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台灣該從阿富汗血淋淋經驗學到的教訓

·8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匆促從阿富汗撤軍,導致賈尼(Ashraf Ghani)政權土崩瓦解,東山再起的神學士已掌握首都喀布爾以及全國主要地區。阿富汗變天後,許多人在問:誰會成為下一個被拜登(Joe Biden)背棄盟友?阿富汗血淋淋的經驗又給台灣什麼教訓?

首先要釐清的問題是:美國基於何種戰略考量而撤離阿富汗?這些考量對台灣是利是弊?

毫無疑問,阿富汗情勢遽變有損美國想再度當國際「帶頭大哥」的企圖,正加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法籍資深顧問海斯堡(Francois Heisbourg)所說:「當拜登說:『美國回來了!』很多人可能會說:『是的,美國人回家了!』」不過,到底美國大兵只是從阿富汗「回家」,還是美國把戰力移防別處?

美國因為長期戰略轉變撤出阿富汗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強調,從阿富汗撤軍是要把力氣放在因應中國和俄國等長期對手上。。(美聯社)

海斯堡去年出了一本書《掠食者時代》,書中把中國比擬成掠食者,而歐洲則是中國的獵物。當時美國還沒改朝換代,海斯堡在接受《費加羅報》(Le Figaro)訪問時就說:「我們目前不清楚川普(Donald Trump)先生是否會連任,但目前在美國有一個共識,這就是他們都感覺受到中國的威脅,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在國會都已經達成了這個共識,所以川普的繼任者的對華政策和目前他所採取的應該會很相似。」

拜登從阿富汗撒軍是延續川普與神學士在多哈談判的共識。而從拜登到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在為阿富汗撤軍行動辯護時,也都強調撤軍主因是美國長期戰略競爭目標改變,美國要把力氣放在因應中國和俄國等長期對手上,因此必須調整中東戰略,把資源從阿富汗調離。這也是延續川普時代的戰略方向。

為什麼阿富汗的戰略重要性降低了?阿富汗居中亞與南亞之間重要的地緣戰略位置,近兩百年來一直是各帝國競逐的重要場域。19世紀兩個積極在亞洲擴的帝國,英國與俄國,就在阿富汗展開「大競逐」(Great Game);到了20世紀冷戰初期,換成美、蘇兩霸權在此競逐。

美國在1950年代曾給予阿富汗逾5億美元援助,而具地緣優勢的蘇聯則取得對阿富汗長期控制力,從1956年到1978年逾20年間,提供給阿富汗的經濟援助以及軍事援助分別超過12.5億美元。1978年阿富汗左翼軍人政變,但軍人控制的中央政權與部落氏族主導的地方勢力矛盾加劇,最終導致蘇聯紅軍入侵平亂。蘇聯入侵又讓阿富汗成為美蘇鬥爭場域,也埋下神學士崛起的種子。

蘇聯解體後,因中亞石油資源的開發,數條重要油管經過阿富汗,使得阿富汗又成為「新大競逐」的輻湊點;1990年代中,美國官方與民間石油公司都計畫投資興建從中亞經阿富汗到土耳其或巴基斯坦的油管,美國官方、民間都視神學士政權為拉攏對象。

華府戰略焦點移往印太有利台灣

阿富汗激進組織神學士領導人巴拉達爾在中國天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面(AP))
阿富汗激進組織神學士領導人巴拉達爾在中國天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面(AP))

7月28日阿富汗神學士領導人巴拉達爾在中國天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面,中方最關切疆獨議題(AP))

不過,近年來美國大舉開發頁岩油,產油量大增,石油不再是主導美國大中東地區政策最重要因素之一,這也讓美國對敘利亞、阿富汗政開始轉變。

當美國把戰力資源從大中東移往印太地區,基本上對台灣是有利的。相對地,神學士一向與推動伊斯蘭建國運動的維吾爾族友好,神學士掌權讓北京處理新疆問題更頭痛。因此當神學士阿富開始攻城略地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7月28日在天津與神學士領導人巴拉達爾(Abdul Ghani Baradar)會面,特別點名東突厥伊斯蘭運動(東伊運),「希望神學士同東伊運等一切恐怖組織徹底劃清界限,予以堅決有效打擊。」而亟於取得國際支持的神學士,也承諾「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

接著要問,國際上看似惡名昭彰的神學士為何可以勢如破竹,迅速控制了阿富汗?美國訓練出來的阿富汗軍隊為何不堪一擊?這對台灣有何啟示?

蘇聯入侵阿富汗,近20年間共投入450億美元的軍費,並未能敉平阿富汗的各路游擊隊,也讓這個國家再度成了「帝國墳場」;相對的,美國在1980到1992年間也投入近50億美元支持反蘇聯的游擊隊,這些篤信伊斯蘭教、反對無神論共產主義的聖戰士,很多成了後來的「神學士」(Taliban)。”Taliaban”是”Talib”的複數,原意是「伊斯蘭教的學生」。使用「神學士」這個名稱詞,是要代表著這群戰士們不只是想用武力奪權,而是想依伊斯蘭教義來改造社會。

神學士源於普什圖族人為主的阿富汗南方,1990年代他們的確因為對抗壓迫百姓的軍閥而取得民眾信賴,環繞著神學士領導人穆罕默德.歐瑪爾(Mohammed Omar)的「扶弱抗暴」的神話傳說不勝枚舉,例如他如何帶領少數神學士去拯救被軍閥擄走、長期凌遲輪暴的女孩,最後把軍閥頭顱吊掛在坦克車砲管上。當年這些傳奇故事幫助神學士快速占領阿富汗各地,就如同今日一樣很快取得政權。

戰爭中打滾的小孩,冷酷的聖戰士

2021年8月,阿富汗西南部城市法拉(Farah)的神學士(Taliban)戰士(AP)
2021年8月,阿富汗西南部城市法拉(Farah)的神學士(Taliban)戰士(AP)

阿富汗的神學士被訓練成冷酷的聖戰士,對敵人無情,對女性無知,因為教士告訴他們女人是誘惑。(AP)

採訪阿富汗多年的資深記者阿哈瑪.拉希德(Ahmed Rashid)形容神學士:「這些孩子則屬於一個從未看到自己的國家處於和平,只看到阿富汗一直在與入侵者和它自己戰鬥的世代。」這些戰爭中打滾的小孩「沒有根、不安、沒有工作,而且因為具有的知識太少,而經濟貧困。他們讚美戰爭,因為那是他們唯一一項可能可以適應的工作。」他們唯一知識來源就是神學院教授的伊斯蘭教義,他們被訓練成冷酷的聖戰士,對敵人無情,對女性無知,因為教士告訴他們女人是誘惑。

這樣一群戰士其實沒有受過精良軍事訓練,但早期幾個月勢如破竹的勝利讓他們披上「只有神的軍隊才能無敵」的神話色彩,他們自己與民眾都相信神站在神學士這邊,讓他們更驍勇,讓敵人更畏懼。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逃離首都喀布爾(Kabul)(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逃離首都喀布爾(Kabul)(AP)

阿富汗總統賈尼是美國長春藤大學、世界銀行訓練出來的國家重建專家,最後卻倉皇逃離首都喀布爾。(AP)

歐巴馬(Barack Obama)下令中情局與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暗殺了賓拉登之後,他決定先幫阿富汗建立一支可獨立作戰的軍隊後美軍再撒離。這是個負責任的想法,不過在美國投入830億元建立的阿富汗軍隊卻不堪一擊。

號稱30萬的富汗軍隊打不過只有不到10萬的神學士。在沒有美國與北約軍隊的後勤支援後,阿富汗軍隊根本無法獨立打仗,而且實際軍隊人數也只賸5萬人。中間許多是源於阿富汗高層的貪腐、造假,這更進一步而影響士氣,讓士兵不戰而逃,軍隊數量更少。而從對手神學士自己發布的影相可以看到,其實神學士並不是一支裝備精良的部隊。

至於阿富汗總統賈尼,這位美國長春藤大學、世界銀行訓練出來的國家重建與社會改革專家,卻改變不了一個腐敗、沒有自信心的政府,最後倉皇出逃時又被俄國使館爆出攜帶大筆現金連直昇機都塞不下。

內部若動亂,掌權者責任最大

20210817-行政院長蘇貞昌17日視察嘉義蒜頭糖鐵延伸計畫,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左)與嘉義縣長翁章梁(右)陪同。(行政院提供)
20210817-行政院長蘇貞昌17日視察嘉義蒜頭糖鐵延伸計畫,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左)與嘉義縣長翁章梁(右)陪同。(行政院提供)

行政院長蘇貞昌17日視察嘉義時說,從阿富汗血淋淋的教訓看出,都是內部亂,外部想幫忙都無法,「唯有自助,才能人助」。(行政院提供)

拜登為阿富汗政權垮台撇清說:「我們給他們所有需要的工具,我們付他們薪水,提供他們飛機維護。這些是神學士沒有的。」「我們給他們所有機會去決定他們的未來。我們不能提供的只是他們為未來而戰的決心。」美國投入阿富汗20年,總共花了上兆美元,最後這般收場,顯然他們沒有把對的工具給對的人,並做對重建工作。不過,拜登沒有說錯的是,為未來而戰的決心不是外人可以給予的。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談阿富汗問題時,反駁趙少康的「兵臨城下蔡英文出逃」指出,從阿富汗血淋淋的教訓看出,都是內部亂,外部想幫忙都無法,「唯有自助,才能人助」。蘇貞昌也沒說錯,趙少康不該長人志氣,但做為執政者,蔡英文政府必須深刻反省的是,內部會亂,不能老是怪中國挑釁、在野挑撥,掌握權力與資源執政者,是否像阿富汗賈尼政權一樣無法團結民心、軍心涣散,最後邦國崩離,這個時代不需要當年越戰時的「南海血書」嚇唬民眾,但執政者得虛心反省:台灣有沒有犯下與喀布爾政權同樣的錯。。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不斷更新》變天之後,「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何去何從?最新情勢追蹤
相關報導》 綠營稱「阿富汗如同國民黨繳械投降」 趙少康嗆:民進黨一場仗都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