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習近平的賀電VS.民進黨的難題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主席選舉告一段落,以未過半得票率當選的朱立倫,因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賀電,再度成為焦點,不過,賀電只是引線,關鍵還在於民進黨政網路三路猛攻,給了朱立倫展現「戰力」的舞台,讓朱立倫大有機會一夕摘掉「弱勢領導」的帽子。

賀電成慣例,黨主席成敗與之無關

中共總書記致電國民黨主席當選人,不是新鮮事,早在一九八八年李登輝繼續總統並當選黨主席,時任總書記的趙紫陽即電報恭賀,即使一九九六年首次總統民選的台飛彈危機,北京對李登輝已有「台獨」疑慮,隔年李登輝當選黨主席,依舊有賀電,只是以「中共中央委員會」的名義,致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這段往事,民進黨或獨派人士大概不願想起,特別是李登輝曾有的「地下黨」經歷(傳聞),至於矢言當選主席要「消滅李登輝遺毒」的張亞中大概也想刻意抹去,但抹不掉兩岸交流已經三十四年的事實,而國共兩黨「高層函電」早從三十多年前就已「行禮如儀」。

這樣的賀電到底有什麼意義?有賀電,也擋不住兩岸關係隨著內外政治形勢變化而起伏的現實,但不論如何,「形式上」的一封電報,仍可讓兩岸關係不論緊張或緩和,都維持必要或形式上的和平或對話;國民黨自馬英九在二00五年當選黨主席拍發回覆電文後,也成為「慣例」,國民黨在野,這樣的慣例作用有限,畢竟兩岸政策決策權在執政黨;而國民黨執政,作用依舊有限─畢竟兩岸政策決策權在「政府」,馬英九執政八年,差點報廢「國共論壇」,即可見一斑。

民進黨蔡政府執政五年,國民黨換了五位黨主席,唯一沒拿到賀電的是江啓臣,說法是他當選講話沒談「九二共識」;朱立倫最新當選講話也沒特別重提九二共識,他的說法是,「國民黨在兩岸路線上,會重新恢復兩岸的溝通管道與交流平台,在黨綱及黨章的規範之下進行交流,從民間社會力開始啟動,透過互動累積善意,成為推動區域和平的中道力量。」倒是習近平只電重提九二共識和反對台獨,朱立倫覆電才回應,「在『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基礎上,求同尊異,加强交流合作。」某種程度用了「求同尊異」取代了「一中各表」。

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賀電(左),與朱立倫覆電(右)。(朱立倫辦公室提供)
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賀電(左),與朱立倫覆電(右)。(朱立倫辦公室提供)

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賀電(左),與朱立倫覆電(右)。(朱立倫辦公室提供)

覆電點名民進黨,被圍剿朱立倫一步不讓

賀電與覆電,對北京有多大意義?不必代為揣測,但在台灣政治現實上,用白話文講,選舉該贏的就會贏,必輸的就一定輸,這五年唯有賀電大贏選舉的是,大輸選舉的還是吳敦義,江啓臣沒賀電,却還搞出兩個公投案,足可讓朱立倫收割,公投成敗,與其寄希望於賀電,當然只能寄希望於民意,就像未來的兩大選舉。

字斟句酌計較賀電與覆電的短短文字,在現實政治上就是毫無意義的空談,一定要追究朱立倫的覆電,絕對不是在電文落款的日期,既用民國紀年,却又不書民國,因為這也是過去多年的「慣例」,對於習用西元紀年的北京當局而言,這就是一種含蓄的表態,而最沒有資格批評國民黨「蒸發民國」的人就是民進黨,總統是講不出中華民國的總統,一整個黨是要正「中華」之名的黨,連國慶外宣英文也不見中華民國。

真要批評朱立倫的覆電,就是他堅定九二共識與反台獨的同時,大可不必在電文中指名道姓批評民進黨「去中」、「反中」,改變兩岸現狀,造成兩岸形勢險峻,人民極度不安,即使這樣的批評聽不少人耳中只是「描述事實」,不論如何,台灣內部政治競爭再險惡,選舉再激烈,實不宜訴諸於外部;然而,就如前述電文的作用與意義,與其說朱立倫是覆電給北京,不如說是黨安撫黨內要求兩岸立場應該更堅定的支持者─從覆電開始,朱立倫一步不讓。

果不其然,朱立倫的覆電讓陸委會出面聲明,指責他「迎合中共、昧於事實,把中共製造台海緊張、破壞現狀的惡劣行徑,歸咎於民進黨政府,將自甘成為中共對台統戰分化的頭號對象」,且斷言國民黨的主張會離台灣民意愈來愈遠,同時行禮如儀強調「唯有透過政府處理涉及公權力與政治議題的兩岸事務,才能確保國家最大利益」;後面的強調形同廢話,政黨交流本來不涉及公權力,即使政府間如台北─上海雙城論壇,也就只能是「論壇」,沒有政策決策權。

恢復駐美代表處,比啟動民間社會力更具體

至於兩岸緊張到底要歸責哪一方?這五年爭論雖多却無定論,北京對民進黨既不信任顯然不會有善意,固是不爭的事實,但民進黨到底要不要交流對話?也不無疑問,隨便舉例,蔡總統老是強調她「維持現狀」,每遇雙城論壇,台北市長柯文哲「慣例」要被陸海空洗一遍;國民黨就不必談了,這五年的國共論壇七零八落,連媽祖交流都有陷入「統戰」 之虞。

去年疫情,前任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不過是要想辦法讓陸配與其子女回台,被駡到臭頭,幾乎消音 內閣不改組,就他「高升」到國安會;現任主委邱太三就任時就說要為兩岸交流找出最大公約數,結果鳳梨禁止輸陸;最近的兩週前,還跟企業家「三三會」表示,兩岸應該有重啓對話的必要和可能,「主要是中國也很期待民間交流」,結果蓮霧釋迦被禁止輸陸;到底該怪中共?還是該怪介殼蟲?

兩岸政策主張到底是否合乎民意,只能透過選舉檢驗,民進黨或許認為這是不敗的絕招,但明年是地方選舉,民進黨固可拿朱立倫當稻草人猛發箭,爭勝的地方縣市首長與參選人,大概沒人會蹚這趟混水;就像朱立倫是不是弱勢領導,其實並不重要,特別是地方選舉,當然要以各縣市首長的需求為主,黨主席又豈能不尊重立法院黨團?

至於二0二四年總統大選會不會見真章?以目前的國際局勢,特別是中美關係的動態變化,都讓朱立倫和國民黨還有喘息和調整的空間,倒是民進黨還有調整的彈性嗎?相對於朱立倫「啟動民間社會力」的兩岸交流主張,民進黨和蔡政府更該警覺的是朱立倫要恢復的「駐美代表處」,朱立倫以「國際社會不支持台獨」,為他反對台獨才是主流背書,當「外宣」不再是民進黨專利,國民黨當然要為國際與美中動態演變預為綢繆;同樣的,掌握國安資源的民進黨政府,能更精準的看清局勢嗎?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朱立倫第一個要改變的就是他自己
相關報導》 風評:如果趙少康能選國民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