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58天 倖存者自白|逃脫後的人生|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徐敏娟 採訪/撰稿 張書堯 攝影/剪輯

2022年,台灣爆發大規模年輕人,遭詐騙到柬埔寨工作,遭人蛇集團控制、凌虐的重大案件。受害人數超過數千人,警方、民間與國際團體都加入救援,甚至家屬還付出大筆贖金,才突破萬難救回受害者。這些年輕人在上飛機前,都以為迎接他們的會是明亮的未來。而希望破滅驚險逃回台灣後,他們面臨哪些困境?又如何重新出發?採訪團隊的持續追蹤,故事就從32歲的小偉,他的變調人生說起。

小偉落入詐騙集團陷阱,柬埔寨歷劫驚恐58天。柬埔寨詐騙受害者小偉說:「一下飛機,他們派人來接,我上了他們白色的車,開大概開了二十多分鐘,到達他們公司。公司一看就是民宿,再加上外面有一個兩層樓高的大鐵門,與他們跟我說的工作環境完全不一樣,相差非常大。其實我當下就起疑了,覺得怎麼會是這個地方,進去之後,鐵門拉上,我到二樓隔離了兩天,第三天他就叫我上四樓工作,我一聽到要上四樓工作,我就知道不對,要跑了。所謂的游泳池、健身房、拳擊館呢?他們那裡就是混在民宿裡面,東西都很簡陋。」

不只拿不到薪水,想離開還得要倒賠對方賠付金。小偉說:「他開了一張賠付的金額給我,我記得大概是3400元多美金。以月薪1500元美金,30天來算,一天就是50元美金,但每天培訓費20元美金、住宿12元美金、吃飯10幾元美金,其他生活用品有的沒的,亂七八糟加一加就50元美金以上。每天幫他工作十二個小時以上,還要倒賠他,」

為了自救,小偉開始準備逃亡計畫。小偉說:「我從第三天就知道要跑了,一直到第58天才有機會走。我坐電梯到一樓準備想跑時,那天那個警衛沒有睡著,他是躺在沙發上,對著外面的落地窗看,我一下樓就跟他四眼對接,我瞬間冷汗直流。他剛好翻身睡覺,我就慢慢走,之後反向跳撐住水泥牆,利用瞬間的彈力勉強扣到,我出去後就一路衝。」

雖然小偉逃脫成功,仍然沒有逃離險境。小偉說:「跑出去之後,第一時間是先辦護照遺失,其中一位警察跟我講說,兩百美金辦這件事情。我們才知道原來前面辦不成功,他們不給辦,找各種理由,是因為我們沒有賄賂。所以我跑到當地唯一合法的賭場,隨機問賭客有沒有人需要按摩,邊按邊湊生活費。被軟禁58天出來之後,我還逃亡一個多月,在金邊逃了一個多月,流浪一個多月。賄賂的錢180元美金,返台證80元美金,所以總共是260元美金。」

房門後的空間,是租屋處也是工作室,30出頭的小偉,現在住在新竹竹北從事按摩工作,受到疫情影響,幾乎沒客人上門。2022年6月,他到知名人力銀行網站求職,卻經歷一場驚險萬分的生死劫。

小偉說:「中文的正式聘書,1500元美金到1800元美金的薪資,營銷客服職位。其實都很完整,除了中文版,還給英文版的聘書,仔細去看裡面英語的文法,非常非常的正式。還有提供住宿環境給我,他們提供的那些照片,基本上是飯店式管理,一樓有游泳池,他們聲稱還有請游泳教練、拳擊館有拳擊教練、健身房有健身教。去的話你也不用擔心,因為一下機,他們先提供200元美金的生活費。面試都是線上面試,一面是一個台灣人,二面是一個內地人,問的問題也都滿正常的,比如有沒有類似相關經驗什麼的,我在當下聽起來都覺得正常。」

和所有面試應徵流程,如出一轍沒有異常,再加上小偉六年前,就曾經到過柬埔寨從事博弈工作,最擔心的護照問題,對方也回答地很合理。

小偉說:「護照什麼時候會還回來,依據我六年前的經驗,大概是一個禮拜到兩個禮拜左右,不會超過。在當時,時間到了我們是有收回護照,我問他們時間點時,他們回答的是差不多的。他們當時提供的薪資,是1500元美金到1800元美金,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高薪,因為我六年前大概就是領這個薪資,六年後通膨後,還領這個薪資,我不覺得它是高薪。疫情前,我平均在台灣,可以賺到的薪資7萬9千多元,疫情後剩1萬1970元。」

去柬埔寨想拚轉機,卻深陷更大危機,將近百天的恐怖經歷,彷彿是他的一段意外人生。小偉回台後重操舊業當按摩師,擔心有更多台灣人被騙去柬埔寨,就自製手板,北上到台北西門町在街頭,邊按摩賺外快邊提醒年輕人,就算陷入困境也要睜大眼睛。小偉說:「以我的個人經歷,我會覺得沒有時間去難過,沒有時間去考慮自己的心情。如果真的遇到經濟上的困難,回來飯都快沒得吃了,無時無刻都在想辦法賺錢,全部都是我的真實經歷。我用生命演了這一齣,如果其中一個環節出了差錯,我可能人就在柬埔寨回不來了。」

2021年起從杜拜到柬埔寨,詐騙和跨國人口販運,演變成全球危機。2022年台灣有超過四千人到柬埔寨,小偉是這些年輕人的縮影,逃脫後的人生,帶來什麼教訓,該如何重新啟動,年輕世代的嚴酷考驗,還得省思持續向前。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