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移民去英國:BNO新簽證計劃可否激活新生活?

白麥克 (Michael Bristow) - BBC記者
·5 分鐘 (閱讀時間)
Andy Li (L) and Teri Wong (R) with their children
李先生一家人已經移居英國。

英國在1月底將會對香港居民提供新的簽證安排,將容許該市達70%的人口,即約540萬名港人,有權在英國居住,為入籍鋪路。

對前殖民地居民作出「慷慨」的待遇是因為英方相信中國正削弱香港的人權和自由。

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去英國,一些符合資格的人已表明決定繼續留在香港爭取民主。

當局估計最終約30萬人會在未來五年以新途徑到英國。

李先生(Andy Li)和太太黃女士(Teri Wong)已經離開香港並身在英國。 他們在10月英國宣佈新簽證措施後不久,便帶同兒子和女兒移居到約克市。

他們說移民是為了孩子。

「我們感覺到一直在香港珍惜的東西和核心價值,正隨著時間消逝,」李先生說。

「所以我們決定了,我們需要為孩子提供更好機會,不單是教育,而是他們的未來。」

李先生認為,英國提供了一個有法治、言論自由、民主選舉的社會,這些就是他希望香港所擁有的價值。

黃女士說,她希望孩子能夠在學校暢所欲言,不用好像在香港般小心翼翼,「這不是我們想他們過的生活。」

在新簽證措施落實前,英國已容許類似李先生一家的香港居民移居英國,但從1月31日起,他們就可以展開申請入籍的程序,需時約6年。

期間,他們需要自行承擔所需費用,但會享有醫療和教育的福利。(譯者注:移居者需付費用參加國民保健計劃,孩子可以本地生價錢接受教育。)

他們的14歲女兒Gudelia和11歲的兒子Paul都已經找到新學校。

李先生則繼續遠程為一個在總部在深圳市的中國電子公司工作。

對於將要開始的新生活,他們一家人很興奮。但對其他一些人而言,遠走英國,並不是去開展新的生活,而更像是對艱難現狀的逃離。

一名23歲不願意透露名字的青年對BBC說,「我很擔心我那些決定留在香港的朋友和家人的安全,我擔心我在示威的積極參與會成為香港當局的目標。」他在2019年參與了香港民主示威後逃到英國。

他希望有更好的生活,「能夠有機會在這兒居住是夢想成真。」

英國在23年前把香港主權移交予中國,當時只有少於1.6萬人成為英國公民。很肯定的是,這形勢已經改變,部分是由於新簽證措施降低了移居及移民門檻,令數以百萬計的人符合資格。

香港的移民顧問羅立光說,「我本來很多客人是想去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台灣,但現在他們都暫停了申請,想移民到英國。」

另一名移民顧問科林‧布魯姆菲爾德(Colin Bloomfield)認為,新簽證規定看來非常慷慨,但英方有機會增加一些條件,增加移居難度。

新簽證計劃是提供給在1997年前曾申請國民海外(BNO)身份的人,估計總共有290萬人符合資格,計劃亦讓這些BNO人士的直系親屬隨行,即有額外250萬人同樣符合資格。

黃女士是這家人中唯一擁有BNO身份的人,她被允許偕同兩名子女和丈夫前往英國,她的丈夫在中國出生。

An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 reacts as police fire tear gas during a march billed as a global "emergency call" for autonomy, in Hong Kong, China, on 2 November 2019
2019年香港示威以及去年推行的《國安法》,讓外界認為中國進一步打擊香港的高度自治和人權自由。

為什麼要走?

雖然英國政府承認未來5年隨時有高達100萬人符合資格,但估計可能只有幾十萬人會真的這樣做,其他人都會選擇留在香港。可能有些人要照顧年長父母,或是不願意學習新語言,不想面對英國的天氣。

但亦有很多人不希望放棄這個城市。

「有一定數量的人不希望離開,特別是年輕人,他們寧可死在香港,」羅立光說,「我有很多客戶正為子女爭取離開,但子女不想移民,他們問為什麼要走,我應該盡力改變這個城市。」

在英國尋找工作亦很困難,特別是英國正尋求從新冠疫情下復蘇,還有脫歐的問題。

隨此之外,新移民可能要面對當地人的不滿,因為很多英國人反對過多新移民。

移民公司British Connection的布魯姆菲爾德說,「在冷靜過後,很多人會決定留在香港。」

無論最後到底的多少人會申請,英國政府說自己別無選擇,必須為香港人提供逃離的路徑。

內政部發言人說,「這不是數字的問題。」

「政府致力為在香港的BNO人士提供來英國的選擇,是對他們履行歷史責任。」

英國相信,當中國在去年開始推行《國安法》,就違反了兩國之前簽署的協議,這項法律落實後,可以表達對中國政府不滿意見的空間明顯收窄。

最終,多少香港居民移民英國,可能是取決於北京如何繼續收緊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