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標哥氣炸朱悲情柯P樂

·7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開年政治大戲登場,散昶沒成、黑派少主也沒能成功上演復仇記。更重要的是,這個結局透露出台灣藍白綠政治版圖微妙變化,也突顯一些影響今年底九合一大選以及2024總統大選的重要變數。

相隔不到一個月,從四項公投到罷免與補選,民進黨都全力動員,嚴防重蹈2018年九合一大選和十項公投大敗的覆轍。同樣是泛綠「黨友」,民進黨對林昶佐罷免案比對去年十月陳柏惟罷免案更積極。雖然台中二選區和台北五選區這兩席立委席次對綠軍在國會的主宰地位沒影響,但民進黨顯然不想讓剛剛在公投受挫的國民黨有絲毫恢復元氣的機會,還是傾全黨之力全力動員──當然,這也避免一旦兩項投票失利對民黨進領導核心的質疑,進而影響年底大選布局。

顏家敗選是地方派系輓歌?

20220109-台中立委補選,參選人顏寬恒(中)競選失利宣布敗選。(蔡親傑攝)
20220109-台中立委補選,參選人顏寬恒(中)競選失利宣布敗選。(蔡親傑攝)

台中二選區立委補選,顏寬恒(中)競選失利宣布敗選。投票結果被視為顏家在地勢力衰退的表徵。(蔡親傑攝)

另一方面,藍軍發動的「清林散昶」失利主因是沒能有效動員藍營支持者,投票率只有41.9%且同意票未達總選舉人數1/4門檻。罷免其實是種負能量的動員,若要罷免成功就得讓當事人足夠令人討厭,讓那些討厭他的選民願意踴躍現身、才能衝高贊成票而越過門檻。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投票率雖只有42.1%,但有效票中有97%贊成罷免,這代表「討厭韓國瑜」的動員相當成功。至於陳柏惟遭罷,一方面因為陳本身爭議性較大、在綠營內人緣也不好,加上對手顏寬恒家族負面攻擊得分,最後只得黯然被罷免。

而這次國民黨沒辦法動員「討厭林昶佐」的選民,藍營自己內鬥要負很大責任。退黨到重新申請入黨的鍾小平企圖主導罷昶案,引發藍營其他民代的戒心,也降低了藍營動員能量。值得注意的是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態度,柯在自己控制力無法投射到的中部,選擇與藍軍合作,安排柯媽「巧遇」顏寬恒以示相挺;而在自己地盤的台北市,則不明白表態支持罷免林昶佐,柯文哲尖酸地說:「藍綠先合作幹掉林昶佐,就可以一起分贓了。」這句話既透露出對Freddy的不滿,也清楚表達他在藍綠間維持自主空間的企圖,他大概也計算過了,一旦散昶只會為藍營作嫁,對白軍沒好處。整體而言,柯營在這一役沒撈到太大好處,但也沒受什麼傷,未來還能發揮關鍵第三勢力的作用。

台中二選區補選中,民進黨的負面攻擊讓顏清標盛怒住院,投票結果也被視為顏家在地勢力衰退的表徵。2018年陳柏惟意外當選立委,年輕選民對「建制派」顏家的反彈是主因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陳柏惟被罷免時差鉅不到3%,這也代表著反建制的選民依然占相當比例,這些選民就是可能顏家敵對勢力所動員。民進黨在這次補選末期猛打顏家特權,激化反建制選民對顏家的不滿,這也是空降的林靜儀能勝出的原因──從韓國瑜在高雄成功的例子,就說明了空降對想求變的選民並非負面因素。

更值得關切的是,顏寬恒敗選是否代表著台灣地方派系勢力已大幅消退?還是顏家只是個個案?

地方派系還在運作,但需酵素激活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三山造勢」最終回今(14)日晚間在岡山登場。(新新聞郭晉瑋攝).jpg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三山造勢」最終回今(14)日晚間在岡山登場。(新新聞郭晉瑋攝).jpg

王金平白派主導的三山造勢活動,讓韓流氣勢漲到高點。(新新聞郭晉瑋攝).

六都相繼升格後,民選的鄉鎮市長改為官派的區長,地方派系的草根基礎受傷,不過地方派系也沒有坐以待斃,2018年九合一大選就上演派系大反撲。

2018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只剩六個執政縣市,而國民黨能把綠地轉藍天主要就是依賴地方派系。例如:雲林張榮味的妹妹張麗善、嘉義市黃家掌門人黃敏惠、台東饒家的饒慶鈴、花蓮傅崐萁的妻子徐榛蔚、苗栗黃派的徐耀昌、台中的盧秀燕則是紅黑兩派共同支持,而彰化的王惠美是靠王金平幫忙擺平縣內各派系。更不用說韓國瑜的當選除了空軍宣傳戰發威,還要感謝王金平的白派陸軍力挺,尤其是白派主導的三山造勢活動,讓韓流氣勢漲到高點。

上述地方派系支持的候選人當選,代表著派系在基層動員網絡依然在運作著。不過,動員網絡只是工具,藉以分配調度資源,但現代社會的選民動員不再是上面一個口令,下面就一個動作配合,還需要一些酵素「激活」才能奏效。2018年民進黨大敗一個重要因素是「討厭民進黨」在鬱悶的台灣社會快速發酵,國民黨選戰文宣也主攻「對蔡英文不信任投票」,讓地方派系網絡以有效匯集這些負面能量。當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總得票數近608萬票,比2014年多出109萬票──2014年還是國民黨執政,地方派系應該更有活力,但2018靠討厭民進黨這個酵素激活了派系網絡。

柯P等著接收老K資源,包括兩岸

20220111-台北市長兼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11日出席民眾黨立法院黨團舉辦的「永續台灣經濟」論壇。(柯承惠攝)
20220111-台北市長兼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11日出席民眾黨立法院黨團舉辦的「永續台灣經濟」論壇。(柯承惠攝)

柯文哲的民眾黨,在這兩波政治風潮中沒受傷,柯P正盤算接收著國民黨的資源,甚至包括兩岸路線。(柯承惠攝)

另一重要變數是選民結構改變了。2020年總統大選蔡英文得到817萬票為歷屆總統選舉之冠,除了「討厭共產黨」這個酵素激活了對蔡英文的支持度,另一個關鍵變數是選舉人數增加。台灣地區65歲以上老年人每年以逾12萬人的速度消逝,而年輕首投族每四年一屆總統大選增加約百萬人,選舉人口結構因此產生大變動,動員系統也必須因應改變──辦傳統進香團已抓不住這些新選民。從陳水扁、蔡英文、柯文哲到韓國瑜,他們都曾經成功地運用的動員機制動員、凝聚新選民。

從公投到罷免與補選,民進黨無疑是最大贏家,但這個贏家得小心:四年前「討厭民進黨」是對執政無力不滿,而如今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更有信心也更霸道了些,這也可能激活另一種「討厭」。而國民黨無疑是最大輸家,領導核心朱立倫將面臨像韓國瑜、趙少康等人的愈來愈多挑戰,國民黨也可能愈走偏鋒。至於柯文哲的民眾黨,在這兩波政治風潮中沒受傷,他用「仇恨動員」一句話左打民進黨右打國民黨。正如民眾黨立委蔡壁如在評論台中補選時說的,國民黨的標誌將成為負擔,不斷有年輕人往民眾黨靠攏。柯P正盤算接收著國民黨的資源,甚至包括兩岸路線。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綠營再次「雙殺國民黨」奪勝!藍戰略紊亂 朱立倫慘吞大挫敗
相關報導》 柯媽進香「巧遇顏寬恒」為插旗中部?柯文哲駁:沒那麼權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