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網路原民的逆襲─PTT如何成為「中共同路人」?

·7 分鐘 (閱讀時間)

毫無疑問,自許PTT世代的國防安全研究院的政策分析員蔡榮峰深諳網路文化、PTT生態、甚至蔡政府掛在嘴邊的「認知作戰」,正因為如此,他所提出的《激化情緒對立的口水戰─PTT八卦版疫情輿論分析》報告,格外受到矚目。

所謂網路高人多,他的報告一出手,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徐巧芯立刻貼出「PTT浪人47調查大全」,針對蔡榮峰分析中的四十七個的帳號,在PTT走過的足跡(曾有發文),發現百分之七十四反中國,反國民黨、支持民進黨,相對於蔡榮峰,徐巧芯客觀多了,她說,不會定義這些人都是「民進黨的網軍」,因為在PTT八卦版上,沒駡過國民黨、沒反過中國、沒挺過民進黨的,「根本是稀有動動」;蔡榮峰固然事後澄清,他並未點名誰是「中共同路人」,「只是描述個別論述與中共對台疫情輿論(包括中共國台辦、外交部和官媒)的相似度」,所謂「影射的殺傷力最強」(促轉會東廠張天欽名言),莫怪帳號中人紛紛跳出來「自嘲」。

國防研究院六大業務,沒有一點包涵「輿論分析」

更重要的,這分報告不是尋常網路分析,而是出自「國防安全研究院」,儘管該院特別註明報告不代表該院立場。國防部為什麼要成立這麼一個政府補助成立的智庫?就像文化部為什麼要疊床架屋成立文策院一樣,迄無答案,年編一億六千萬預算,除了六十四人編制內的人事費之外,根據該院捐助章程,該院業務六大項,從國防政策與戰略諮詢、國際對話智庫交流、乃至國安人才培育…,但「PTT輿論分析」到底該歸到哪一項?

細查該院極為詳盡的年度預算說明,大概怕爭議,該院年度工作無不詳列,從安全評估、出版到交流,還是找不到任何一項可以「塞進」這份報告,勉強沾邊的是在國安人才培育項下的「新興傳染病之安全威脅與軍事任務」工作坊暨專書出版;暫且不論要搞什麼嚇得死人的軍事任務,所以,蔡政府或國防部已經視PTT八卦版有關疫情的輿論為「安全威脅」了嗎?那麼這份報告的嚴重性豈容小覷?自國安三法修正後,網路言論即是民進黨蔡政府念茲在茲「心中最堵的一塊」,那麼這份報告豈非預為先聲的號角?

蔡榮鋒以為數頗豐的新名詞為他這份數字雲累積的報告增色不少,根據他的說法,分析扒出的是一到五月PTT八卦版資料,依據六項指標為是否與中共論述相似:一、讚揚中國防疫措施;二、給我上海復星(排他性敘述);三、引入中國系疫苗;四、批評台灣科技防疫;五、批評疾管家;六、批評國產(人)疫苗相關措施。照蔡榮鋒的標準,除了所請三民自綠媒或側翼(包括網軍與名嘴),全台七成以上都要被也打入「與中共論述相似」,因為這就是過去兩個月以來民怨的根本!蔡榮鋒對民怨的本源視而不見,却以此認為這些言論會進入台灣社會的裂隙有害團結,那麼台灣社會或台灣民主也未免太脆弱了。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六大與中共論述同的指標,哪一項政府做得好?

中國防疫做的好不好?當然見仁見智,擺在去年大概沒人肯定中國防疫,擺在過去半年,中國疫情控制是事實,普篩與隔離做得比台灣更全面,連自費篩檢價格都比台灣便宜不知多倍,疫苗施打率也高過台灣(先不論中國疫苗到底行不行),硬要說中國防疫比台灣差,會不會太鴕鳥?身在台灣就不能見著中國的好,這樣的「安全」未免太不安全。

蔡榮鋒文字描述中以「排他性敘述的給我上海復星」,圖表敘述則是「正向敘述上海復星」,不論排他性敘述或正向敘述,蔡榮鋒用了一個巧門,PTT網友們討論的是「上海復星代理的BNT」,而非「上海復星」,對台灣人而言,若是沒有BNT疫苗,上海復星全無意義。不論蔡榮鋒個人如何評價這支疫苗,國際上他還就是屬一屬二的好疫苗,而且是適合年輕人打的疫苗,對於打不上AZ排不到莫德納的「網路原民」而言,期待BNT何錯之有?遑論這支疫苗在年初,還是指揮中心大張旗鼓「買到了」的好疫苗。至於引進中國系疫苗可以存而不論,因為討論的人太少,一是台灣不允許,二是經常拿來對比台灣的國產(內)疫苗,因為未經三期的國產疫苗,就算被以「不劣於」AZ疫苗而獲得EUA,又拿得出什麼數據「優於」中國系疫苗呢?這樣的評比不在頌揚中國的好,而在對比台灣的無奈。

這就是為什麼PTT八卦版會批評國產疫苗措施,即使高端疫苗獲得EUA,中研院士陳培德依舊質疑,「數據漂亮也沒有用,我看都不想看。」因為解釋不了保護力;至於EUA審查會不要說公開,甚至連錄影都沒有,簡單講,這是只有人背書,沒有人肯負責的EUA,甚至是「高端的動員時期臨時條款」─未做三期、二期解盲甚至不完全、完全違背疫苗研發與EUA的基本程序;蔡榮鋒擋不了專家之言,又如何阻止「鄉民的正義」,若PTT全無討論,那才是民主怪現象。

軍方定性定調輿論,可能成為民主的蜂窩性組織炎

至於批評疾管家和台灣的科技防疫都是太小太小的事,唯一可以拿出來討論的就是民進黨自爆的林瑋豐反串事件,遑論從口罩、三倍券到疫苗預約(意願登記),都有當機經驗,沒批評才怪。

說到底,政府不亂,網民想亂都難,蔡榮豐列出六項指標的時候,不知是否已經表露PTT世代進入體制的心證─只能肯定政府,否則就是有礙團結?但是,他應該很清楚「團結」不是這麼定義的。

「網路環境非常不利於『政治宣傳』(Propaganda) 的散佈…比較適合具有批判性跟自我思考傾向較高的『求證型公民』(數位原民多屬此類),也就註定了有利於自由主義言論的生長,自然地壓抑了保守主義所仰賴的權威性。…相信保守主義的『恭順型公民』在網路使用與政治參與的連結度上非常弱…在『恭順型公民』比例較高的社會,有利「侍從主義」(Clientelism)滋長、拉黨結派情況頻繁,導致各種群帶關係也跟著猖獗起來,人治凌駕法制的可能性增加。」這是六年前蔡榮鋒分析的「鍵盤參戰」,當他進入體制成為軍方(國防部)外圍(智庫)一員,且佔據地盤成為「恭順型公民」的時候,數位原民可未必願意如他安於「侍從主義」。

對民進黨而言,PTT八卦版可能是他們心中的「叛軍」,對PTT網民而言,進入體制抹紅PTT的蔡榮鋒却是叛徒,他背叛了網路信仰。蔡榮鋒個人不重要,重點是,國防部竟恍若未覺由他們查核分析輿論,是多麼悖逆民主的不當之舉。這個國防安全研究院,不是雞肋,不是腫瘤,却很有可能成為民主的蜂窩性組織炎。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平平都是前副總統,連戰、陳建仁處境差很大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蔡英文的面子VS.民進黨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