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滌凡》合夥?還是換個房東吧

·5 分鐘 (閱讀時間)
馬滌凡》合夥?還是換個房東吧
馬滌凡》合夥?還是換個房東吧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只要有機會去「公司」,回回都得經過二房東的旅行社。

又長又寬的辦公室,從上樓後,再走到我的小倉庫,少說也得走上好幾十步。

每當我穿過他那裡,除了羨慕他能夠請得起三位小姐幫忙之外,最令我羨慕的就是那一陣陣的涼風吹來。

在這麼炎熱的夏天,能夠浸在這種涼爽的辦公室上班,那該是多麼的有福氣呀?

我常常這樣夢想⋯

每次走到我「辦公室」門口,打心裡眼裡就不想拉開這個門。心裏總不忘嘀咕著:裡頭要是放兩團發麵,半個鐘頭,不蒸出又大又白的饅頭才怪呢!

另一方面,心裡也老是不正經的算計著,要怎樣才能夠「 分享 」 到二房東的冷氣?

皇天不負苦心人,記得有一天外頭下著大雨,倉庫內實在是悶熱到不行,我靈機一動,偷偷地把門打開,拉出一條縫。哇噻,不是蓋的,馬上一陣沁人肺腑的涼風迎面吹來。太舒服了,真是笨啊,怎麼早沒有想到用這個方法呢?

我得意的不得了,順手拉過來我的「小寶座」然後整個背靠在牆上(其實是門),享受著一絲絲身後吹來的涼風,滿足又專心的開始工作了!

「 有莫搞錯啊 ? 」

二房東歇斯底里的吼叫聲,從我的背後傳來。說時遲那時快,他很順手的把門用力一拉,突然間我的背部失去了靠著的重心,加上他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吼,嚇得我整個人從寶座上跌了下來,人仰馬翻、四腳朝天,整個後惱袋撞到地上,紙筆撒了一地⋯。

「 難怪我的電費越來越高,原來是妳一直在偷我的冷氣!」

他一面駡著,一面不停搖著頭,把拉開了一半的門全部拉開,然後再狠狠的用力「嘭」的一聲,關了起來!

呆望著打開又被關起來的門,我突然覺得這扇小門,怎麼變得那麼沈重?又那麼陌生呢?

還坐在地上的我,開始努力不斷地想:「 天地良心,這還真是我第一次打開這個倒楣的門縫⋯」

想著想著,逐漸的,已經分不清 如雨般不斷滴下來的是汗水?還是淚水?

二房東雖然節省,但只要我得記得把門關緊一點,別露出門縫,也就得了!

後來我們和平的相處了幾個月,倒也還相安無事。

沒多久,他大概看出這個同他一個屋頂下的小女孩,肯定是身懷絕技、非常類也(好個慧眼識英雄)。

有那麼一天,他吃錯了藥,手裡拿著一把名片遞給我,十分抬舉的突然問我,要不要做他的合夥人?

受寵若驚的我,不禁得意的開始自我捉摸起來,到底我是哪邊有問題?怎麼最近老是被人相中呢?( 記不記得前一陣子,我才剛剛被大房東看中,要合夥?)

看著手上二房東的名片,衝著他上面的十大頭銜,我居然儍不隆冬、興奮無比,當場欣然的接受了他的邀請…雖然前途茫茫、合夥什麼東西,我都不知道?

懷著驕傲的心情,我捧著司徒先生的名片,按照他給我的地址我來到了,Harrison St 哈里孫街的 「陳國忠印刷廠」,一口氣我爬上了6樓,人還在樓梯轉角,耳邊已開始響起轟隆、轟隆的印刷機聲、震耳欲聾!

我走進了一個小小的辦公室,裡面仍然是堆了滿坑滿谷的東西。

「老闆,我要印名片,跟他一樣的地址,我要跟司徒先生合夥做生意了。」

高舉著那張名片,我得意的說著 。

陳國忠先生不發一語,一直低著頭,仔細的端詳手中的名片。老舊、咖啡色的皮沙發,被他不停的前後搖著,發出咯吱 咯吱的響聲。

半天,他終於開口了:「讓我給你一個忠告,小姐,妳不好太天真。怎麼不想想看?一個人的名片上 印著有10個頭銜,到處做主席,妳認為他還會有時間,專心跟妳做生意嗎?」

老天爺,這可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了。雖然入世未深,而且還被虛榮心作祟著,但這點道理,我倒也還是懂得的⋯

左謝右謝「開示大師」,重新接過了名片,我大步的跨進了離我不遠的電梯。

合什麼夥呀?妳這個笨蛋,老實點,還是靠自己吧!

我心中又開始嘀咕起來了!

另一方面,我的煩惱又開始了。滿腦子不停的在轉,要命了,待會我怎麼跟二房東解釋呢?

想著想著,不自覺的,我突然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店舖,門口好大的一張紅色的條子,上面用粗毛筆寫著 「 中國城、大型貨倉出租」⋯

●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照片說明:這一整排都是大房東的。二房東的旅行社是中間的那棟。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