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獨占鰲頭之後,中國經濟今年的風險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周中國官方公布最新經濟數據,如外界的預測,中國經濟去年實現全年2.3%的正成長,在全球主要與大型經濟體中,是唯一實現正成長的國家,堪稱獨占鰲頭;而且以人民幣計價的GDP也首度突破100兆人民幣關卡。雖然這為中國帶來許多利基,但今年中國經濟還是有不少風險。

去年的中國乃至各國經濟,幾乎都經歷一場「上沖下洗」、有如三溫暖的過程, 歐美國家是先甘後苦,中國則是先苦後甘;去年1月下旬的武漢封城,拉開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序幕,多座城市封鎖加上產業停工,首季經濟出現史無前例的衰退6.8%。不過,在控制住疫情並逐步復工後,第2季開始經濟回到正成長且逐季回升,第4季甚至成長6.5%,因此「追回」首季的衰退讓全年維持正成長。

與此同時,其它國家卻在3、4月後陸續陷入新冠疫情中,相較亞洲與非洲國家,歐美又顯得特別嚴重,經歷過反覆的嚴重封鎖、經濟停擺後,多國經濟受創,從國際貨幣基金(IMF)對這些國家去年經濟數字預測就可看出:美國衰退3.6%、歐元區衰退7.4%,全球經濟下滑4.3%,衰退幅度高於這個全球平均數字的包括:日、德、英、法、義、加、巴西、印度。

當許多國家生產仍無法恢復正常、需求則仍存在時,生產已正常化的中國,就成為最大供應國,對中國貨的需求增加;而當中國經濟相對於歐美及其它所有主要經濟體,成長率是一正一負,在消長之間,中國經濟實力的比重得到加強,不論是GDP或是進出口與貿易總額,占全球比重都上升到新高點,同時也拉近與美國的差距。

這個勢頭看起來還會再持續一些時日,加上去年基期較低,今年各界對中國經濟成長的預測值都調高到8-9%左右,已經相當接近「久違」的兩位數成長,看起來情勢不錯。不過,中國經濟今年還是有幾個風險要面對,這些風險與問題有來自內部、也有起自外部。

中國經濟雖然實現外人口中「典型V型」強勁的復甦,但實際上復甦與成長仍存在著相當的不均衡、生產效率低落、「國進民退」的隱憂與問題,近來缺電現象是短期亦是長期問題,當然,中國經濟一直難以解決的債務、去槓桿化等問題,在出現國企債券違約後,再次引起外界矚目,雖然有人認為放手讓國企債券違約「是一種進步」,但短期的影響卻必然存在。

至於外部因素,一個是去年下半年以來,全球對中國的高需求,並非長期與結構性改變因素,在各國生產逐漸恢復正常後,這些「中國需求」會逐漸回到正常;再者,美國再次QE(量化寬鬆)與零利率、負債大增、經濟衰退等因素,讓國際美元疲弱無比,中國則因經濟正成長、利率也較高,吸引資金進入,人民幣匯率走強,也對出口產生壓力。

當然,最大的外部變數,當然是地緣政治因素,更具體的講,就是中美未來關係走向。不論川普過去的政策,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七傷拳,還是無腦的削弱美國實力,甚至在新冠後顯得「白忙一場」,都確實讓中國吃足苦頭。

對新總統拜登的中國政策,各種預測非常多 從「川規拜隨」到回歸多邊、放鬆對中國的出手都有,現在唯一能肯定的只有:中美競爭格局不會改變,而拜登的作法、出招一定與川普不同;至於對中國而言,是利是弊、是更難應付還是可輕易過關,正是各界關心的焦點。

在所有中美經貿事務中,外界一直關切拜登是否會取消加徵關稅、中國未能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購買數量等問題,不過,關稅與採購數量雖然重要,但相對而言反而是最不重要。拜登政府會如何延續科技戰、中國又能如何應付與化解,以及科技戰對全球產業與各國的影響,才是真正的重點,影響未來數十年的勢力消長。

去年中國經濟的獨占鰲頭,讓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占比一口氣增加一個百分點,原來預測中國經濟規模超越美國的時間點,也從2035年提前到2028年,這當然讓中國在國際上有優勢,美國要封鎖中國更不容易,從RCEP、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簽署就可看出;但成長並非「理所當然」,中國經濟今年還是有諸多風險與變數:內循環不可能取代外循環,更何況內循環也有諸多問題待解決哩。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北京兌現承諾了嗎?「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周年,中國對美採購僅達標52% 專家:川普搞錯努力方向
相關報導》 「替代效應」發威!中國2020年出口成長超預期,貿易順差創下70年來第二高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