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如果趙少康能選國民黨主席

·7 分鐘 (閱讀時間)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過,瀕臨瘦死的駱駝能壓死自己,就屬奇譚,刻正黨主席選舉的國民黨,差不多就是這隻即將壓死自己的駱駝,既瘦且笨,結果壓死自己,而且,大概沒有太多人會致上哀悼之意,反倒會為這場鬧劇笑上幾聲。

國民黨這場鬧劇起因於國民黨選監小組臨時召開會議,決定將黨主席候選人之一的張亞中移送考紀會,理由是他在政見會以「美國線人」批評另一位候選人朱立倫,且拿出當年為洪秀柱海外募款的三張美金五百萬的「本票」,印證他有募款能力,讓洪秀柱「非常憤怒」,除了移送張亞中之外,還停辦原訂的三場地方政見發表會。

移送張亞中坑了朱立倫江啓臣,重創國民黨

尷尬的是,此議一出,黨內嘩然,朱立倫深夜臉書發文指,「黨中央做的事,卻讓朱立倫揹黑鍋,有這樣辦理黨務選務的嗎?」他呼籲選監小組撤回移送案;請假參選的現任黨主席江啓臣,則以「晚輩」之姿留言朱立倫,強調他已經請假,黨務非其職權;因為朱立倫中常會發表政見後中途離席而怒辭文傳會副主委的鄭照新,則貼出「亡黨弄臣(江啓臣),借刀殺人」的圖卡,質問這樣的圖卡是否才該移送考紀會?

而前立委蔡正元場邊激憤開砲,指朱、江都未參與也不贊成移送案,但此案却造成兩人重大傷害,也對國民黨造成慘重傷害,「簡直就是瀕臨腦死。」蔡正元一語中的,他點名選監小組召集人曾永權、代理黨主席蔣根煌、秘書長李乾龍、組織部門主委李哲華,但認為單憑他們做不了這麼重大的決定,不排除有「幕後藏鏡人」。

蔡正元可能想多了,第一,若真有此人,能一箭三雕坑了朱立倫、江啓臣,還崩了國民黨,那只能是民進黨臥底於國民黨的高人;第二,江啓臣好歹是現任黨主席,請幾天假就能讓「藏鏡人」掌控黨機器,那蠢的是江;若是朱系人馬扮演這個角色「自殘」,那笨的是朱;第三,其實有沒有這個幕後藏鏡人並不重要,因為移送提議一出,上述人等都不是政治素人,也該腦袋清楚知道此案非同小可,但若集體犯傻,肯定神仙難救,上述人等自馬英九時代就在黨部,黨主席來來去去,他們都在,犯傻也不是一天兩天,或許能解釋國民黨長年集體愚蠢的病根─權令智昏。

張亞中事件發酵,國民黨前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PO出梗圖質問:這樣的圖卡是才該移送考紀會?(鄭照新臉書)
張亞中事件發酵,國民黨前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PO出梗圖質問:這樣的圖卡是才該移送考紀會?(鄭照新臉書)

張亞中事件發酵,國民黨前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PO出梗圖質問:這樣的圖卡是才該移送考紀會?(鄭照新臉書)

問題不在批朱,而在三張募款本票是不是唬弄?

國民黨在黨內選舉期間將候選人移送考紀會,也有前例,大家熟知的韓國瑜當年被取消立委初選資格,就是因為他左批對手甲不支持馬英九,右批對手乙開色情賓館,以「負面文宣」為由移送黨紀處分,合情入理,但對一般民眾而言,不支持馬英九不該是處分理由,但更關切的是國民黨是否真要提名開色情賓館的人做為立委候選人?遺憾的是,國民黨處分了批評者,但另一位候選人是否真開色情賓館就無人聞問了,可想而知,這依舊會是此人大選時的軟肋;簡單講,國民黨考紀標準早有問題,而且黨人不以為怪

就像這次移送張亞中的理由,「美國線人」構不構成「負面文宣」?親民黨主席楚瑜長年以美國前情報局長克萊恩是他恩師為榮,朱立倫若真能搬出幾位「美國大神」,印證他是國民黨目前最具與美溝通能力的候選人,以當前政治氣氛,大可逆轉張亞中的批評原意,就像當年黨主席選舉,馬英九陣營批評王金平是「台灣黑金總代表」也沒被移送, 王金平則改寫定義以「喬王」自傲;反觀「亡黨弄臣」圖卡,的確已屬人身攻擊,若真出自朱陣營,則朱立倫要操心的不是張亞中的批評,而是節制自己人的焦慮,反之江啓臣亦然。

張亞中的問題不在批評朱立倫,而是他自證有募款能力的三張「本票」,第一,這三張能塗改的「本票」是真到位的募款?還是唬弄洪秀柱的虛招?第二,這三張本票還能被張拿出來「炫耀」,顯然是沒兌現的「收藏品」,那他當年到底為洪秀柱的黨中央挹注多少款項?第三,就算他有募款,到底是進了黨中央?還是孫文學校?孫文學校是洪秀柱任黨主席時創設,經中常會決議,却號稱「非國民黨編制內組織」,洪秀柱卸任後國民黨停止該校運作,却轉身成為張亞中個人把控的「社團法人」,簡單講,這個「附隨組織」從一開始就成功「脫黨」,洪秀柱的大招牌成就了孫文學校,孫文學校却成了國民黨外的自走砲,隨時可以槍口調轉朝內,比當年集思會或新國民黨連線等「派系」高明多了。由是觀之,洪秀柱該憤怒,而張亞中當然得再三解釋。

20210914-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針對黨中央將其送考紀會及暫停政見會召開記者會。(蔡親傑攝)
20210914-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針對黨中央將其送考紀會及暫停政見會召開記者會。(蔡親傑攝)

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針對黨中央將其送考紀會及暫停政見會召開記者會,批評朱立倫不是問題,但三張募款本票的確是問題。(蔡親傑攝)

國民黨愚蠢自毀,敲響的是民主警鐘

洪秀柱把控不住張亞中,就像吳敦義把控不住韓國瑜,這已經不是單一現象;張亞中為什麼能選國民黨主席?他的參選「門票」,是江啓臣附送的,年初趙少康宣布重返國民黨並表態參選黨主席時,一年以上黨齡與中央委員或中評資歷就是主要關卡,江啓臣的黨中央不知為了「防趙」還是作態公平,中評委聘書一發兩張,讓本來沒有資格參選的張亞中取得門票,但趙重返國民黨不足一年,失聯黨齡中央不計,趙少康為避免爭議主動宣布不選,也婉拒了中評委聘書。

江啓臣大概沒想到張亞中這麼難纏,試想:如果趙少康能同時加入戰局,一來稀釋深藍黨員票,二來至少面對張亞中口若懸河的「論述」,不至於像江、朱毫無應對之力。

這又證明趙少康果然是聰明人,不捲入這場「集體愚蠢的爛仗」,即使不選黨主席,他還有足夠的能量號召民代組成的「戰鬥藍」,為國民黨留一口氣,萬一張亞中真當選黨主席,不必等二0二四他把黨機器交給總統候選人(張的政見),明年地方縣市長與議員選舉,有多少候選人願意找張亞中站台?硬扛黨中央這個大包袱?屆時,「戰鬥藍」就成為還能為國民黨擊鼓的「編制外部隊」,而且,沒有募款爭議。

國民黨主席選舉,已非民眾關切之要務,絕大多數民眾對國民黨存亡已經無感,但是,做為最大在野政黨,國民黨以如此愚蠢的方式自毀,敲響的是台灣民主的警鐘。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張亞中的精氣神VS.中華民國失了魂
相關報導》 汪葛雷觀點:戰鬥藍還要加上創意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