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嘉瑜:覺得快被打死了 爆受害女性不只一人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為涉嫌對高嘉瑜施暴的男子林秉樞(中)1日傍晚被警方移送新北地檢署。(劉宗龍攝)
圖為涉嫌對高嘉瑜施暴的男子林秉樞(中)1日傍晚被警方移送新北地檢署。(劉宗龍攝)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昨出面說明遭恐怖情人施暴始末,含淚表示受害者不只有她一人。(郭吉銓攝)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昨出面說明遭恐怖情人施暴始末,含淚表示受害者不只有她一人。(郭吉銓攝)

數度因哽咽而停頓,頻頻以雙手抹去眼淚,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昨日在立法院議場前說,被男友林秉樞施暴後,雖然對外表現陽光,但內心覺得非常丟臉,身為公眾人物,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也不敢讓家人知道,回憶被暴打當天,覺得自己快被林男打死了,讓她見識到人性最恐怖的一面。 

前男友傳來小孩照片 林開始施暴 

高嘉瑜在11月11日到板橋馥都飯店找林秉樞,被林打得鼻青臉腫,全身是傷。這件事被媒體報導後,引發全國關注。 

高嘉瑜昨在立院議場大門前,泣訴經過。她說,在2020立委選舉期間與林秉樞相識,林經常表示能提供政治建議,認識半年多後交往,對林秉樞的真實狀況並不清楚,連他家在哪都不知道。 

她說,當天因前男友馬文鈺傳來他的小孩照片,就被林秉樞施暴,林把她的包包亂砸在走廊,她撿東西時,有飯店服務生走過來,林大聲喝斥服務生快離開。然後,林抓她的頭髮拖行,打到她滿嘴鮮血,臉都腫起來。從11日晚上10點修理到天亮,在暴力當下,「就連我是立委,也做不了什麼事情。」 

包包砸在走廊 服務生被喝斥離開 

過程中,雖有飯店服務生送來冰塊與藥,但也沒發覺高嘉瑜有異常,她因為手機遭林搶走,對方又有她的私密影片,導致自己沒辦法離開。 

高嘉瑜說,事發隔幾天,她才去驗傷,期間都有冰敷,但驗傷時仍不成人形,連醫生都說沒有看過這麼嚴重家暴。 

但她仍在11月24日參加林母喪禮。高嘉瑜說,林母住院時,她曾去探望,基於長輩晚輩的情誼,她才參加林母喪禮。 

她坦承,內心其實非常恐慌,手機又一直被林控制,他不斷拿她的影片、照片恐嚇她,只能順著林,不要刺激他,準備林母告別式結束後再來處理。高嘉瑜一邊啜泣、一邊說,被施暴後,對外仍表現出正面、陽光的形象,帶給大家歡笑,其實覺得非常丟臉,整件事就是「識人不明」,自己真的很蠢;事後知道有太多女性受害,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名受害者,才選擇站出來。 

對於前晚PTT出現風向文,宣稱馬文鈺去林秉樞母親靈堂鬧場。高嘉瑜解釋,馬文鈺並沒有影響儀式進行,林秉樞想在網路帶風向,轉移焦點「甚至說他打我是第一次打女人,這兩天媒體揭露才知道,林秉樞不只打他過去的女友,連自己的媽媽都打。」 

高的律師李永裕說,高嘉瑜心裡是天人交戰,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內容很敏感。高向北市警方提告傷害,全案移送板橋分局後,高又先後到板橋分局、新北地檢署作筆錄,因林男手機有高的敏感內容,所以得跟時間賽跑,請檢方加快搜索、查扣動作,以免被移轉或湮滅證據。 

林男被控7罪嫌遭聲押 公開向高道歉 

檢警1日凌晨將林男拘提到案,並在林男手機發現包括高嘉瑜在內共4女的10餘張性愛照,新北地檢署晚間6時30分開庭,歷經1個多小時庭訊,訊後認為林男涉犯意圖散布而持有猥褻影像、傷害、私行拘禁、強制、恐嚇、妨害祕密、妨害電腦使用等7罪,犯罪嫌疑重大,有逃亡之虞,且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及反覆實施之虞,向院方聲請羈押禁見。 

在聲押庭前,林男面對媒體追問時喊冤稱,「第一點,如果有傷害或是對不起她的地方,我在這邊公開跟高嘉瑜道歉;第二點,我絕對沒有偷拍性愛影片,三次警詢都有提出相關親密影片,都由嘉瑜掌鏡。」 

他又說,高的新聞操作很強,她真的是受害者,「嘉瑜跟小馬贏了!」

延伸閱讀:
【兩性】恐怖情人怎麼防?
拒當恐怖情人!你有恐怖情人潛質嗎?
遇到恐怖情人?你的另一半有邊緣型人格障礙嗎?
離不開你的恐怖情人?教你理性認清愛與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