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監察院約詢陳時中,捕風捉影不厚道?

·6 分鐘 (閱讀時間)

防疫視同作戰,就在Delta病毒進入社區的危急關頭,却傳出監察委員擬約詢中央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聯合新聞網),對此,行政院長蘇貞昌為陳時中抱不平,「相當不厚道、非常不公平」;包括立案調查的監委也指責,這是典型的炒作新聞,監察是事後調查權,新聞以假設語氣臆測報導,「不是很厚道。」

在疫情焦頭爛額之際,閣揆與監委都對陳時中伸出「友誼之手」,確實溫暖可感,不過,他們可能弄錯了,監察權職司官箴調查,以保障(民眾的)人權,在民眾權利之前,沒有「官權」優先的道理,既要調查,就沒有厚不厚道的問題,只有追究真相與問責的問題。

防疫升級不另派指揮官,監委該問蘇貞昌

蘇貞昌感嘆此刻調查陳時中不厚道,不無道理,監委該調查不是陳時中,而是蘇貞昌,根據中央防疫指揮中心設置辦法,二級設置時指揮官為衛福部長,進入社區感染的一級設置,「指揮官由行政院長指派」,過去一年多台灣風和日麗除時有境外移入案例之外,本土幾無疫情可言,「順時中」光環讓陳時中傲視政壇群雄;但自全國三級警戒,疫情防控就進入一個迥然不同於過往的艱鉅處境,蘇貞昌不依法另派指揮官,以示對疫情嚴峻的重視,蘇貞昌捨此不為,失職的不是陳時中,而是蘇貞昌。

換個角度看,陳時中如今處境,何嘗不是蘇貞昌造成的?如果能在三級警戒後讓陳時中換防修整(不當指揮官,他還是衛福部長),豈會落得下半場如此不堪?蘇貞昌為陳時中防疫的「苦勞」緩頰,全國民眾也都該對陳時中說聲謝謝,一年半無休,鐵人也難撑,但是,「辛苦」不等於「有功」,蘇貞昌以股市過去表現也很亮眼為防疫有功的依據,更是莫名其妙,而且風險極高,難不成兩支國產疫苗股價飆升震盪,也得掛帳在陳時中頭上?

至於媒體報導監委擬約詢陳時中,被監委痛責為「捕風捉影不厚道」,不能不說也有點道理,但不能怪媒體捕風捉影,該怪的是媒體對監委竟有錯誤但不美麗的期待。首先,監委立案與防疫相關的調查案有四件,包括放寬機師3+11檢疫規定、萬華阿公店登記營業項目與實際不符、苗栗電子廠防疫措施的移工人權、以及指揮中心疫苗整備與採購政策等,兩案與指揮中心直接相關,兩案基本涉及地方政府權責;只要和指揮中心相關,照監委職權行使,約詢陳時中是必然要經過的正常程序,不必捕風無須捉影,否則豈不是「打假球」?

舉例而言,陳時中自己甘冒大不韙說「沒有會議紀錄」,拍胸脯說為放寬機師3+11檢疫規定負全責,監委若要弄清楚有沒有開會?有沒有紀錄?不找陳時中,難道要找主持協調會的民進黨立委范雲?真遺憾,就算監委想找都不能找,因為立委不是監委監督對象。

20210627-行政院長蘇貞昌。(行政院提供)
20210627-行政院長蘇貞昌。(行政院提供)

防疫升級,行政院長蘇貞昌不另派指揮官,也是讓一年半無休的防疫指揮官陳時中如今處境艱難的肇因之一。(行政院提供)

疫苗採購與整備,監委問不到蔡英文

同樣的,疫苗整備與採購,陳時中到底能否負全責?也有兩說,但指揮中心前言後語不搭調長達一年,發過新聞的國際疫苗量總計高達四千五百萬劑,結果却是一苗難求,絕大部份得仰賴「援贈」,舉國陷入焦慮,「特權施打」獵巫,開放「殘劑」又讓基層診所大亂,何以至此?為什麼超前部署的疫苗採購荒腔走板?連企業和宗教團體要捐贈疫苗,都能被指揮中心拖磨十八天,拖到蔡英文總統出面強調會積極處理?中間九彎十八拐,到底是總統護國產疫苗之心所致?還是指揮中心「忤逆」或揣測上意所致?種種問題,不問陳時中,難道要問蔡英文?真抱歉,監委想問都不能問,因為總統更不是監委監督彈劾對象。

監委只要對防疫相關政策、措施立案調查,陳時中就是跑不掉的第一人,陳時中必須說清楚的還不只上述兩案,入境不篩、解隔不篩,難道不是Delta進入社區的破口嗎?高價PCR自費檢測長達一年半,最近疫情升高,放寬快篩後,部立醫院才降價,何以故?台灣自產快篩試劑,同樣拖了一年,最近才開放「進口」,售價却比國外高得多,何以故?疫苗短缺,排序却不斷擠入第二類的「官員」和第七類的維持社會運作人員,誰決定?暴增人員從何而來?當指揮中拒絕公布第二類官員施打名單的同時,為什麼不斷有所謂「特權施打」的個案流出?難道這些人的個資不必受到保護?指揮中心是不是也該說明「個資」標準?

陳時中真的太累了,但身居其位,就得承受問責,陳時中或蘇貞昌也不必抱怨,第一,以莫拉克風災為列,監察院當年調查一立就是十二案,從救災指揮紊亂到死亡證明不一,大小鉅細靡遺,查了整整一年,全部糾正,行政院長劉兆玄等政務官卸任都躲不掉約詢;第二,新冠防疫在監察院已立的四案之外,還有太多民眾疑問,都不在監委關心的範圍之內,陳時中很有脫身空間。

最後,監察院打蒼蠅慣了,不論藍綠誰執政,基本對行政院「都很厚道」,也會照顧救災(防疫)為先,莫拉克風災的調查也是在救災告一段落後才實際展開;防疫不像一次性風災,風雨有過去的時候,重建有具體時程,新冠疫災却還看不到盡頭,照媒體的「臆測」,「在不影響指揮中心運作的前提下」,約詢陳時中的時程可長可遠,就不會是「現在」。不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包括說過的話,做過的決策,監察院不論查與不查,是重責還是輕放,人民對這兩個月、甚至更久的三級警戒的焦慮與痛苦,乃至六百多條人命,不會輕易遺忘,這也是「防疫三巨頭」─總統、閣揆、指揮官,抹不去的印記。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台灣當然不是疫苗乞丐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如果陳建仁非要毀了蔡英文,那就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