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高端飢餓行銷,蔡英文的「亂循環」

·5 分鐘 (閱讀時間)

殷鑑不遠,只是沒想到所謂「不遠」,竟能這麼近。去年六月疫情初起,「準封城」三個月,「疫苗之亂」就吵了三個月,直到民間順利採購BNT,就為了一支未經完整三期人體實驗的疫苗;半年過去,Omicron來勢不善,防疫中心才確定施打追加劑的政策,從完成二劑施打滿五個月縮短為滿三個月(八十四天)即可施打,這個不是問題,麻煩的是,加強劑的「亂源核心」又是高端!

前兩劑接種高端疫苗的正副總統蔡英文、賴清德率先完成第三劑接種,打得還是高端,中央防疫指揮官陳時中公開宣布他會選擇高端做為他的加強劑;在民眾預約熱潮湧現後,從民進黨人到陳時中太太紛紛抱怨台北打不到高端,台北市長柯文哲又成眾矢之的;疫苗預約平台公布莫德納、BNT、AZ和高端的「預約盛況」,高端勇奪第一,預約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以上。

這些訊息顯示了什麼問題?第一,高端迄今還是未經完整三期,即使去年底「公告」巴拉圭三期「解盲若成功將採購」,事實上,所謂「解盲」公布的數據還是只有「安全性」,其他數據要等到今年中,遑論受試人數遠遠不能與其他進行三期的疫苗相提並論;新聞發布後,高端接種人數並未明顯提昇,反倒是股價依例應聲大漲。簡單講,高端自緊急授權前後迄今八個月,最大的成就不是獲得國際認可,而是在黨政要員背書代言下的股價表現。

對比另一支「本土疫苗」聯亞,既未獲緊急授權,股價漲六倍從代理的東洋到聯亞已經遭到兩度搜索;股價漲十三倍,且因為異常波動遭到五次舉報的高端,却成為民進黨的「愛台忠誠疫苗」,摧毀的不僅是政府的「科學防疫」,還有司法威信。

第二,總統和一般民眾相同,有權利選擇他們希望施打的疫苗,但做為政治領袖帶動的應該是科學精神,而非利益導向或政治動員下的無知;前兩劑施打高端有沒有保護力,已經因為違反疫苗正常程序成為問題,如今追加劑繼續選擇高端,還是沒有科學依據,國際間的研究多建議追加劑選擇mRNA(莫德納和BNT),不建議腺病毒載體的AZ,是有具體數據的,而次蛋白疫苗適不適合做為加強劑,基本沒有研究數據,可查找的論文依據,是復旦大學張文宏團隊在《細胞研究》(Cell Research)發表的《接種兩劑滅活疫苗後接種重組蛋白亞單位疫苗作為加強劑,顯著增強抗RBD反應和抗新冠變異株中和抗體滴度》,簡單講,就是打了兩劑滅活疫苗(科興),追加次蛋白的「智飛」疫苗可以誘導更高的抗體水平,蔡政府是準備拿大陸研究為高端次蛋白疫苗背書嗎?還是承認兩岸在維護自家疫苗上,思維邏輯和技術手段果然一家親?

20211215-衛福部長陳時中15日於衛環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20211215-衛福部長陳時中15日於衛環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衛福部長陳時中七天前說「打不到第三劑來找我」,七天後說太太抱怨在台北打不到高端。(顏麟宇攝)

第三,台北市當然打得到高端疫苗,只是要在特約門診,不但高端,還有AZ,都不在台北預約平台上,何以故?除了北市府聲言的「市場需求」,即選擇這兩款疫苗做為追加劑的民眾為數太微;為什麼選擇人數少?一是指揮中心不建議AZ,二是高端保護力依舊懸在半空中。就台灣疫情而言,堪謂全球最輕微,即使Omicron入境採陽人數遽增,也都還在防控範圍之內,若施打疫苗只為求安心,那麼戴好口罩勤洗手又有何差別?政府又何須推廣追打加強劑?

簡單講,政府推動任何政策都有其目的性,即使打了疫苗還是難免突破性感染,但至少還有一個「防重症」的目標,民眾固可以「打心安」自我安慰,獨獨政府不能,尤其政府不能明知程序不完整,不確定保護力却以安全性沒問題「誆騙」民眾打比沒打好,兩劑高端出國有困難的難題,不會因為加打第三劑高端而解除。

第四,中央防疫中心重開疫苗預約平台,高端預約率是否真的「勇奪第一」?數字不會騙人,但解讀數據的方式却輕易可以造成「想像」,高端釋出的施打量能二萬三千劑不到,預約達二萬二千多劑,預約率的確「高」;但對比莫德納釋出七十多萬劑,預約六十六萬多劑,高端實際數量只有莫德納零頭的三分之一,BNT預約率低(僅百分之四十七),但釋出劑量為三十八萬多劑,預約十八萬多劑,是高端的八倍多;高端唯一能拚的就是指揮中心不建議的AZ。

從數字上看,民進黨有何理由指責台北不在預約平台開放高端,而只放在特別門診呢?即使中央預約平台重啟,釋出二萬多劑,台北又有多少人能打到?與其指責台北市,何不加碼釋出二十萬、三十萬劑?何況庫存高端還有三百五十萬之多,除了飢餓行銷,還能如何解釋?民進黨蔡政府要強勢推銷高端或飢餓行銷高端,再多爭議都攔不住,但民眾打不打高端,怪不了柯文哲更怪不了台北市政府,拿高端做忠誠動員已經夠離譜,用高端做政治鬥爭工具,那就更等而下之,難以容忍了。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蔡英文的民主貢獻─當網軍、打高端、吃萊豬
相關報導》 林庭瑤專欄:陳時中的耍賴政治,不然你要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