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防疫一條鞭,中央越來越鞭不動了!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情一夕數變,5月22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召開防疫會議,盤點整備防疫能量,當時行政院認為各部準備的防疫物資、防疫旅館、集中檢疫所以及專責病床等「尚足因應」。

沒想到才3天後,25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就做出政策大調整:因為擴大篩檢讓快篩陽性者快速增加,之後會讓無症狀、沒有住院需求的確診者居家隔離。這也等於承認:防疫旅館、集中檢疫與專責病床已不敷使用。不只病床不足,台北市長柯文哲同一天指出,台北市衛生局只賸兩瓶疫苗,只夠打20個人。此外,據《報導者》指出,過去一年多快篩試劑根本未列入整備物資中。

很明顯的,中央防疫指揮中心越見難以因應疫情快速發展,它努力想維持「全國一盤棋」的防疫政策,但已顯得力不從心──最近一個例子就是金門等離島設置機場快篩的決策,很可能就是因為指揮中心決策牛步、莫名地瞻前顧後,讓外島零染疫破功。

金門機場快篩指揮中心反應慢

金門縣長楊鎮浯力爭機場設快篩站。(取自躍動金門-楊鎮浯臉書)
金門縣長楊鎮浯力爭機場設快篩站。(取自躍動金門-楊鎮浯臉書)

金門縣長楊鎮浯力爭機場設快篩站,一度遭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否決。(取自躍動金門-楊鎮浯臉書)

金門縣政府5月23日宣布,搭飛機進入金門者需提出核酸檢驗陰性證明,不然得在機場接受快篩,縣府並著手建置機場快篩站。這項命令遭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以違反全國「標準一致、說法一致、腳步一致」的原則而被撤銷,並派人拆除金門機場快篩站。指揮中心強調,金門縣府未提出書面申請,程序不完備,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等法規。

這個事可以從三個層次來看;

首先,金門縣政府有沒有權力這個項決定?

台灣不同於美國,美國是聯邦制國家,很多防疫工作屬州的自治事項,因此中央與地方不同調的情況很多。要不要規定民眾在公共場所得戴口罩,各州規定也不同。要實施多嚴格的封鎖、警戒令,包括封城、封州,也是地方政府權限。例如去年夏天美國疫情再度升溫時,麻州州長貝克(Charlie Baker)發布行政命令宣布,從8月1日起所有入境麻州的人,包括麻州州民,都須強制自主隔離14天,違者最高每日罰500美元。

而台灣防疫是中央一條鞭,依《傳染病防治法》規定,中央主管機關是在訂定傳染病防治政策及計畫,地方地府則是依中央訂定的防治政策、計畫擬定執行防治工作,其中包括部分港埠的檢疫工作。就這點而言,中央是有權力要求金門取消機場檢疫措施。

第二個層次是:金門縣政府是不是真的不想依中央規定行事?

據金門縣長楊鎮浯的說法,縣府在5月17日、21日兩度行文疾管署建請指揮中心在台灣端機場設置快篩站,若中央無法配合則要求同意縣府在金門機場入境處設快篩站,但中央都未回應。在中央沒有回覆的情況下,金門自行設立了快篩站。

防堵病毒擴散是與死神賽跑,17日到23日中央遲遲不回應,直到金門設了快篩站後,25日晚間指揮中心才宣布,同意金門縣、澎湖縣、連江縣等三離島得在符合篩檢流程條件及後送配套流程下,提供「自願性採檢」。指揮中心的反應太慢才迫使地方政府自行「違法」設防疫站。

可以強制量體溫不能強制篩檢?

金門尚義機場。(圖/取自金門縣政府)
金門尚義機場。(圖/取自金門縣政府)

搭飛機等大眾運輸工具可以強制量體溫,發燒的人可以被拒絕運送。圖為金門尚義機場。(圖/取自金門縣政府)

第三個層次是:只准「自願性」、不許「強制性」採檢合理嗎?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強調,對國內跨縣市移動採取人員進出管制,或要求民眾強制普篩,屬全國一致性的重要政策,依《傳染病防治法》,應由中央指揮官之指示辦理。因此強調離島篩檢必須是「自願」而非「強制」。

問題是,搭飛機、搭高鐵、搭捷運都可以強制量體溫,發燒者可以被拒絕運送,甚至進商店也要強制量體溫──強制量體溫和強制普篩本質上有多大不同?大眾運輸工具可以拒載發燒的人,還未發生疫情的離島為何不能拒絕染疫民眾進入嗎?離島醫療資源不足,「禦敵境外」不是和中央境管策略一樣「超前部署」嗎?更何況,被檢驗為陽性的民眾還是要被安排送醫、隔離,而非據絕入境後置之不理。

5月26日中央疫情中心公布馬祖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案例,馬祖零感染也破功了。從指揮中心公布確診者的足跡,尚無法確定他何時染疫,但如果指揮中心早點讓外島機場設立篩檢站,馬祖個案若造成疫情傳播效果應可得到更好的控制。

可以理解,台灣除了離島就一個高鐵一日生活圈,一國多制現實上很難實行。但若中央防疫政策無法有效阻止疫情擴散,地方執政者在民意、選票壓力下,為了自救,再度出現像金門自行宣布境管政策、甚至封縣、封城的企圖會再出現。屆時各種政治矛盾、衝突就會升高,防疫一條鞕就難了。

台灣的新冠疫情被形容為「遲到了一年半」,同樣的,「疫情政治」也是最近才開展。「疫情政治」包括因為政治制度、法規上,造成中央與地方防疫不同調,像美國;另一種情況是,因為政治立場、意識型態不同造成不同黨派者對防疫政策態度不同。例如,調查顯示美國共和黨人願意在公眾場所戴口罩者占56%,遠低於民主黨人74%。

去年5月,研究美國選舉政治的東北大學政治學者帕納戈普洛斯(Costas Panagopoulos)受訪時說:「這場全球大流行疫情在美國被政治化了。」包括川普在內,很多人都把疫情的政治性看得比健康議題更重。在當時美國政治兩極化的情況下,民眾會依據自己的政治觀點回應疫情。

遲到的疫情政治開始在台灣發威

自疫情爆發以來,美國總統川普出席公開場合多不戴口罩、帶頭錯誤示範,是讓美國成為全球疫情最嚴重國家的重要原因。(美聯社)
自疫情爆發以來,美國總統川普出席公開場合多不戴口罩、帶頭錯誤示範,是讓美國成為全球疫情最嚴重國家的重要原因。(美聯社)

川普的民粹路線讓美國防疫政策亂象叢生,也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美聯社)

川普(Donald Trump)的民粹路線、自由派與保守派的政治對立,讓美國防疫政策亂象叢生,也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社會不是因為瘟神威脅而團結而是分裂。台灣過去一年半很慶幸地在防疫政策上一條鞭揮很好,全國上下「順時中」;如今遲到的疫情開始發威,中央這條鞭子也逐漸揮不大動了。當原本掌握決策權發現困境越見艱苦、各方質疑越來越多,防衛心就會越強,越會否定反擊各方異議。但是對民眾而言,他們不是只要聽執政者說:中國疫苗不安全、方艙醫院不安全、快篩不夠準,老百姓要的不是否定句而是肯定句──政府能給我的生命安全什麼具體保障?目前政府似乎只能提供一個空中夢想:效能都還未知的國產疫苗!

防疫越來越不像是場國安規格的作戰,掌握的資源越來越少、章法越來越亂。在提不出具體防疫資源讓民眾安心之下,若主事者因防衛心過強造成錯誤、延誤的決策接二連三出現,政治反作用力也會越強,屆時台灣恐怕會陷入混亂的疫情政治泥淖中無法脫身。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指揮中心點頭 金馬澎湖可提供自願性採檢服務
相關報導》 指揮中心稱金門快篩令沒申請 陳時中證實:縣府有發函、提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