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滌凡》賞楓之旅竟低價淘到寶

·7 分鐘 (閱讀時間)
馬滌凡》賞楓之旅竟低價淘到寶
馬滌凡》賞楓之旅竟低價淘到寶

【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十月,又是一年一度的賞楓季節。

濃濃的詩意之外,還夾雜著一種淡淡的蕭瑟的涼意。

如果從Boston開車往北,兩旁絕美的「楓景」,肯定讓你目不暇視。幾小時後到達VT,搭乘特別的「賞楓火車 」抵達山頂,眺望滿山片野的楓紅層層,真的可以說是美不勝收。

回程再經過擁有近千個大小湖泊的NH,隨意選個湖邊一站,眺望清澈漣漪的湖波,有如站在一座座的「彩虹橋」上,真的可以說是美到不行。

當然,最後也不能忘記隨手購買一瓶從楓樹流出來、甜甜的楓糖汁液製作而成的獨一無二的「楓糖漿」。

為什麼叫新英格蘭(New England,簡稱 NE)?

幾位台灣來的朋友問我?

顧名思義 ,它代表了美國東北角的六個州:ME緬因、VT佛蒙、NH 新罕布什爾、MA 麻州、CT 康州、及RI羅德島州。

這幾州是英格蘭(英國 )最早期的一批移民者,扺達並且開發的一個區域,位於美國的東北角、

一共六個州,統稱為新英格蘭(NE )。

1620年,102名遭受英國國教迫害的清教徒,為了追求宗教的自由跟夢中的樂土,他們搭乘了一艘名為「五月花」的輪船、逃往北美洲。在海上,不幸遇到強烈颱風,經過66天的漂流,在11月終於看到了一片土地,鱈魚角小鎭。

但是由於冬季惡劣的環境,加上多面的環海,他們決定遷移至另外一個能夠避風,且安全一點的地方。

1620年的12月18日,41名船上的成年男子,帶著所有的家眷,來到了一個他們夢寐以求的家園,並複製了一個家鄉的名字 Plymouth普來摩斯。

天無絕人之路,在那裡,他們居然意外的碰到了兩位當地會說英語的「印地安人」。通過了雙方的溝通,跟互不侵犯的協議,印地安人開始教授他們生存之道⋯

如何種植玉米?水果?飼養從未見過的火雞?捕魚的技術⋯

第二年冬天,豐收的季節。這些英國新移民者,邀請了印地安人聚餐,誠摯的感謝他們的協助。此舉延續至今,成為美國一年一度最大的節日,感恩節。

這之後,美國這個新興的國家,城市的命名不斷沿用祖國都市的名稱,多達一千多個,最多的就是我們麻州,共有156個城市。當然 股市,其中最有名的應該是NE最大的城市波士頓了。

然而有一個州,完全沒有沿用任何一個英國的城市為名。

猜是哪裡?

是的,你猜對了,就是一直是法國的殖民地,直到1803年,才被當時美國傑佛森總統以一千五百萬美元,向法國買斷的路易西安那州。

那次的購地,被稱為是美國史上最划得來的一項交易。

記得那時,一位同學突然提出:我們星期六去看楓葉、採蘋果好不好?

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回響。好不容易,敖到了週末,我們借一部小烏龜車,硬生生的擠了五個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一路上,越往北開,天氣越涼,葉子也就越紅,真的可以說是美不勝收。

第一次看到蘋果樹,還以為會是可以爬的一顆大樹,結果並非如此,完全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高。園區入口處,每個人花了五塊錢買了一個小袋子。當時 在園內吃蘋果,好像沒人管你,但出園區時,垂手可得的蘋果,就得以填滿袋子為凖。

塞了一肚子的蘋果,到夕陽西下時,大家懷著滿載而歸的心情,往回家的路上開了。

車子行駛到一半,突然看到高速公路前面,好大的一個牌子,箭頭指向公路右邊,home made apple pie(家庭製蘋果派)。

我們這群瘋子,臨時決定改道,殺過去。

到了這鄉村人家,一對中年夫妻在門口鮮榨蘋果汁,旁邊做好的一個一個的蘋果派,整個或只買一片均可⋯居然還有不少的人在排隊捧場。

等著、等著,我突然看到旁邊的車庫、門上掛了個紙板,上面寫著 Antique(古董 )。

好奇心驅使,禁不住就往車庫走去,小桌子上零零散散的放了一些瓶瓶罐罐之類的東西。正覺得無聊想轉身之際,突然看到在牆壁角落,躺著一張皺巴巴的絹紙畫、背面還看得出是幾個中國字。

非常好奇地走過去,把它撿起來,打開一看 不得了,居然是一幅中國人物畫像。不但有畫家落款及圖章印,更附帶了一個美麗動人的傳説。

雖然我不知道畫家是誰,但是從上面工工整整的字跡、文筆流暢的故事書寫,肯定是位極有深度的名家。

好不容易看到中國的東西,又是扔在絲毫不起眼的角落,愛憐之心 油然而起。心想,即使這是一張「 仿古」的作畫,也值得收藏的。

我馬上衝到前門詢問,賣主一開口居然要我$50元。那個時候的$50元,對我們來說,是極大的一筆數字。我心裡在想,如果值這麼多錢,那你怎麼把它跟拉吸似的扔在車庫的角落、皺巴巴的 還沾了這麼多灰塵呢?

眼見大家此時已經吃飽喝足,歸心似箭,當下一狠心,決定還是趕快買了下來吧。

我小心翼翼的捲起了寶貝,帶回家了。

回家之後,居然在中國800名人畫家中,找到了畫家的大名,更發現旁邊附帶著一段非常有故事性的神話:

宋嘉佑8年冬月,京師有一道人遊卜於市,不似常類,好事者繪圖晉狀隨帝,命引見,相對甚悅 因賜酒一石,飲至七斗時,司天䑓奏,壽星臨,帝座忽失道人所在。帝嘉嘆久之,命珍重繪圖,舆民同壽。嵩山周璕。

我如獲至寶的收了起來,後來找到機會,開車到紐約把它裱了起來。心想,管它是真是假,能把這麼吉祥的「 壽星公公 」請到客廳來,沒事去看二眼,想到時,就恭恭敬敬地去躹兩個躬,尊敬一下。

也許壽星公公,會幫我延年益壽也説不定呢。

幾年以後,經過好幾位專家的鑒定,全部都告訴我這是一張真正周璕(1649-1729)的作畫。在新英格蘭NH民宅的住戶車庫當中,居然會發現這樣的一張中國字畫!

我估計,可能是他們這些英國的移民祖輩們,當年八國聯軍時,這些英國佬一定是順手牽羊,拿走了我們的中國古畫。

本來有點內疚的心情( 因為老覺得如此寶畫一張,卻只花了$50 元,這位賣主實在虧了),現在 抱著古物回歸的心情,總算釋懷了許多。

後來我才知道,在新英格蘭,像這種古董店,都是開在家家戶戶的車庫裏面,中國的東西又特別多。估計在那裏,可以淘到很多回流的寶貝。可惜當時沒錢、沒時間慢慢挑,更沒車去找,錯失了許多讓古物回籠的機會。

更加令人傷心的是,我不懂得保養,剛才去給掛在牆上的「 壽星公公 」照相的時候,突然發現,畫作的顏色,比剛買的時候,至少淺了一半以上,而且壽星公公可愛的頭頂、也愈來愈光亮了、真是有點自責啊。

● 作者曾任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第40屆總會長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