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官兒殉職 媽悲慟當他去旅遊

莊哲權、蔡旻妤、吳敏菁/連線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F-5E殉職飛官朱冠甍的母親遠從彰化趕到台東,朱媽媽強忍悲痛地說,我不會流淚,只當他去旅遊,我是來幫他整理行李的。(莊哲權攝)
F-5E殉職飛官朱冠甍的母親遠從彰化趕到台東,朱媽媽強忍悲痛地說,我不會流淚,只當他去旅遊,我是來幫他整理行李的。(莊哲權攝)

殉職飛官朱冠甍的母親昨從彰化趕抵台東市立殯儀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令她幾近崩潰,她說,兒子曾告訴她,F-5E已經那麼老舊,早晚會出事,每天都還要承受這種壓力,「只是希望不要再有下一個遺憾,否則我就替冠甍跳台東的海!」

我是來幫冠甍整理行李

強忍悲痛的朱媽媽說,「我不會流淚,只當他去旅遊,我是來幫他整理行李的。」但話語剛落仍不禁落淚,她泣訴,兒子曾說,F-5E已經那麼老舊破舊,可以丟到廢棄場,竟還要每天承受這個壓力,有誰能幫他解決這個壓力,爸爸、媽媽老了沒關係,他有孩子有老婆,大海在那邊等著他跳下去就好。

「一定要等到出了問題才有人重視!」朱媽媽痛斥軍方,沒把人命當第一,是因為還有別的飛行員可以替換,車子舊了不會換嗎?零件壞了,還會冒著生命危險去開嗎?她說,從彰化一路坐車到台東,都沒掉眼淚,她沒當兒子走了,就把孩子當作去旅遊,「我來幫他收拾行李,看有沒有帶齊,我們會很堅強的,最可憐的是他的妻女。」

斥軍方沒把人命當第一

軍方昨下午已在台東市立殯儀館布置簡易靈堂,檢察官前往驗屍及製作筆錄時,朱冠甍妻子神情悲淒,哭紅了眼,移靈時幾乎癱軟,必須由旁人攙扶,面對媒體則不發一語。

台東縣長饒慶鈴前往弔唁時表示,朱冠甍10月剛入籍台東,希望能在台東落地生根,縣府將視家屬意願讓冠甍入祀忠烈祠,對於國家痛失一位優秀飛官,非常遺憾,也希望國防部盡快汰換成相對安全的機型。

而朱冠甍殉職噩耗傳回彰化,和朱家鄰居20多年的餐廳老闆娘痛哭失聲表示,他放假都會從東部回彰化老家,和鄰居互動親切,常到她的餐廳吃飯,就像自己孩子般,沒想到會發生憾事。

愛妻見最後一面哭斷腸

朱冠甍母校精誠中學學務主任陳浩裕,當年是朱冠甍的體育老師,彼此投緣結下亦師亦友的情誼。陳浩裕翻看著畢業紀念冊難過地說,冠甍年年都穿軍服回母校探望師長,最愛找他聊軍中生活,要是不巧沒遇到,總不忘在桌上留1杯飲料,壓著字條「冠甍敬上」,非常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