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愛台院士陳培哲為何被當成病毒

·6 分鐘 (閱讀時間)

「老師強調兩個P,第一個P是policy(政策),第二個P是product(產品)。」科學家發現解方之後,必須促使政府推動相關政策,也與製藥、疫苗公司合作研發產品,才能造福所有人。醫學不只是自然科學,也是社會科學。

這是去年享壽77歲的台灣肝病權威、被稱為「肝帝」的中研院院士陳定信過世時,他的學生、一同樣是肝病權威、中研院院士陳培哲接受《新新聞》專訪形容他的老師的話。陳培哲說,陳定信除了每天12個小時待在研究室做研究之外,還努力把研究成果轉化為能實際救人的產品與政策。

認同本土投入「國病」研究40年

顯然老師信的理念影響了學生。陳培哲最近勇於對新冠疫苗發言,引來親政府媒體放話打壓,讓他公開回應這是「抹黑攻勢」,說自己不後悔講了真話。

對疫苗政策的批評不少來自政治色彩鮮明反對黨,這些批評不免會觸動執政黨的政治神經,而從政治角度回擊;但陳培哲是位醫學研究成績倍受肯定的中研院院士,而他與老師陳定信投入被稱為台灣「國病」的肝病研究,在國際醫學領域開拓出一條倍受肯定的研究方向,這條艱鉅的實踐之路正是他們對台灣本土認同最具體表現。

周玉蒄在臉書上批評陳培 嚴重違反審查倫理(取自周玉蒄臉書)
周玉蒄在臉書上批評陳培 嚴重違反審查倫理(取自周玉蒄臉書)

周玉蒄在臉書上批評陳培 嚴重違反審查倫理(取自周玉蒄臉書)

陳培哲對疫苗政策的評論,引來的圍剿有道理嗎?是他為台灣奉獻四十年應得的回報嗎?

陳培哲這一陣子最早對疫苗政策提出的建言是,建議立法院推動一個新冠肺炎疫苗緊急輸入辦法,只要符合COVAX核准使用的疫苗,在最低的規範之下就可以引進台灣使用。陳培哲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他認為疫情趨嚴的台灣最需要的是疫苗,但中央政府爭取疫苗顯然力有未迨。當地方政府跟民間企業都積極想取得疫苗時,執政黨設了重重關卡嚇阻,這對台灣整體個防疫不利。如是他想可以立法破除疾管署的卡關,也許會是一個突破口。

從另一個角度看,陳時中之前也自己說了,依法民間單位可以進口疫苗,所以「依法」他沒有理由卡關各種疫苗進口的管道。但事實上,為什麼郭台銘和BNT疫苗的合法代理商上海復星洽談進口德國製的疫苗,還要郭台銘去向德國原廠要授權書?陳時中依法無據的卡關,讓陳培哲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傲慢的政府」,所以想從立法著手,直接解開這個結。

「唱衰」國產疫苗引來「愛國」網民圍剿。

當然,陳培哲這個主張面臨重重困難,最根本的問題是:現在立法院是民進黨占多數,如果「大老板」沒點頭,立法院民進黨團很難支持這個法。話又說回來,如果大老板同意陳培哲的意見,亦即只要符合COVAX核准使用的疫苗就可以進口到台灣,那麼陳時中再斗膽也敢想方設法卡關。

陳培哲被引發爭議的第二個言論是,他說台灣三個新冠疫苗研發公司,高端、聯亞、國光,全部採用尚未通過國際核准的蛋白質次單位疫苗,把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裡。他質疑,連美國大廠諾瓦克斯(Novavax)研發蛋白質次單位疫苗都尚未獲審核,台灣資源遠不及美國大廠的生技公司又如何做到?他斷言國產疫苗「7月絕對不可能做出來」。

這段「唱衰」國產疫苗的談話,引來「愛國」網民圍剿。疫苗這個攸關千萬百姓死活的重要政策,本來就應需要專家、公民參於討論。台灣過去一年多來,舉國「順時中」,對於防疫政策沒有開放性、深入討論,一旦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能量無法因應新的疫情發展,整個防疫機制就當機,中央地方矛盾叢生,最後必須總統蔡英文出面講話。

2020年2月20日,蔡英文總統視導「高端疫苗公司」(總統府)
2020年2月20日,蔡英文總統視導「高端疫苗公司」(總統府)

總統蔡英文宣示7月將開打國產疫苗。圖為2020年2月20日,蔡英文訪高端公司(總統府提供)

總統宣示國產疫苗要開打,還有討論餘地?

陳培哲在醫學界的成就受肯定,當然不代表他的見解就一定正確。就像他認為一旦台灣疫苗若只做到臨床二期就給予緊急授權(EUA),「當然就不符合民主法治國家疫苗EUA的標準!」的確,至今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是第二期做完就給EUA,不過WHO也的確在討論,在緊急情況下、三期試驗困難大又亟需新的疫苗時,是否可以採取「免疫橋接」取代傳統三期試驗?

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議題,一個進步的公民社會,對於這些重大公共政策本來就需要慎思明辩的公民討論。蔡英文政府上台後肯定審議民主機制,遇到新冠肺炎這種攸關人民生死的重大議題,更應該讓審議機制發揮作用、形成社會共識。

無奈,親政府媒體又放話批評陳培哲。名嘴周玉6月7日在臉書指陳培哲身為食藥署國產疫苗審查專家會議成員,發言批評國產疫苗有違專業倫理。她說,因為「東窗事發」陳培哲前一天已請辭專家小組委員。陳培哲反駁說這是抹黑,他早已在5月份就請辭疫苗審查委員。陳培哲說,他發現委員會難維持專業與公正性,自己無法有所貢獻才請辭,請辭後才接受媒體訪問發表對國產疫苗的看法。

什麼原因讓陳培哲覺得自己在審查委員會無法有所貢獻?他很直率地說:「審查最大的困難就是蔡總統。」他解釋道,蔡總統已經講了7月底要打國產疫苗,「在這種情形下,食藥署擋得住總統府那個壓力嗎?」

新加坡醫師林韋地寫了多篇對台灣防疫的建議,甚至主張台灣要封城,引來台灣愛國友的圍剿。(取自林韋地臉書)
新加坡醫師林韋地寫了多篇對台灣防疫的建議,甚至主張台灣要封城,引來台灣愛國友的圍剿。(取自林韋地臉書)

新加坡醫師林韋地寫了多篇對台灣防疫的建議,甚至主張台灣要封城,引來台灣愛國友的圍剿。(取自林韋地臉書)

知其不可而為之,見死不更其守

陳培哲的無奈會令關懷台灣本土的人士沮喪。一個四十年投入「國病」肝病研究的科學家,在台灣面臨空前公衛醫療挑戰時,想貢獻一分力量,卻如此無力。他私下向友人透露,他現在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見死不更其守。

這讓人想到五月下旬,新加坡醫師林韋地寫了多篇對台灣防疫的建議,甚至主張台灣要封城,他說:「我無法眼睜睜看著台灣人承擔死亡風險。」結果因為他的悲觀引來台灣愛國友的圍剿。

敵友分不清,把要幫助台灣對抗新冠病的「抗體」當敵人,放任網軍攻擊友軍,最後一起向病毒投降。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陳培哲質疑國產疫苗遭綠營圍剿 國民黨:標準民進黨式國家機器打壓
相關報導》 周玉蔻批疫苗審查委員有違倫理 陳培哲反擊:5月底辭職才公正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