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蔡英文挖東牆,柯文哲補西牆

主筆室
風傳媒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招,又吹皺政壇一池春水。鑑於年金改革影響退休公教人員,柯文哲要求市府規劃「加強照護關懷退休人員方案」,將釋出5萬多個兼職缺,且優先任用退休公僕。此一作法立即引發各界議論,有人視為政策買票,有人質疑柯當初的年改立場,也有人說該優先給年輕人、弱勢者;柯文哲的對手之一,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則把話挑明,要他把5萬個機會留給反年改革鬧場世大運的「王八蛋」,他做不到。

柯文哲的政見或政策,到底是好是壞,肯定見仁見智,但從最實際的政治效應而言,形同一巴掌打臉輾壓式推動「年金改革」的蔡政府。照北市府官員的說法,接到不少退休公僕反應年縮水「生活受困」,因此才會希望在可能範圍內給予照顧,換言之,蔡政府喊得鎮天價響的「改革」,看來確實影響退休軍公教的實際生活,才會讓北市府規畫找出可以兼職的工作,好優先給退休公僕多掙一分兼職薪津以貼補家用的機會。

以工賑補貼,與政策買票何異?

問題來了,5萬多個兼職缺對北市府而言,不是小數目,如果北市府能硬擠出這麼多職缺,可能反應兩種狀況:第一,市府相關公部門工作確實繁雜,必須有更多的兼職人力才能處理,那麼,豈非意味北市府正職員工盡皆血汗公務員?果若如此,請問為什麼不增加全面普查公部門人力需求,增加正職員額?畢竟工作就是工作,三天打漁兩天曬網,今日能打工明日吃涼水,豈非更增添不安定感?第二,這些職缺多是可有可無,只是挪出經費「以工賑補貼」之用,那這與柯文哲最厭惡的政策買票、或現金買人心又有何異?

儘管市府說整理出5萬每年的預算至少1億元,還在柯文哲最介意的「財政紀律」容忍範圍之內,唯依照這個數字看,平均每個人每年得到的「照顧」能增加的收入,只有2000元,這比柯文哲取消的重陽敬老津貼所差無幾,那柯文哲何不簡單點,直接收回成命,恢復重陽敬老金,或者把「排富」改為「不排退休軍公教」?

但這個政策的重點,不在「只花一億預算」,還是在5萬兼職職缺的合理性,必要性,果若有其必要,柯文哲的規畫方案搞不好會成為其他縣市嚮往之仿效之的「選舉普遍政策(或政見)」,則姚文智可能就罵太早了,照北市府的說法這些職缺包括諸如代課老師、標案審查委員、諮詢委員或宣導員等等,若應徵條件符合,將優先錄取退休公教人員。就從這些看得出「名目」的兼職來論,這幾年流浪教師泛濫成災,少子化讓正職教師一缺難求,北市府卻要優先錄取退休教師,這不是讓正值壯年的代課以代正職的老師吐血?標案審查委員是有一定資格要件的,正職學者專家不用,優先延用退休者任之,正面看是老資格老經驗,負面看是少新意缺新血,到底是好是壞?至於諮詢委員或宣導員,因為定義與職權不明確,必要性也是「見仁見智」,浮濫擴充的疑慮就更大,若是把志工導覽或講解員等一律改為有津貼兼職,未始不是一招,從醫院郵局到展場,不乏此類工作需求,唯一損及的是行之有年姚文智蔚然成風的「志工精神」。

2018-02-27-台灣民意基金會台北市長選舉民調,台北市選民對柯文哲取消重陽敬老金的反應。(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2018-02-27-台灣民意基金會台北市長選舉民調,台北市選民對柯文哲取消重陽敬老金的反應。(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台灣民意基金會年初所做民調顯示,台北市選民對柯文哲取消重陽敬老金的反應反對多過支持。(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高齡化社會退休兼職,是不得不的選項

至於批評柯文哲挺年改,現在又要「照顧退休公僕」,是前後矛盾、示小惠,則是把2件不同層次的事搞在一起。

年改是因財務面臨破產風險,加上嚴重導致社會不公平性問題,因而必須推動;蔡政府口中的各種改革與轉型,也只有年改的支持度與滿意度都達5-6成;但退休公僕是否因年改導致收入減少,需要給予兼職工作照顧,是兩碼事─某個角度而言,台灣社會未來會碰到更多類似情況。

台灣4年後要進入人口負成長年代,8年後成為老年人占超過2成的超高齡社會,扶養比也會快速惡化:從現在每5名青壯年扶養一個老年人,惡化到1.2名青壯年就要扶養一個老年人。這種結構是典型的「食者眾多而生產者少」,延後退休年齡已是必要,勞工退休年齡就已逐年延長。

但如果老年人全部都占著工作不退,年輕人又更難找到合意的工作。因此,雖然退休年齡往後延,不過也不希望高齡就業者都有「打死不退」的執著,非作到七老八十不可。這時讓老年人該退時就退休,讓出機會給年輕人;但以兼職或部份工時方式回到職場,減輕扶養比惡化的衝擊,就成為一個不得不的選項。

這種「不得不」,其實與年改不得不推,但對年金收入減少、生活受影響的退休公僕,則提供兼職機會類似。

2018年9月8日,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前往指南宮,出席文山區體育會等主辦的文山區健行暨運動社團運動表演活動(方炳超攝)
2018年9月8日,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前往指南宮,出席文山區體育會等主辦的文山區健行暨運動社團運動表演活動(方炳超攝)

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說要把兼職優先給年輕人,他想錯了,年輕人需要的是正職不是兼職。(方炳超攝)

姚文智別罵王八蛋,年輕人需要的是正職不是兼職

至於民進黨提名市長候選人姚文智說,若他當市長,「不會把工作機會跟學校代課留給已退休的人,反而會優先晉用年輕人、經濟弱勢還有流浪教師」,這應該是政策選擇與政策目的的差別,而考慮到這個政策釋出的是「兼職工作」,從過去勞動市場的實證研究來看,優先考慮年輕人未必對其好,甚至反而對年輕人長期的職業生涯有負面影響;經濟弱勢者則是雖然要照顧,但未必適合這項政策釋出的工作。

姚文智套用柯文哲的「王八蛋」罵得爽快,卻未必周全。柯文哲這個引起仁智之見的「5萬兼職政策」,至少反應他注意到退休人員的生活需求,民進黨蔡政府從中央到地方,年金砍得興起,面對少子化高齡社會加速的趨勢,卻未及思慮後遺症和必然帶來的社會隱憂,更進一步想,若經濟形勢長此沈悶,「兼職政策」或許在可預見的將來,就不只是為退休者設想,而是得為失業者或暫時無業者設想的補救方案了,這是多大的危機?就像過往政府忽而裁減政府員額改外包忽而取消外包改編制內,這是多大的危機?(推薦閱讀:扁不滿躺著也中槍 柯文哲:20日未排拜訪行程

蔡政府年金改革挖了數十萬退休教的東牆,柯文哲以5萬兼職補西牆,雖是杯水車薪,卻也可能讓外縣市退休人員欣羨不已,不過,於整體只有兩個字可以註解:白搭!

相關報導
台北釋5萬職缺挨批買票 柯文哲:難道選前北市府全部打坐就好
天下雜誌民調》縣市首長全國滿意度 柯文哲擠下鄭文燦勇奪第一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