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女法醫番外篇】讓受傷的孩子都被接住 1件兒虐案出動6專科醫師

簡竹書
鏡週刊Mirror Media
兒虐驗傷的難度比一般人想像中高,尹莘玲不只邀集醫院各部門共同合作,也引進高科技工具。
兒虐驗傷的難度比一般人想像中高,尹莘玲不只邀集醫院各部門共同合作,也引進高科技工具。

兒虐案件的驗傷聽來不難,實則相反,催生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兒童少年驗傷醫療整合中心」的高醫病理部法醫病理科主任尹莘玲說,整個團隊涵蓋18個部門,多達59人,這還不包括市警局、地檢署等外部合作團隊。

尹莘玲舉例,兒虐常見的傷勢有多種,光是被打,就必須研判是哪種工具:棍棒、皮帶、衣架、掃把…等,確認類型後,才能找出物證,此外還有燙傷甚至咬傷,「有些大人照顧小孩照顧到抓狂時,就會咬小孩。」

驗傷需謹慎研判,因為若確認是兒虐、且啟動司法調查時,一切講求證據,例如尹莘玲前陣子才又出庭作證,那是一樁兩年前的兒虐案,經高醫團隊中的小兒科、皮膚科、影像科、牙科、骨科…各科醫師診斷後,確認受虐幼童身上有皮膚病、咬痕、骨折、腦部出血等等。

但上了法庭,對方聘請的律師針對鑑定報告的專業度,一一提出質疑,尹莘玲說:「對方的律師要求我們把每個醫師的專業都講出來,可能他想從裡面找出一些毛病吧,這也是他的職責啦,我就一個一個講,例如我們的骨科醫師,他的專長就是小兒骨折,還有我們的影像科醫師也很厲害,可以從影像判定小孩是急性出血還是亞急性出血。」

還有咬痕,尹莘玲說,判定咬痕的是一位極權威的牙科教授,「法醫學有個名詞叫咬痕比對,我們會先跟檢察官聲請採證齒痕的鑑定許可書,然後去警局幫嫌犯當場採齒痕,再回醫院做成石膏,做好之後跟小朋友身上的咬痕做比對,如果嫌犯的石膏齒模跟咬痕完全符合,就表示是這個嫌犯咬的,我們的牙科教授會寫咬痕鑑定報告。後來嫌犯(褓姆)也承認是她咬的。」

高醫的兒少驗傷中心成立至今五年多,平均每年約接獲20多件兒虐驗傷案件,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主任、同時也是衛福部高屏區兒保醫療中心主持人的徐仲豪說,尹莘玲不僅極專業,對驗傷也有高度的熱忱與正義感,「一般醫生是待在醫院裡,都是病人來醫院找醫生,可是尹主任會主動去外面協助,她會跟著檢警去加害人的家中鑑定,當其他醫院有需要時,她也會去其他醫院協助驗傷,甚至去到屏東都有,因為有些個案比較複雜,一般醫生不見得看得出來。」

嚴重的兒虐案件需移送檢方,啟動司法調查,高雄市警局刑事鑑識中心專員楊振宇說,兒虐驗傷難在受害者多半是幼童或嬰兒,「嬰幼兒比較無法表達,幸好尹醫師有法醫專業,她對傷痕很敏銳,有時也會來我們這裡一起進行現場模擬、重建。」

尹莘玲說:「我們要讓受虐的小朋友知道,社會上還是有很多好的醫師很關心他、幫他爭取公平正義,不然如果小朋友覺得這個世界是沒有希望的,那他怎麼活下去?活不下去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首位女法醫番外篇】因為德蕾莎修女的話 她專做別人不願意做的
【首位女法醫1】39歲棄200萬年薪轉當法醫 受虐孩童能救一個是一個
【首位女法醫2】自行研發受虐童「驗傷尺」 一眼就能識破父母親說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