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糟蹋千億不知所以的5倍券

·6 分鐘 (閱讀時間)

行政院有意仿效去年的3倍券再發振興券,這次「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可能要發5倍券;但不論是幾倍,基本上這些錢是浪費、糟蹋了,該幫助的人得不到幫助,政府也講不清這千億元的「政策目的」何在。

國內疫情擴散而進入三級警戒超過2個月,這段時間內需服務業受重創;本周二(27日)終於降級解封,而有關行政院要再推出振興券的消息亦不斷,目前的說法是指向推出「振興5倍券」,方式是1000元換5000元,使用對象針對疫情受創較重的幾個產業如旅宿、餐飲、藝文展演、零售業等。

全台2300萬人,如果以1000元換5000元,等於政府對每個人補貼4000元,但對弱勢民眾,依照去年3倍券發放時的作法,這1000元也由政府補助,這部份人數至少在百萬以上,加上各項行政作業成本,整個預算大概在千億元左右。

依照政府的說法,紓困預算還有額度,所以「錢不是問題」。畢竟,紓困已經花了上兆元,多這千億元,只是小菜一碟。但該問的是:花這錢的政策目的何在?能達到效果嗎?顯然答案是否定、或至少非常不明確。

照官方的說法,這次的振興券是針對疫情受創較重的幾個產業而來,如果是此目的,顯然是用錯方式。因為這種全面發錢(振興券)給民眾,讓民眾去消費購物的方式,因為花費鉅大,使用上特別謹慎,一般是在經濟衰退甚至有跌入蕭條風險、各產業幾乎都崩跌、民眾收入大減甚至生活受影響的情況下才使用。目的有2個:站在民眾的立場而言,就是協助其度過生活難關;以產業與總體經濟觀點而言,就是讓全國民眾都出來消費、購物、活絡經濟。

12年前金融海嘯後,馬政府發放的消費券,這次疫情重創美國經濟,讓川普與拜登政府都大開支票給美國家庭(部份有排富條件),大體上算是這種情況與思維下所推動的政策。

但台灣經濟與社會現況,很明確不符合這個條件。以總體經濟表現看,今年第2季經濟成長率超過7%,全年預估成長率可達5.46%以上,怎麼看都不會是「經濟衰退甚至有跌入蕭條風險」的爛時機;再以民眾而言,台灣從幾乎所有的工業、製造業到軍公教等諸多事業與從業人員,幾乎都是工作如常、薪資照領,不會是要政府紓困解救的對象。

因此,這波政府真正該紓困協助者,是這幾個月來,受疫情衝擊到幾乎完全停擺、生計幾無著落的行業與人員,從餐飲、零售到國內觀光旅行相關、藝文娛樂表演等等,7月的經濟數據就反應其慘狀,餐飲、零售衰退從1成多到4成不等,都是史上最慘烈的數據。此所以振興券的目標產業是說要設定為旅宿、餐飲、藝文展演、零售業等。

但問題是:全民發消費券且鎖定這幾個重創產業,就能救受創業者嗎?還是不行,因為「替代效果」與「馬太效應」雙重效果發威,而政府與政策規劃是完全無法迴避這2大效應。

捨發現金而改發放消費券或n倍券,目的就是要「限期內強迫消費」以提振經濟,簡單的說就是希望「額外增加」消費,但問題是如果民眾只是把消費券用在原本就要購買的產品上,其對經濟的額外挹注效果就等於零。依照研究,馬政府時代的消費券替代率約6-7成,對經濟提振效果不如預期;去年3倍券替代率更高,民眾拿去買日用品,對經濟幫助更小,中經院估計對GDP的貢獻只有0.08個百分點而已。

因此,單是替代效果這點,就會讓政府花費千億,對經濟與特定產業的額外提振的效果所剩無幾。

再來是「馬太效應」─民眾多了額外一筆錢,如果不是用來替代原有的消費,而是要額外花費,多半是湧向較高端的消費─不論是購物或餐飲都如此,但這些高端業者多是較有能力承受壓力、甚至因應疫情有方而度過難關者,那些受創重、真正需要幫助的中小型業者,受惠的機會與比重低,而他們才是政府真正該要幫助到的「目標客戶」,但在政府撒出的千億元中,能「滴漏」到他們口袋中的金額,已是微乎其微的少了。

打著紓困、緊急救援的名義,外界對紓困的使用花費很難置喙與監督,但「驚鴻一瞥」中,外界也看到拿著紓業預算「拍觀光VR片」(而且拍得非常爛)、與綠營關係密切的企業領了大筆紓困金,台北市長柯文哲那句「是紓困還是綁樁」,確實也講出不少人心中的疑問。至於那筆花了250億元、發放得毫無道理的家庭防疫津貼,大部份都落在不需紓困的中產家庭手上,就是錯誤又惡劣的肉桶政策。

這次花千億元的N倍券政策,情況亦雷同,花費多而效果低、更未能讓大部份應被援助者受惠,唯一的效果、或是說「政治正確」處,是能讓「全民同樂」,民眾為拿到一筆意外之財高興,不再細思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了。國發會如果還有幾許專業、蔡政府如果還有一絲良知,都該捨此惡政不為,改採精準度高一點、讓受創者能真正受惠的紓困吧;至於想大大提振消費、餐飲等,政府儘快幫所有民眾打完2劑疫苗的效果,恐怕比亂發錢的效果還好數十倍。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紓困4.0》全職勞工怎麼領1萬元補貼?勞動部公布3大條件,7/12就能申請
相關報導》 紓困4.0》全職勞工減薪補貼1萬元擴大發放!防疫隔離、照顧假也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