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奧運代表團是怎麼染上「機瘟」

·8 分鐘 (閱讀時間)

「好懷念長榮航空,可以搭商務艙。」奧運羽球選手戴資穎在社群媒體這段發文撼動政壇,恐將震垮一位體育署署長。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接連也在社群媒體上道歉;教育部長潘文忠、體育署長張少熙更親自開記者會鞠躬道歉。張少熙去年8月才從台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教授轉任體育署長,上任未滿一年、在奧運也未開幕前就遞出辭呈;蘇揆要求他先全力照顧奧運國手、取得佳績,尚未核准辭呈,不過也指示教育部在奧運結束後提出專業檢討報告、追究責任。蘇貞昌在松山機場為選手送機時預告,東奧選手凱旋歸國將安排「英雄遊行」,屆時恐怕張少熙等一票教育部官員也無心參與嘉年華了。

為什麼羽球皇后一張IG照片會引發這麼大的風暴?因為她讓總統蔡英文5年前的承諾成了空頭支票,也曝露了治軍一向稱嚴謹的蘇揆,其內閣團隊螺絲鬆了。

林鴻道掏腰包讓國手「躺」著去里約

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右2)捐千萬幫奧運選手座艙升等。(中華奧會提供).jpg
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右2)捐千萬幫奧運選手座艙升等。(中華奧會提供).jpg

2016年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右2)捐千萬幫奧運選手座艙升等。(中華奧會提供).jpg

原來在2016年7月底,才當總統兩個月的蔡英文就南下高雄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為參加里約奧運的代表隊授旗。她當場宣布,下年度體育經費增加10%以上,8年後達到倍增目標;而且從那一屆奧運起,教練和選手參加重大國際賽事可搭乘商務艙。

選手搭商務艙還有一個插曲。因為台灣與巴西直線距離1萬8000多公里,飛行時間逾26小時。一般人都難熬這種長途旅行困坐在狹窄的經濟艙,何況身材壯碩的體育選手。因此在當年7月初,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就自掏腰包1000萬,讓所有奧運國手都能升級商務艙,「躺」著去里約參賽。

林鴻道先拋出這塊金磚,引出蔡英文掛保證以後國家隊出國參加重要賽事都可搭商務艙。這次東奧選手沒有商務艙坐,讓蔡英文的政策跳票,實在臉上無光。所以她在臉書上道歉:「我曾經承諾過,參加重要國際賽事的選手和教練,要以搭乘商務艙為原則,對於因為防疫需求,改變了做法,卻又沒有事先充分說明的情況,卻又沒有事先充分說明的情況,我必須要表達歉意。」

今年四月間奧運百日倒數計之際,蔡英文戴著口罩到左營國訓中心為選手主持宣誓儀式。當時陪同前往的潘文忠不忘推崇大老闆說,她堪稱是最支持體育的總統,上任後已7度造訪國訓中心,「不只用行動關心選手,更用預算來支持。」當天蔡英文還特別稱許戴資穎:「通過重重考驗,年初泰國羽球年終賽奪冠,大大振奮國民。」她保證政府會做選手後盾,給予足夠支持,讓大家在東奧創佳績。

沒想到最後就是戴資穎抱怨政府沒給商務艙坐。體育署與教育部在機位問題的處理上也太讓大老板難堪了。

改坐經濟艙沒讓閣揆總統知道?

20200320-行政院長蘇貞昌20日赴立法院備詢,右為教育部長潘文忠。 (蔡親傑攝)
20200320-行政院長蘇貞昌20日赴立法院備詢,右為教育部長潘文忠。 (蔡親傑攝)

2020年3月潘文忠(右)在立法院保證東奧選手教授會坐商務艙,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也在場。(蔡親傑攝)

去年三月,疫情已發生但東奧還未決定延期時,潘文忠在立法院答詢時還肯定地說:「台灣選手參加東奧一定是高規格防疫」,「選手與教練都會坐商務艙,這已經規畫好了。」不過一年多後,教育部卻說因為防疫需求,所以讓選手坐經濟艙。

教育部說,座位安排是經由防疫會議決定,由於經濟艙座位多、選手採梅花座、間距較大較安全。張少熙解釋說,包機是避免代表團和一般民眾接觸,因商務艙只有36席,經濟艙277個座位,在防疫考量下才做此安排;教育部強調,在賽前會議也說過,並請教練要轉告選手。

如果因為防疫需求,專業醫生建議選手在經濟艙採梅花座,這種權宜方式並無太大爭議。雖然許多運動員多人高馬大,擠在經濟艙不好受,但這不像五年前飛巴西,從台北到東京才兩個多小時,加上梅花座,雖然前後座距離還是侷促,至少左右不會擠在一團。若真的是防疫醫生基於專業做出這種權宜建議,應該是多數人可接受的,

但這個經濟艙梅花座的決定和潘文忠去年在立法院做出「高規格防疫+商務艙」的保證不符(當時蘇揆也在立法院現場),也有違蔡英文五年前的保證。若體育署決定改變,教育部會不知道嗎?潘文忠當然知道這和自己以及總統之前的承諾不符,他不會向蘇揆報告?他不會安排一個下台階、想一套合理說法讓大老闆和自己可以說服民眾、國會議員還有最重要的當事人選手們?由於體育署已從行政院的一級部會降為教育部所轄單位,總統、閣揆不會直接管它的具體決策,應該是教育部長負起承上啟下責任。如今出了這個紕漏也顯示蘇內閣團隊螺絲鬆動了。

「長官優先文化」讓民眾憤慨

奧運選手從高雄國訓中心搭高鐵上台北,再從松山機場搭包機赴東京羽田機場。(取自蘇貞昌臉書).jpg
奧運選手從高雄國訓中心搭高鐵上台北,再從松山機場搭包機赴東京羽田機場。(取自蘇貞昌臉書).jpg

奧運選手從高雄國訓中心搭高鐵上台北,再從松山機場搭包機赴東京羽田機場。(取自蘇貞昌臉書).jpg

機位件事會引起這麼差的社會觀感,最重要的原因是坐頭等艙的除了教練、醫生,都是奧會、教育部官員或行政人員。早期球隊、演藝團體出國,也都是帶隊的大官坐頭等艙、住豪華房,而真正賣力「為國爭光」的球員、表演者都像跟班一樣委曲地擠在一起。商務艙/經濟艙的對比,代表的就是不重專業只看官位、尊榮優渥留給長官享用的「長官優先文化」,這重官僚文化最容易激起民眾憤慨。蘇貞昌在臉書致歉時也特別指出:「奧運的主角是選手,不是陪同的官員。待奧運結束後,我也會請教育部提出檢討報告,追究該追究的責任。」

包機從台北松山機場出發也反應出「長官優先文化」。所有選手都在左營國家訓練中心集訓,既然是包機,為何不從高雄小港機場出發以更方便選手、教練?卻要他們先搭高鐵北上再到松山機場換乘飛機? 張少熙的回覆是:松山機場飛羽田機場比較近。事實上小港和松山飛羽田的時間差不到半小時,但高鐵左營到台北就得一個半小時。從松山出發恐怕也是為了方便長官們送機與登機吧?

自始就沒安排選手坐商務艙?

總統蔡英文12日出席東京奧運代表團授旗典禮並頒贈加菜金,由體操選手李智凱(左)、羽球選手戴資穎(右)代表接下。(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12日出席東京奧運代表團授旗典禮並頒贈加菜金,由體操選手李智凱(左)、羽球選手戴資穎(右)代表接下。(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稱這次奧運選手機位安排「不夠細心和貼心」。圖為7月12日蔡英文出席東京奧運代表團授旗典禮並頒贈加菜金,由體操選手李智凱(左)、羽球選手戴資穎(右)代表接下。(總統府提供)

此外,國民黨智庫副董事長連勝文的發言人錢震宇拿出中華奧會於2019年底的東奧往返運輸招標文件為證,指控運輸招標時,從頭到尾都沒有讓代表團選手搭乘商務艙的計畫。

其實這份《我國參加2020年第32屆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代表團暨賽中考察團往返運輸服務企劃書》早已在中華奧會官網、國訓中心官網上公布。資料上的確寫著代表團以 144 ± 10% 人數計算;預估商務艙旅客 11 位、其餘暫為經濟艙,但其中也規定可以加購、變更艙等。這個招文件是在疫情爆發前,也還未決定採包機時做的,而當年林鴻道都自己出錢幫代表團機位升等、小英也掛保證以後搭商務艙,中華奧會有需要刻意安排經濟艙嗎?這個文件是否真的代表至始沒準備讓選手搭商務艙?這些疑問,中華奧會、體育署和教育部還得解釋清楚。

東京奧運會已因新冠疫情而多災多難,台灣代表團又因染上「機瘟」才踏上征途就紛擾不斷。一方面祈願這些風波不要影響到選手的心情與表現,另一方面政府也要清楚向人民交待,蔡英文口中那些「不夠細心和貼心」的錯誤到底是怎麼造成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戴資穎下榻3顆星旅館、官員卻睡4.6星飯店?每晚房價居然差一倍,體育署回應了
相關報導》 蔡英文5年前承諾選手、教練搭商務艙出國 網酸:時空背景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