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書線民風暴】80年代全國線民人數曝光 促轉會:只是監控系統末端

·3 分鐘 (閱讀時間)
促轉會委託曾公布研究報告,在威權統治時期全國線民多達3萬多人。(本刊資料照)
促轉會委託曾公布研究報告,在威權統治時期全國線民多達3萬多人。(本刊資料照)

民進黨台中市立委黃國書日前遭爆料,昔日學生時期曾被情治單位吸收擔任線民,新潮流大老得知後憤而將他除名,他本人昨(17日)也公開坦承這段過去,並宣布退出民進黨及黨團運作,不再尋求連任。事實上,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曾委託台大學者針對威權時期的社會監控進行研究調查,報告指出,1980年代全國佈建的線民超過3萬人。促轉會昨也回應表示,線民只是監控系統的末端,提醒各界在進行責任討論的過程中,若稍一不慎,便可能落入獵巫或洗白等情境。​

黃國書透露,自己在學生時期遭到情治單位監控,進而在他們的威嚇與脅迫下,成為他們的線民,對民進黨大老進行情蒐。民進黨新系大老近日看了促轉會提供的報告後相當憤怒,決定將他從派系除名,此事更被黨內同志爆料給媒體,因此他宣布將退出民進黨。

在過去威權統治時期,許多社運或政治人物都遭到當局情治單位的監控,為釐清這段歷史,促轉會委託台大學者進行「威權統治時期校園與社會監控之研究」,去年7月發表調查報告,內容指出,1980年代校園和宗教監控,主要負責單位是法務部調查局,當時調查局要求每位外勤調查員要掌握數十名佈建人員,希望藉此達成「每500人之中就有1個佈建」的規模,據統計,調查局於1980年代在全國佈建的線民總數超過3萬人以上,試圖以此織成滴水不漏的社會監控網絡。

對於這些線民的身分是否應該公開,促轉會表示,監控檔案的出土與後續開放應用,是台灣轉型正義工程將面對的新挑戰。除了在「保障被監控者個人隱私」與「還原真相」間如何取得平衡之外,這些檔案也包含了大量當年威權統治長期滲透各領域的相關資訊,「包括國民黨黨務系統,各情治機關乃至部分行政機關,以高度協力方式滲透社會,其中國民黨黨務系統在與各機關橫向聯繫跟縱向社會控制中更是無所不在。​」

由於檔案釋出晚近,目前所能掌握的仍相對有限,但促轉會認為,仍應從設法了解檔案脈絡,掌握監控系統的運作方式,就連線民本身也有許多不同的參與動機與合作方式,自身也會經歷變化。然而這些當事人的主觀詮釋,要如何與歷史檔案的資訊或其他相關人等的主觀陳述參照,都是複雜且漫長的過程。「而在社會關注個別線民之際,我們要提醒的是,線民只是監控系統的末端。​」

促轉會強調,透過這些過程,逐步推進對於這個體制的運作的認識以及反省,才有可能進一步開展對責任的討論,「這是嚴肅的民主工程,稍一不慎,便可能落入獵巫或洗白等情境。​」同時他們也提醒,監控檔案與其他政治檔案一樣,是國安情治機關的工作紀錄,是被層層轉傳、過濾的資訊,反應特定觀點與脈絡,資訊有真有假,盡信或全然推翻都可能失之武斷,使用相關檔案時,仍應保持審慎,多方查證比對,方有助還原歷史。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黃國書線民風暴】盼政府給加害者期限內自白免責 林佳龍:我們需要的是真相
【黃國書線民風暴】黃國書稱當線民是被迫 羅文嘉:可當下台階說詞勿當事實
【黃國書線民風暴】朱立倫切割推給「大時代情治單位」 挨轟低估國人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