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賽門獨家專訪2】「我們不能活在另外一個天安門」 黎智英為香港數次落淚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黎智英(左)於2019年7月初訪美,與時任副總統彭斯(右)和國務卿龐培歐見面,討論《逃犯條例》對香港自治的危害,爭取美方支持。圖為黎智英與彭斯會談。(翻攝彭斯推特)
黎智英(左)於2019年7月初訪美,與時任副總統彭斯(右)和國務卿龐培歐見面,討論《逃犯條例》對香港自治的危害,爭取美方支持。圖為黎智英與彭斯會談。(翻攝彭斯推特)

黎智英貌似悍勇跋扈,熟識的人卻常見他落淚。事實上,黎智英在公開場合提及香港時常情緒激動,2020年8月10日,他被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勾結外國勢力」上銬帶走,40小時後獲釋,開直播提及這段過程數度哽咽,面對大批網友支持,有人對他說「很尊敬你」,他在直播時激動落淚。

黎智英為他人落淚 不為自己

馬克.賽門說黎智英其實情感很豐沛,私下見過他幾次落淚,其中一次是2019年,與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會面,雙方討論香港局勢、人權及兩岸議題,黎智英並鼓勵國際持續關注香港局勢及中國政府過去所做的承諾。會後彭斯送別黎智英,2人握手,彭斯一句要黎智英保重,兩老都哭了。另一次是反修例運動期間,友人閒聊提及,北京可能對香港進行軍事鎮壓,若香港街頭出現坦克與槍,人們恐怕跑不掉。朋友們討論,香港可不像天安門廣場寬闊,如果有人開真槍,市民要往哪兒跑?黎智英聞言落淚,口中喃喃:「不可以,不可以,我們不能活在另外一個天安門。」

馬克.賽門眼中的黎智英,落淚為他人、為香港,不為自己哭,就算遭人輕慢,也不往心裡去。他說起黎智英分享過的故事:「有回Jimmy在巴黎,下榻高級飯店,他見到有人搬不動行李,就去幫對方搬。結果,那人竟是伍迪.艾倫!然後你猜怎麼了?伍迪.艾倫給了他小費,啊哈哈哈哈!」他狂笑,「而且Jimmy還收下了!」這是否是老部屬對老闆有意的美化?我們無法得知。畢竟,我們總不可能向伍迪.艾倫求證,目前更無法向黎智英查證了。

我有毒 蘋果交易案註定失敗

9月5日,壹傳媒董事會發布公告表示,包括公司主席葉一堅在內,所有4名董事辭任並計畫公司清盤(指清算解散),以保護股東、債權人、員工和前員工,這意味著子公司台灣《蘋果日報》目前處於「沒有大人」的權力真空狀態,半年來,市場上屢次傳出企業或聞人欲買下台蘋,交易案停擺至今。不到1個月後,12月15日,壹傳媒清盤案聆訊,即將在香港高等法院進行。

馬克.賽門現在的辦公室鄰近被賣掉的台灣壹傳媒大樓,圖為他來到辦公地點頂樓,對面大樓還掛著《壹電視》的看板。
馬克.賽門現在的辦公室鄰近被賣掉的台灣壹傳媒大樓,圖為他來到辦公地點頂樓,對面大樓還掛著《壹電視》的看板。

 

我們向他確認,既然已在去年辭職,如今是以何種身分協助處理交易案?又,黎智英人在牢裡,馬克.賽門是否取得黎智英的授權?他答:「我什麼都不能做。我並未介入處理交易案,也沒有取得黎智英的授權。」

那麼,此刻你是以黎智英朋友的身分,談論這樁交易案嗎?對此他不否認,並表示許多台蘋、港蘋員工至今仍和他保有密切聯繫,向他詢問諸多涉及交易的細節,例如價格。「人們會問我:馬克你怎麼想?我知道這(出價)是否值得賣、是否適合。如果你在7月1日問我這(台灣《蘋果日報》)價值多少錢,我會說,不包含資產(property),新台幣6億元。」

甚至,也有買家找上他。「有人找我,問我能否喬一下(Can we do the side deal)?我說我不行。我不能代表任何人。」「我有毒,我有毒,我有毒。任何人(對港府)報上我的名號,說想要買《蘋果》,交易案就註定失敗。」

 馬克.賽門小檔案出生:1963年
經歷:美國海軍情報局潛艇分析員、商人、議員助理、壹傳媒商務總監、黎智英私人助理
現職:Lai’s Trust集團總裁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專訪全文】遭通緝貼身助理馬克賽門獨家告白 黎智英總為香港哭泣
【馬克賽門獨家專訪3】若中國取得《蘋果日報》資料庫 馬克賽門憂引爆台灣國安危機
【馬克賽門獨家專訪4】以洗劫形容港府手段 他感謝共產黨:教我孩子什麼叫邪惡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