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唐鳳不能點了火就跑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出席一場活動,回應「前政府小編」聲稱被要求做提高憤怒值的圖卡,甚至提供政府非公開資訊給「側翼」,證實這位「前小編」所述,「確實是真的」,「而且,二0一四年政府有新媒體小組時就有,二0一八年選後更多。」

唐鳳一番話,立刻引爆兩種效應,第一種,國民黨戰將、台北市議員羅智強是代表號,他肯定唐鳳說了實話,但明知民進黨執政「系統性貪瀆與洩密」,為何不作為?所以只給唐鳳半個讚;第二種,民進黨立委遵運鵬是經典,指唐鳳是在二0一四年就以科技身份進入行政院,「當時就有小編作圖因應新的媒體生態,而國民黨都是用憤怒製造對立,則是幽默。」民進黨是否幽默,鄭運鵬說「大家都看得出來」,他口中的「大家」大概是民進黨專用的「限定版」。

羅智強和鄭運鵬都沒否認唐鳳的「實話」,却也都只看到了「半邊」有利於己的,偏偏他們倆沒看到、或刻意忽視的「另外半邊」,恰恰拚湊出行政院這個所謂「新媒體小組」的基本面貌,唐鳳看出了其中問題,却避重就輕,嚴重點說,她已經避重就輕長達七年!以她的權責,很難定論是否有「兼管」的任務或功能,可能沒有,畢竟以目前表現來看,這個院本部的小組做梗圖的政策性很強,政治性更強,要一個「外部政委」插手,在信任之外,還有緩不濟急的問題。

重點是:她看到問題長達七年!却讓這個「不當現象」持續且自二0一八年選後「更多」!那麼這個政府,還有誰或什麼機制足可糾錯?

這個「前小編」提出了四大疑問,每個都是「大哉問」:一、製作非政府使用的圖卡;二、被要求作圖卡要拉高情緒值、表達憤怒以吸引更多人;三、看到其他政府單位內部一次製作兩種版本圖卡(政黨用、政府用);四、知道同事會把政府內部非公開資訊洩漏給側翼製圖。

其中第二點,拉高情緒值,未見個案,難論是非,比方鄭運鵬說「一粒卡臣」是幽默,「牛肉麵事件」可就一點都不好笑。但是,一、三、四點都涉及「瀆職」或「玩忽職守」,因為這都不是行政院員工該做的事;第四點的「非公開資訊」要看是否機密?若機密還要看機敏程度,嚴重者事涉「洩露政府機密」,屬公訴罪;至於第二點,拉高情緒值,未見個案,難論是非,比方鄭運鵬說「一粒卡臣」是幽默,「牛肉麵事件」可就一點都不好笑。

這位小編未以實名現身,不確定是否帶風向,前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就出面駁斥,當年新媒體小組只有兩人,做的是直播和政策懶人包,成品都要經公文流程,不可能用圖卡攻擊別人。藍綠爭執其實沒有必要,套用唐鳳的話,「解決之道是要清楚溯源」,她要溯的是圖上的源,若要辨明真相則要溯小編的源,即使前政府都還沒超過監察院的調查追溯期,不論是前小編或現小編,都有人事資料在案,一問便知。

但小編是不能負責的,該扛起責任的只有「政策頭」─也是溯源。唐鳳的「溯源」指的是圖之外要附上政策或法律的延伸閱讀,但「很多東西到側翼或政黨手上,就被拿掉了」,錯之一,就算原本有的延伸閱讀還在,也不該送到側翼或政黨手上,因為行政院不該是政黨攻擊對手的部隊或子彈;錯之二,若為政策宣導必須註明,即便是攻擊性文宣亦然,若為「收費側翼」或「有費網軍」所用,依舊是「廣告」,照政府法令必須註明為「廣編」,否則即是「違法」;錯之三,唐鳳明知「當然不應該這樣」,却能七年不進言,讓自己成為「政府擺設」,擺得如此甘之如飴?玩忽職守者,她也得算一份。

唐鳳辦公室事後為她緩頰,指唐鳳之言是指前政府和現政府都發現透過網路政策說明與公眾溝通的重要性,她是「原則性回應」,沒有講特定時間或個案;這個虛應故事言不由衷的說法,得加碼再記一個劣點,「二0一四年就有,二0一八選後更多」,不是別人塞進唐鳳嘴裡的,就是她自己說的,何謂「沒有講特定時間點」?這不是圓謊而是說謊了;至於個案,唐鳳的確沒說,這也正是政府應該交代的,不論是前政府或現政府,若有不依法行政者、甚至明顯觸法者,監察院該查則查,檢調該辦則辦,國民黨若本事大到有「側翼」,照樣可以查個底朝天。

至於「二0一八以後更多」,已無庸贅言,網軍和小編鬧得事還不夠多嗎?從行政院到各部會花在網軍和側翼的預算還少嗎?砸得連副總統賴清德都深受其害,有人給一個解釋嗎?新媒體時代,網路溝通政策不是錯,問題只在政府是否「正派經營」,明知不應該却放任主事者混淆視聽,這不是就事論事,而是鄉愿!孔老夫子最深惡痛絕的,就是這種人。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吳典蓉專欄:蔡政府的網軍政治
相關報導》 風評:「梗圖」不能說的秘密─原來行政院只服務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