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向香港馬會取經?香港馬會不會告訴你的賽馬黑暗面

職場精力湯

作者:陳燕遐(香港中文大學高級講師,「動物公民」社團成員)

<span>圖片來源:</span> <a href="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tc/see-do/tours-walks/guided-tours/living-culture/come-horseracing-tour.jsp" rel="nofollow noopener" target="_blank" data-ylk="slk:香港旅遊發展局" class="link rapid-noclick-resp"><span>香港旅遊發展局</span></a>
圖片來源: 香港旅遊發展局

香港馬會一年收入數以千億,這個彷彿會生金子的機構,除了利用競賽馬生產財富,還生產了什麼?

先前台灣高雄新市長韓國瑜與工商界見面,提出要建賽馬場,發展相關產業鏈,大概也是看到賽馬生金的一面。他的如意算盤是賽馬產業可以為高雄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又可帶動旅遊業。這大概是他所謂「讓高雄發大財,賺盡合法的錢」的捷徑。可是台灣的《動物保護法》明定不能利用動物進行賭博競技,因此市政府要靠賽馬賺錢,在台灣恐怕不合法。更何況,賽馬還有很多黃金照不到的黑暗面。

香港賽馬賭風盛行後遺症百出

賽馬最為人關注的,自然是賭博問題。香港賽馬有百多年歷史[1],這當年「英皇御准」的活動早已深入這城市的骨髓,連鄧小平發明「一國兩制」開出的保證都是「馬照跑,舞照跳」。賭馬彷彿不但無害,而且還是都市繁華的象徵。然而,稍為複習一下歷史,都知道香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外圍馬賭博盛行,造成許多家庭與社會問題,這在每日的新聞、電影與文學作品裏都有反映。馬會生意越做越大,除了賽馬,還開六合彩,2003年更引入足球博彩,可謂無孔不入。無論賽馬抑或其他,賭只會引來更多的賭,更多、更大的賭的欲望與理由,不會消停。

成年人賭,那還算自己的選擇,後果如何,都得承擔,青少年參與賭博卻格外令人關注。香港青少年服務處2016年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受訪的400名學生中45%曾參與賭博,500位受訪邊緣青少年曾參與賭博的更高達90%,學生的首次下注年齡平均只有8.1歲。香港明愛機構2017年發表的一份長達14年的調查報告指出,向該機構求助的青少年賭徒大部分有情緒困擾(71%),或有失眠(37%)、無心工作(37%)等情況,超過20%的人有自毁或與家人同歸於盡的念頭。

香港政府為因應這越演越烈的賭博風氣,2003年成立「平和基金」,針對賭博問題進行研究,對賭博成癮進行輔導,每年花在這方面的錢數以千萬,這還只是直接的金錢投入,還有更多難以估算的教育、醫療、福利救濟等成本,以及更重要的人才的損耗。韓市長看到賽馬可能帶來的收益,同時也準備好讓高雄付出這些必然隨之而來的沉重代價嗎?

競賽馬的悲哀

對文明城市而言,同樣重要的另一點,是賽馬的倫理問題。香港每年都有馬匹比賽中骨折被人道毀滅的新聞,2017年首6個月即發生6次馬匹因賽死亡事故(見表一)。這些事故的發生都非常相似:比賽途中馬匹突然失蹄,互相碰撞,嚴重骨折,最後遭人道毀滅。賽馬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活動,對競賽的馬如此危險?

當代機構營運講求資訊透明,可是我們在香港馬會的公開資料裏卻找不到馬匹死亡的紀錄。那是一處不輕易讓人碰觸的敏感地帶。競賽馬死亡新聞雖然時有報導,但那是事後就難以蒐全的資料,馬會自然不會自投羅網記錄在案任人查閱。不過馬匹的傷患紀錄倒是頗為詳盡,隱藏在馬會網頁「賽馬資訊」的「馬匹資料」裏。事實很明顯:這與動物福利或機構責任無關,而是給投注的馬迷看的,否則馬迷因為資料不全而輸了錢,可能會告馬會欺詐罪。

這長超過1,800項現役競賽馬的傷患資料,扼要記錄了目前1027匹現役馬匹賽前賽後出現的各種狀況。粗略統計過去12個月的紀錄(表二),便發現這些競賽馬的傷患相當駭人聽聞:氣管內有大量血液的馬有75匹次,流鼻血45,骨裂、碎骨57,膝傷18,韌帶撕裂40,肌腱或軟組織受傷69,心律不正22。賽後不良於行的高達284匹次,即每4匹馬就有一匹出現此情況。馬會網頁的〈獸醫檢驗程序及常見馬匹傷患簡介〉解釋「不良於行」是指馬匹明顯避免使用某條腿,意味有更嚴重的損傷。

競賽馬之所以氣管積血與流鼻血,是因為劇烈運動後肺組織的微血管承受不了過高的血壓而破裂所致。根據統計,高達九成的馬賽後氣管都會有血,出血情況嚴重,血液會從鼻孔流出,此時便須禁賽三個月,再流鼻血,便得強制退役。因此,過去12個月賽後氣管積血與流鼻血的40多匹馬,其實處於賽馬生涯中的關鍵時刻,甚至生死存亡一刻。

現在的賽馬遠比從前激烈,競賽馬的「職業生涯」現在大概只到六、七歲,就會因為傷患退役,或者只是跑不好贏不了比賽,馬場上便失去了價值。可是馬的壽命卻可以到二、三十歲。馬退役後去哪裏?部分馬主會送到外國農場,讓馬頤養天年,或者交給馬會照顧,可是也有不少馬主直接將馬「人道毀滅」。就算馬交給了馬會,也不見得就可以安享晚年,馬會把「傷患嚴重」的退役馬「人道」(註:台灣稱為安樂死)的事也是時有所聞,這些馬服役時為人帶來財富與榮譽,因傷退役卻落得如此下場。

香港馬會網頁另有一條〈患喘鳴症馬匹資料庫〉,目前紀錄中有18匹現役競賽馬患了喘鳴症,又稱「喉偏癱」。所謂「喘鳴」,是一種喉嚨機能障礙,由肌肉神經退化引致,馬匹快跑時會因為呼吸急促發出「喘鳴」聲,出現窒息感覺,讓快跑的馬非常害怕。試問如果經年累月遭受上面這些直接因比賽而來的嚴重傷患折磨的不是馬,而是運動員,我們還會認為這種比賽值得鼓勵嗎?

賽馬發大財的省思

或說,高雄可以做得比香港馬會好,能照顧馬的健康。可是如果建馬場的目的是為了「讓高雄人發大財」,剛退休不久的香港練馬師吳定強即點出了其中的矛盾:練馬師要靠馬的成就作招徠,贏馬才會收到更多好馬,因此一定全力主張,打針吃藥也要讓馬上場,不會因傷患留手。平日為了讓競賽馬攝取足夠能量應付激烈的比賽,馬房會餵食濃縮食物與藥丸,以及大量燕麥,燕麥難消化,因此大部分競賽馬都要吃胃藥。賽馬業者,為了事業成就,也為了投注人的利益,根本無暇細顧馬的福利。因此吳定強才會說:「你愛馬,就不會讓牠競賽。」

台灣的動物福利與權益一直走在亞洲甚至世界許多城市前面,動物保護法比香港先進完善很多,台灣人保護動物的意識普遍也比香港高,一直為香港動保界所欽羨。如今為了發財,高雄市政府就要把這得來不易的文明素養與道德楷模毀了嗎?

[1] 香港賽馬會1884年成立,但早於1846年已有有紀錄的賽事。

更多論壇文章
小孩問「性」 請父母勇敢正確的回答
蘇貞昌接閣揆的政治玄機?
不懂!行政院長為什麼要為敗選負責?
史上最難纏的世紀之毒!台灣擋得了非洲豬瘟嗎?
股市大咖:投資不想賠錢,今年這3件事最不該做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