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錦明 古董收藏萬馬奔騰

採訪:林美姿
中時電子報

旺報【採訪:林美姿】

攝影:陳麒全 在銀行圈裡,駱錦明以優雅的品味著稱,走進台灣工業銀行總部,彷佛是走進一座雕塑博物館,隨處可見來自各國的雕塑品。駱錦明的收藏路上有眾人相伴,不只夫唱婦隨,夫婦兩人經常赴國外觀賞重要的展覽,親朋好友及同事更會主動幫他蒐集和「馬」相關的各類藝術品,讓他的收藏達到萬馬奔騰的壯觀局面。

以下是專訪內容:

問:你會收藏和馬有關的藝術品,是因為家庭背景嗎?

答:我的父親喜歡中國古董,空暇時會到一些文物店去逛逛,我小時候也跟著父親到處看。現在回想起來,父親的收藏10件可能有9件是假的,但那時收藏沒那麼講究,只是一種樂趣。

因為我家姓駱,我父親出國時,也會到處留意,買些駱駝小藝品回來,我覺得很有趣,這也啟發了我,跟著一起收藏。不過駱駝很難收集,相關的工藝品只有中東國家比較多。早年中東對我們來說是個遙遠的世界,所以我後來就改收藏和「馬」相關的藝術品,因為駱字其中有一半是馬的部首,而且我的生肖屬馬。和馬有關的藝術品比較多,中國就有東漢陶馬、唐三彩的馬匹,歐美也都有不少馬的雕塑品,所以收集起來方便多了。

竇加銅雕馬 最值驕傲

問:現在你有多少件和馬相關的收藏品?

答:已經很難數了。我有來自歐洲的水晶馬、瓷馬,還有台灣本土的木雕馬、交趾陶馬。在台灣工銀總部大樓裡,擺放有東漢的灰陶馬,也有台灣藝術家吳炫三色彩鮮艷的雕塑《馬與小孩的對話》。最近我到西安,也買了兵馬俑1:4的銅馬車複製品。除了我自己收集,很多朋友知道我喜歡收藏馬有關的雕塑品,也會買來送我,所以累積愈來愈多。

另外,我也收藏百馬圖、八駿圖等和馬有關的畫作。連我們台灣工銀的企業識別標誌也以馬首配上飛揚的馬鬃為設計圖騰。因為很多人知道我收集馬的藝術品,外界還一度盛傳我買了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中的馬首。其實買的人是我的一位周姓友人。

問:在這些和馬相關的收藏中,哪些是重要的作品?

答:我最辛苦收集、也最重要的收藏,是竇加(Edgar Degas)全套15件以馬為主題的銅雕作品。

竇加被喻為19世紀晚期最具影響力的雕塑家,他的雕塑品中以馬為主題的作品共計15件,全球僅有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和加州諾頓西蒙博物館擁有全套的作品,第三套完整的收集就在我這�。在台灣工銀總部大樓落成啟用時,我曾在總部的藝廊展示全套的作品。這套作品中包括《左足點地的奔馬》、《後仰的馬兒》、《行走中的純種馬》等,竇加的作品表現馬匹在不同動作時的律動和神韻,既寫實又優雅。

竇加最喜愛的創作主題是馬和舞者,他一直在探索人體和動物律動的新方法。他的15匹馬的雕塑,每匹只有24件,我是一匹匹收集,花了近10年才收集到全套,真是得來不易。加拿大有家新的博物館要開館時,曾想來向我借這套馬去展示,但因為藝術品進出台灣海關的手續繁雜,最後就作罷。

為收藏 吃悶虧也願意

問:收集這15匹馬的過程中,有哪些令你難忘的故事?

答:我第一次見到竇加的銅雕馬,是在日本東京一家畫廊負責人的家中,我覺得跳躍的馬姿很漂亮,我也收藏馬,就跟那位畫廊主人談定以2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錢還沒付,我因事到紐約,順便參加了蘇富比的拍賣會,恰巧有相同的那匹馬在拍賣,結果拍出28萬美元。日本畫廊的負責人馬上反悔說要加價,我說這怎麼行,後來討價還價,以21萬美元成交。

買到竇加的第一匹馬雕塑品後,我知道他共有15匹馬的作品,我就決定要收集齊全,請了奧地利的古董商幫我注意收集,他幫我收了好幾匹,加上其他來源東拚西湊,到了只剩下兩匹馬還沒找到時,我就覺得很緊張,深怕買不到。

後來我的朋友一位紐約藝廊的負責人打電話給我,說他收到一批竇加的馬,問我有沒有興趣,我馬上問有沒有我少的那兩隻,他說有,我好高興,馬上決定要買。但這位好友竟然要求我,要就整批共7匹馬全部一起買下,他不單賣兩匹。為了收集到整套作品,我只好忍痛整批買下,其中重覆5匹,之後再慢慢脫手吧。

事後我忍不住罵這位昔日的好友,怎麼見利忘義,敲了我一頓。不過能夠達成心願,收集到15匹完整的作品,我真是高興得不得了。現在我替這批西洋馬訂做了中國古董木盒來收藏,每匹都有專屬的盒架,還用絹布襯底,像保護瓷器一樣保護它。(文轉A17版)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