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未能重現超水準的電影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Orchid Pavilion.曲水流觴(閒來飲兩杯,古往今來無所不談。古今多少事,都在笑談中。)

看畢《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先講總結:比起動畫差,故事沒有應有的氣魄、壯烈。動畫版超水準製作令人眼前一亮,為平庸故事生色不少,可謂大放異彩,連帶筆者對劇場版的期望也提高了,最主要是期望可以彌補漫畫版不足。結果,事與願違,劇組在各方面都顯得力有不逮,整體而言,如果用九品評分,這部電影遊走於「中中」至「中上」之間,未入上品門檻。

首先是劇情節奏問題,先前有文章批評漫畫作者吾峠呼世晴過於依賴「跑馬燈」這套路,惹來一些謾罵、「虛應」(唔係唔應,係應少少)。事實是「走馬燈」這一手的問題在電影中顯露無遺,炎柱跟上弦之參死戰中,忽然加插炎柱與母親的回憶,大大窒礙了壯烈氣氛的蘊釀,氣氛轉氛得奇怪。有人辯護這是插敍,但插敍也有好的時機和壞的時機,使用不當是有反效果。另一方面,對戰下弦之壹、上弦之參約各佔一半時間,看似兩邊並重,實則兩者皆失,可惜了未有斑紋的炎柱的一場死鬥,過於倉猝完結。而且,伊之助、善逸的「灰諧」行徑太造作,妨礙氣氛塑造,而且也不好笑,倒不如省卻這些情節,放多點時間、心力去刻劃炎柱的死鬥。

其次劇情問題,本來期望劇組可改良漫畫不足,如動畫中善逸回望過去時,製作組巧妙地將「走馬燈」的描述由旁白改為蟲柱台詞,改動令故事推進自然流暢。但是,電影版中卻欠缺這種精彩改動。誠然,歸根究底問題不在電影劇組,而在於原來故事情節,即吾峠呼世晴沒有寫好故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劇組也難以在兩小時劇情內正常交代炎柱身世及所持信念的來源。另一方面,本來炎柱如何從強者手中保護弱者是此電影一大賣點,結果同樣刻劃不足,炎柱核心台詞:「我不會讓任何人死!」也以奇怪的方式出現,有為講而講之感。簡而言之,就是炎柱與上弦之參在打鬥之餘嘴炮不足,未能充分鋪排「強者生來保護弱者 v.s. 弱肉強食」的理念對撼。連帶「炎柱沒有輸」一點,也淪為阿Q精神,而故事上理應是因為炎柱自知不敵,負隅頑抗希望捨身成仁,沒有人(弱者)會被殺,是壯烈的決心。

最後是作畫問題,彌豆子在火車上有一幕在座位旁,雙手搭在手柄上。彌豆子的雙手瘦如恐怖片中的女鬼。而畫風也前後不連貫,或謂無故轉換畫風。(可能因為不是ufotable獨家製作?)更重要的是,畫面展現不了「炎」的元素,論氣魄、熱血,炎柱可算是七柱中的第一人,電影海報、預告片也是循刻劃炎柱的氣魄、熱血方向出發。可是,在炎柱揮劍時,劍上炎紋卻令人感受不到熾熱。這種畫風用在水之呼吸、火之神神樂、雷之呼吸挺適合,但炎柱那氣魄、鬥氣、劍技需要熾熱的感覺,有別於祭神用的火之神神樂。而畫面未能呈現這點,實在令人失望。如果說劇組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作畫,而其他故事節奏、劇情鋪排等都受了原著的限制,能夠改良固然最好,不能卻也無可厚非,非戰之罪。

依《鬼滅之刃》的勢頭,理應會有下一季及電影,希望接下來的作品會更上一層樓。特別是吾峠呼世晴的說故事能力,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即使未能改良故事鋪排,至少運用「走馬燈」這類跳出故事時間線的技巧要巧妙一些,挑好時機。故事後期與上弦之壹一戰,筆者同樣十分喜愛,希望能夠改進,更好地呈現悲壯的效果。最後,筆者同樣期望如果《鬼滅之刃》可以整部動畫化,吾峠呼世晴可以交代青色彼岸花的前世今生。

延伸閱讀
全球超過4億人的困擾:如果你有「酒糟肌」,請避開這五種誘發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