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威法院宣布民進黨總統當選無效

嚴震生
中國時報
畢嘉士基金會發起群眾募資,為讓在馬拉威各項發展計畫能穩定執行,當地婦女也曾來台致謝。(林和生攝)
畢嘉士基金會發起群眾募資,為讓在馬拉威各項發展計畫能穩定執行,當地婦女也曾來台致謝。(林和生攝)

非洲南部小國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日前宣布去年5月的總統大選結果無效,並要求在150天內舉行新一輪的選舉。這意味著現任總統民主進步黨(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DPP)的穆沙里卡(Peter Mutharika)去年在總統選舉中以38.57%擊敗在野黨馬拉威國會黨(Malawi Congress Party,MCP)領導人查維拉(Lazarus Chakwera)的35.41%及聯合民主陣線(United Democratic Front,UDF)候選人齊利馬(Saulos Chilima)的20.24%的結果,已被正式推翻或否定,這是選舉政治鮮少發生的現象。為何去年的選舉結果會引發爭議?為何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會接受審理?在它做出長達500頁宣布選舉無效的最終報告後,馬拉威面臨的挑戰為何?

首先,馬拉威的總統選舉制度是非洲較少見的簡單多數一輪制,候選人僅需在選舉中贏得較多的選票即可當選,和絕大部分西非國家(貝南、布吉納法索、維德角、象牙海岸、迦納、幾內亞、幾內亞比索、賴比瑞亞、尼日、奈及利亞、塞內加爾、獅子山、多哥)進行絕對多數的兩輪制不同。另外,部分南部非洲國家如馬達加斯加、莫三比克、納米比亞、尚比亞、辛巴威等,也同樣採取兩輪制。一輪制的選舉中,由於反對黨僅需取得相對多數就可當選,因此在執政黨大意情況下,很有可能會意外獲勝,這或許能解釋為何2016年甘比亞的賈梅(Yahya Jammeh)的落選及2018年剛果民主共和國執政黨候選人的無法勝出。不過,穆沙里卡和前兩個案例的執政黨候選人狀況不一樣,他是以3個百分點勝出,但選舉結果卻遭到質疑,原因可能和執政黨分裂有關。

其次,馬拉威總統和副總統之間存在矛盾,與穆沙里卡得票較低有關。這次得票第3的齊利瑪,是穆沙里卡的副總統。他與穆沙里卡鬧翻後,經常批判政府的貪腐,因而被剝奪民進黨副主席的職務,也不再是穆沙里卡的競選夥伴。齊利瑪遂自行組黨,投入總統大選,顯然分散了穆沙里卡的選票。過去穆沙里卡的哥哥莫泰加在位時,也同樣發生與副總統班達女士不和的情形,後者也曾在被開除黨籍後自行組黨。兩者的差別在於莫泰加於2012年死於任上,讓班達依憲法繼承總統。不過,在2014年的總統大選中,班達女士敗給了穆沙里卡。如今這個國家領導人間的權力矛盾又再次重演,年近八旬的穆沙里卡是否能夠在新的選舉中獲勝,令人質疑。

再者,為何馬拉威的高等法院願意接受反對黨候選人的訴訟?第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反對黨宣稱有證據顯示部分投票箱在開始投票之前就已塞有選票,同時還有選票有被修正液塗改,因此才會對馬拉威選舉委員會和穆沙里卡提告。但更重要的是選舉完後的幾個月持續有民眾上街抗議,若是不接受審理,抗議活動可能不會停,因此才願意採取行動。

在高等法院長達500頁的報告中,我們確實看到修正液塗改過的選票,甚至還有複印的的計票單,因此毫無疑問有做票的嫌疑。這個結果,不僅是對歐盟觀選團在5月認為馬拉威總統選舉「辦理得很好,有包容性、透明度和競爭性」報告的否定,也打臉美國重要期刊《外交政策》去年11月一篇名為〈馬拉威選舉未被立可白竊取〉的觀察,讓外界質疑西方國家是否在這項有爭議的選舉中全然中立。

由於高等法院要求重選,因此新當選的團隊缺乏正當性,得暫時回到選舉前的政府,迫使穆沙里卡要再度接納齊利馬為副總統,兩人還得共事幾個月,然後再進行選舉競爭。不過,高等法院認為馬拉威選舉委員會已不適任,究竟該由哪個單位來負責選務工作,目前尚無法確知?此外,它也要求總統應由絕對多數產生,國會要在21天內對此制度的修改做出回應。2017年的肯亞總統選舉,也出現反對黨指控執政黨作票、最高法院宣布選舉無效的情形。在重新展開的第2輪選舉中,肯亞反對黨候選人決定杯葛仍然可能出現的不公平選舉,讓現任總統肯亞塔輕易連任成功。穆沙里卡或許也希望國會黨的查維拉和聯合民主陣線的齊利馬能夠選擇杯葛,不過這個可能性在目前看起來是微乎其微。(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