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店業苦撐 不得已割捨小金雞

·2 分鐘 (閱讀時間)
達美樂比薩。(本報資料照片)
達美樂比薩。(本報資料照片)

就在全台三級警戒延長,餐飲業不得不做外送外帶,台灣達美樂不受影響,甚至飆出3倍業績的此時,晶華宣布出脫股權。這是最風光的時刻,雖然台灣達美樂今年鐵定大賺,但晶華卻必須有所取捨,做出最不得已的決定。

與去年最大不同是,6月解封前,飯店業雖然沒國際旅客,慘澹經營,但至少能做生意,各餐廳照常營業。這就更不用提,當解封後累積龐大的國旅內需消費潮,有如吃進大補丸,晶華去年還賺半個資本額,因禍得福。

今年疫情來得突然,且又猛又烈,三級警戒更祭出史無前例的「禁內用令」,餐飲業務這回沒死也去半條命,難怪晶華著急。當然,晶華仍可以做外送外帶,但相較館內用餐數以倍計的客單價,還真的是杯水車薪。

晶華不是沒錢,但這波疫情的傷害,絕不像去年來去如風。晶華除營運中的飯店,還有正在蓋的,更不用提龐大的員工數,資金壓力用想的就很可怕,自然得做最壞打算,甚至得想若政府零救援,該如何自力救濟。

對晶華來說,當年投資達美樂,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雖然大陸賠錢,但早已出脫,台灣就像隻小金雞,挹注穩定獲利,不無小補,只是做飯店的跟做速食的,在經營理念跟想法上難免有扞格,此時必然得勇敢斷捨離。

反過來說,台灣達美樂在晶華入主後,廚藝精進許多,也更有本錢大肆展店,但相較於剛來台時的活潑風格、能帶動話題,確實轉趨低調且保守,如今賣給「專業披薩商」,對達美樂未必不好,或許還能有全新風貌。

而這筆交易從另一角度來看,當晶華都必做出抉擇,賣掉穩賺不賠的達美樂,顯示觀光產業已到了快要斷氣的關鍵時刻,沒有辦法再拖下去。如晶華這種有「家產」可賣的、有現金能入袋的,都必須面對現實,那些家徒四壁的該怎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