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的戰與和

劉必榮
·3 分鐘 (閱讀時間)

打了6個禮拜的高加索戰爭,在俄國強力介入下,於11月9日停火。亞美尼亞人(基督教)保住了在亞塞拜然(回教)內部的飛地納卡,也保住了最大的城市史特潘納克爾特,但1990年代初占領納卡周邊的亞塞拜然土地,則必須交還。亞美尼亞人含淚搬家,亞塞拜然人則欣喜若狂。

納卡一向就是高加索的火藥庫。蘇聯瓦解時納卡曾想順勢獨立,雖然沒有成功,但仍占領了一些周邊的亞塞拜然土地,讓它可以與亞美尼亞相連。1994年雙方雖然形式上停火,但零星衝突卻從未曾止歇。

9月分兩國又爆發衝突,但這次衝突卻陡然升高,與過去完全不同。主要原因是土耳其給予亞塞拜然的強力支持,讓亞塞拜然覺得有機會放手一搏。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初上台時,也曾想與亞美尼亞改善關係,但一連串的睦鄰政策都沒有成功,才又於去年回頭鞏固與亞塞拜然的關係。

土耳其與亞塞拜然同文同種,艾爾多安甚至說兩國是一個民族兩個國家。但更重要的是,亞塞拜然是裏海油田到土耳其杰漢港出海的能源走廊,地緣位置讓土耳其必須抓住亞塞拜然。何況亞塞拜然國營石油公司還是土耳其的最大投資者,土耳其經濟正處低迷,對此更為需要,艾爾多安也希望藉此增加更多的槓桿。

9月高加索衝突爆發後,艾爾多安不像一般大國一樣呼籲雙方克制,而是表示力挺亞塞拜然到底。土耳其提供的無人機,改變了戰場的態勢,完全摧毀亞美尼亞的壕溝戰與傳統的防衛戰術。

但是土耳其也不可能坐視高加索衝突把自己拖下去,造成死傷增加甚至觸碰了俄國的紅線。高加索戰爭有兩條紅線,一是亞塞拜然不能占領納卡最大的城市史特潘納克爾特,一是不能切斷納卡與亞美尼亞的聯絡走廊。一旦紅線被觸,俄國只能啟動與亞美尼亞的防衛協定,最後讓俄、土正面交鋒,這是誰也不願意見到的結果。

亞塞拜然總統阿里耶夫也知道把握戰爭的分寸。阿里耶夫自己在莫斯科唸的國際關係,他的父親在前蘇聯時代更是KGB高官,在莫斯科住了幾十年,普丁與他們一家都交好。俄國在高加索是兩面布局,既與亞美尼亞有軍事同盟,又賣武器給亞塞拜然,所以9月戰爭初起,俄國按兵不動。直到亞塞拜然靠土耳其提供的無人機在戰場上一路擊潰亞美尼亞,亞美尼亞求助美國無門,轉而求助莫斯科之後,俄國才強力出手,要雙方停戰。

值得注意的是,俄國強勢介入,完全排除了土耳其。11月9日停火協議簽字,10日2000名俄國維和部隊就派進了亞美尼亞。俄國鞏固了對高加索的控制,土耳其助亞塞拜然奪回失地,重新控制了亞塞拜然與伊朗的邊界,雙方各有所獲。

亞美尼亞成唯一輸家。亞美尼亞一度想引進美國勢力平衡俄國,結果卻在戰後讓俄國加強了對亞美尼亞的控制。亞美尼亞總理也面臨最大的政治危機。

至於現在對中東極有興趣的法國,想參一腳要求由國際監督停火,應該是沒人會理睬的。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