求贈援之手會伸到遠在波羅的海的立陶宛?如果已經求到立陶宛,不能不讓人警覺政府會不會把「請求疫苗」做為外交官的「績效」?一來坐實中國打壓所以台灣一苗難求,擺脫己身疫苗政策失誤之責,二來藉此展現「民主同盟」的威力,以證吾道不孤。但是,疫苗是人權,是政府應該給予人民的保障,不該成為民進黨抗中的武器,即使得逞也是七傷拳,誠如陳培哲所言,「傷害的是台灣人的健康與尊嚴。」而設若扭曲的疫苗政策是為了護航半生不熟的國產疫苗,套用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之語,「這就是個不義的政府。」

民進黨人或側翼網軍以蔣介石時代長達十五年的「美援」,痛擊「疫苗乞丐」的說法,當年蔣介石固接受美援,却也輸出農耕隊、醫療團到非洲與拉美國家;何況六、七十年前後,台灣處境豈可同日而語?中華民國歷經「台灣經濟奇蹟」,早就不是敗戰轉進的破落戶,而是樂善好施之國。

台灣不是沒有能力的國家,人均已經逼近三萬美元,為了防疫紓困從去年到今年連續追加的預算已累計到兩兆,疫苗經費編列達二百二十多億,我們還有傲視全球的健保,今年健保支出甚至將突破七千八百多億,這麼龐大的預算支撐下,國人能不問政府到底哪一個環節凸槌?以至成為疫苗孤兒等待救援?

「疫苗乞丐」確實刺耳,但若民進黨政府只想著自己的顏面,和只准聞馬屁不容聽諍言,讓扭曲的疫苗政策一路錯到底,那麼再多的「援贈疫苗」都校正不了已經鑄下的大錯。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如果陳建仁非要毀了蔡英文,那就來吧!
相關報導》 風評:國產疫苗硬闖「擴大二期」為救命?還是為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