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走了陳師孟,來了林文程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歲末年終,監察院長陳菊十二月二十八日率團赴行政院巡查,沒有檢討行政院長蘇貞昌的行政疏失,反倒是寒冬取暖「兩院一家親」;而監察委員林文程質疑前朝的馬政府,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年會,涉及出賣國家主權,蘇貞昌還指示外交部應配合監委調查真相。

《憲法》賦予監察院的功能是整飭官箴,行使彈劾、糾舉及審計權,可以對行政機關提出糾正案;監察委員可以收受人民陳情書,到中央或地方機關辦理巡迴監察、調查、監試等。監察委員若有收到人民的陳情書,或跨屆延續的調查案,或是有行政機關未改進之處,可以提出要求行政機關改進,然而,林文程提出的似乎是「個人見解」,並不是監委收到的人民陳情書或調查案。

其次,林文程是要調查總統還是要調查外交部或衛福部,情況不明,但監委的調查權不及於總統,也無權彈劾總統。以前監委黃煌雄、葛永光於二○○九年調查台北大巨蛋案開發案為例,他們針對此案糾正行政院工程會以及台北市政府後,要約談時任總統、前台北市長馬英九,當時就引發很大爭議,後來在總統府擺設了茶會,讓兩位監委與馬英九會面交談。林文程若要申請自動調查,應該按監察院的遊戲規則走,得先查外交部長吳釗燮是否有行政疏失。

依據五權憲政體制,監察院的功能是監督行政院,在陳菊主掌的監察院,不敢調查行政院,還把防疫功勞歸給蘇貞昌;而對於林文程的「個人見解」,蘇貞昌還指示外交部應配合監委調查,居然變成行政院與監察院聯手共同合作追究前朝的陳年舊帳,前朝僅限於馬英九時期的那八年。

若說「中華台北」身分參與WHA年會,涉及出賣國家主權,就令人荒謬不解。先說近一點的例子,就在今年九月,全球氣候與能源市長聯盟(Global Covenant of Mayors for Climate and Energy)網站將台灣的六都列為「中國」城市,六都市長氣到發出聯合聲明要求正名,該聯盟從善如流將我方城市隸屬由「中國」改為「中華台北」,蘇貞昌當時還額手稱慶,大大肯定朝野團結一致,強調台灣不容輕侮,沒說這個名稱有何不妥。

20201230-行政院長蘇貞昌30日出席警消社會住宅祈福動土典禮。(盧逸峰攝)
20201230-行政院長蘇貞昌30日出席警消社會住宅祈福動土典禮。(盧逸峰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九月才大大肯定「中華台北」,三個月後又贊同監委徹查「中華台北」賣台。(盧逸峰攝)

眾所周知,台灣以「中華台北」參與國際組織,是迫於國際政治現實下的一段血淚史。自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後,台灣八一年簽署《洛桑協議》,首度以「中華台北」的奧運模式重返國際社會,不能使用國旗與國歌,只能使用奧運會旗與國旗歌,以換取台灣運動員的出賽權。後來台灣加入的國際組織,包括一九九一年加入亞太經合會(APEC)、二○○二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等三十九個國際組織都是以此名義加入,因為台灣面臨特殊的國際處境,「中華台北」成了台灣政府迫於無奈的選擇。當年總統李登輝同意以「中華台北」名義加入APEC,監委林文程怎麼不指控李登輝賣台呢?

使用「中華台北」名義,馬英九既不是始作俑者,也不是最後一人。到了蔡英文時期依然延用「中華台北」,二○一六年蔡政府指派前衛福部長林奏延參加WHA會議,致詞就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自稱,林文程若要立案調查,也應一併追究蔡英文的賣國行為,因為蔡英文說「稱謂上沒有被矮化,也沒有受到政治框架限制」。

如果使用「中華台北」之名是卑劣無恥的賣國行為,那麼已加入的國際組織是不是要像美國總統川普那樣「退群」?展望明年,二○二一年夏天即將舉行的東京奧運、六月的世界衛生大會,以及年底舉行的亞太經合會,蔡政府還要以「中華台北」名義派人出席嗎?

民進黨在野時高喊要廢除考試院、監察院,上台後都是喊假的,監委人事照樣「任好任滿」,監委們不敢調查陳菊在勞委會主委和高雄市長的行政疏失,監院成了無牙的老虎。新科監委林文程有意師法前監委陳師孟,以意識型態的角度政治辦案,剛上任就要調查「賣國賊」,不敢監督現任的蔡政府,只敢追溯前朝的馬政府,角色錯亂的監委只怕很難為人民把關。

監察院今年八月新增國家人權委員會,陳菊聲稱在整飭官箴之外,加強人權保障與推動,落實台灣社會的公平正義,結果沒有保障到反萊豬醫師蘇偉碩的言論自由,反倒是要與行政院聯手合作翻馬朝舊帳,宛如重回警總時期的政治調查,這與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打壓在野黨的功能有何差別?監院這隻無牙的老虎,連在朝的蒼蠅都不敢碰,就專打在野的落水狗。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東廠」交代不了「器捐案」潑糞柯文哲的戰犯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高嘉瑜招誰惹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