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邱義仁點出台灣政治兩大問題,蔡政權解得了嗎?

·7 分鐘 (閱讀時間)

被譽為民進黨「頭號軍師」的邱義仁,7月4日應前總統陳水扁之邀赴微微笑廣播電台上「有夢上水」節目,接受前老板訪問。訪問中兩人談了不少「國家機秘」,包括2004年「兩顆子彈」事件時,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邱義仁在記者會為何展露「神秘微笑」,還有2008年讓邱義仁陷入司法風波的巴紐案、安亞案等內情。

不過,兩人對話中最令人關注的是民進黨台獨黨綱存廢、台獨主張能否實現,以及另一個影響深遠的議題:從黨外到民進黨40年來的議會與街頭路線之爭、體制內與體制外的不同運動策略。

這兩個議題都對民進黨路線影響最深遠。「台獨黨鋼」是北京拿來定性定調民進黨的「罪證」,而民進黨的路線問題至今仍影響著台灣社會改革與公民社會發展。邱義仁在這兩件重要歷史議題中都是主角。

阿扁操作台獨神主牌

20190722-前立委林濁水22日出席台灣民意基金會「新形勢下的2020台灣總統大選」民調發表會。(蔡親傑攝)
20190722-前立委林濁水22日出席台灣民意基金會「新形勢下的2020台灣總統大選」民調發表會。(蔡親傑攝)

林濁水說:沈富雄、郭正亮主張廢除台獨黨綱,根本是陳水扁叫他們嗆聲要廢的。。(蔡親傑攝)

「台獨黨綱」是邱義仁的老戰友、新潮流系大老林濁水於1991年民進黨第五屆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中提出並獲通過的。這個條文的重點是,民進黨主張:一、台灣要獨立建國,制定新憲;二、重新界定台灣領域主權,進而重新界定兩岸關係:三、獨立建國以及頒行新憲法需要經過公投。

當時民進黨還沒有執政的能量,即使北京對民進黨台獨黨綱不滿,也不會出動軍機軍艦威嚇。到了1999年初,陳水扁有意競選總統,認為台獨黨綱一方面恐讓台灣選民懼怕,另一方面也會讓北京和華府疑慮,所以策動民視舉行一場「跨世紀國家走向系列辯論會」,沈富雄與郭正亮代表主張修台獨黨綱的辯方,而林濁水與邱義仁則在辯論中反對修改台獨黨綱。邱義仁接受阿扁訪問後,林濁水在臉書上說:「事實上哪裏是沈富雄、郭正亮主張廢除台獨黨綱而已,根本是陳水扁叫他們嗆聲要廢的。」

林濁水這位「台獨理論大師」還諷刺阿扁:「他從廢台獨轉到台獨衝衝衝,衝得美國火冒三丈,卸任後又組一邊一國連線繼續衝衝衝,最後才回歸台獨黨綱並加上最近講的這一套。」

對林濁水與邱義仁而言,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代表著一種夢想,是民進黨要去推動的理想。但邱義仁一向務實,很清楚國際現實不利於這個夢想的實現,他說「推動」台獨不代表「宣布」台獨,不只宣布台獨中國會打台灣,美國根本也不贊成,邱義仁說,台獨「確實不是台灣人民可以自己決定的」。去年他參加美國喬治城大學線上研討會時也曾說:「台灣務實的政治人物不會這麼做,除非瘋了,哪怕連前總統陳水扁最後也會踩煞車。」,而他過去的老戰友林濁水則是個樂觀派,他說:「台灣不是國家一點也不是真理,只是國際政治呈現了他殘酷不仁的一面,但是世界並不會永遠殘酷不仁,一個人不必非要奉殘酷不仁為真理不可。」

其實,台獨黨綱這個「民進黨神主牌」有內外多重面向意義。一方面,固然有像邱義仁、林濁水等人視之為不可遺棄的神主牌、要去去推動的理想,但另一方面它也是綠色政治菁英想操作的議題──陳水扁就是操作這個議題的能手。

從中研院、政大選研中心的長期民調趨勢清楚呈現,在國族認同上,台灣認同持續往上而中國認同走下坡,尤其是在年輕族群特別明顯。在這種趨勢下,綠色政治菁英當然不會放棄「神主牌」,而蔡英文政權也得利於這個神主牌。這是個兩面刃,一方面在面臨北京壓力時,藉神主牌可以很容易整合、動員抗中的民意能量;另一方面,像林濁水諷刺陳水扁的「他從廢台獨轉到台獨衝衝衝,衝得美國火冒三丈」,政治菁英未來也不會停止這類政治操作,而這種為政治利益而在台灣主權上冒進的作法也為台灣帶來風險。

千禧年,台灣人民選出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總統陳水扁(左)和副總統呂秀蓮(右)。(彭耀倫攝)
千禧年,台灣人民選出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總統陳水扁(左)和副總統呂秀蓮(右)。(彭耀倫攝)

台灣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總統陳水扁(左善於操作「台獨神主牌」)。(彭耀倫攝)

若想當雞,你的群眾在哪裡?

至於綠營路線問題源於一九八○年代初黨外年輕黨工(邱義仁等人為代表)批判黨外重要領導人康寧祥在立法院審查時放水(所謂「康放水」),以及挑起「雞兔同籠」問題。「雞兔」是大家都熟知的數學題,在這裡是指:黨外運動者包括為理想奮鬥的「雞」和只重現實利益的「兔」,雞兔該同籠、牛驥要同皁嗎?

批判康寧祥與雞兔問題,一方面固然有政治團體內世代之間權力鬥爭的成分在內,但更重要是抗爭路線的選擇。當年《新潮流》大將、黨外年輕黨工吳乃德說:「雞就是那些其政治行動的目標在改革或反抗整個體制,改變或反抗基本政治(或經濟)結構的黨外……所謂兔,就是那些雖然不屬於國民黨權力系統的一份子,可是其政治行動並不以改變或反抗政治基本結構為目標。」當時年輕的台北市議員陳水扁就被視為「雞」,而另一個經營情色三溫暖的台北市議員林文郎就被批為「兔」。

如果不甘於只當那些習於傳統選民服務、卻無能挑戰黨國統治基礎的「兔」,那麼黨外要從哪裡發掘支持者、要如何去結合社會上其他新興力量?到底進步的黨外群眾在哪裡?

1980年代初期正是台灣經快速發展、社經結構劇烈轉型而且矛盾層出不窮之際,新潮流等黨外運動團體在勞工、環保、農民、校園各個矛盾強烈的領域發現衝突的動能,反對運動者為了開闢新戰場,積極介入社會運動。政治社會學者吳介民曾指出:「反對運動者嘗試將間歇而零碎的社會抗議集體行動,轉化為具有持續性和批判性的政治力量。」他引用19世紀戰爭理論家克勞塞維茲(Carl von Clausewitz)的話:「政治是目標,戰爭只是達成該目標的手段,而且手段絕對不能孤立於目標的思考之外。」若把「戰爭」換成「社會運動」,亦即一切社運就是為政治服務。

1992年立法院全面改選,當時民進黨主席許進良提出「選舉總路線」,要將民進黨由「運動政黨」轉向「專業選舉政黨」。逐漸地,社運愈來愈為政治服務。國民黨還執政時,公民團體與民進黨還有國民黨這個共同的「主要敵人」,政社雙方矛盾還可以擺一旁;當民進黨執政後,公民社會與政治社會的矛盾不能簡單地用「藍綠」來解釋。這種矛盾的激化表現在蔡英文政府第一任面臨公投大挫敗,而今年蔡政府還要面臨另一波公投挑戰。

亞太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許信良出席「兩岸交流30年回顧與前瞻研討會開幕典禮」。(陳明仁攝)
亞太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許信良出席「兩岸交流30年回顧與前瞻研討會開幕典禮」。(陳明仁攝)

1992年立法院全面改選,當時民進黨主席許進良提出「選舉總路線」,要將民進黨由「運動政黨」轉向「專業選舉政黨」。(陳明仁攝)

內部社會攺革與外部中國壓力交纖

民進黨「頭號軍師」邱義仁點出從黨外到民進黨這半世紀來面臨兩個大問題:中國與台灣問題,政治與社會問題。如今,內在社會改革、外部壓力與國際地位問題更交錯在一起,對民進黨政權形成更大的挑戰──半個世紀前,這兩個問題都是黨外抨擊國民黨的利器,甚至是提款機,如今卻成了民進黨政權必須嚴正對待的考驗,也是蔡英文政權得防範的破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當年319槍擊案後為何露出「神秘微笑」?邱義仁自爆:那是尷尬的表情
相關報導》 「台獨不是台灣人自己可以決定!」邱義仁曝:美國根本就不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