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士修》我被雞排妹性騷擾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士修》我被雞排妹性騷擾了
黃士修》我被雞排妹性騷擾了

【愛傳媒黃士修專欄】雞排妹說:「黃士修 你真的很適合跟陳沂結婚。」行為發生的當下,我只感到錯愕。

我禮貌地回應:「哎,我從頭到尾相信妳的主觀陳述耶,我不認同陳三斤跟妳撕逼的方式,我可沒說妳們相愛相殺趕快ㄍㄟˋ婚。」

我沒有意識到說「不」的權利。沒人來救,可能也沒人能救,我就忍著把整場流程走完,不影響公共議題的討論。

許多網友來訊提醒,雞排妹與鬼才阿水指控強勝老闆性騷擾,罪狀就是「老闆的態度十分輕挑」、「不斷在舞台上亂點鴛鴦譜」。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在舞台上亂幫主持人配對,不只感覺不被尊重,更讓人感受自己像是一個貨物在舞台上被男人挑選。」

而我處在的舞台,是雞排妹的主場,有幾十萬眼光注視,不是小小的尾牙能比的。我事後越想越不對勁。

「啊,原來我是被性騷擾了。」「啊,原來我是被性騷擾了。」「啊,原來我是被性騷擾了。」

雞排妹委任的王啓任律師說過:「所謂性騷擾,只要有單方面的不舒服,即可成立。」

「鄭小姐獨立的、主觀的性別寧靜遭到破壞,這就是毫無疑問『性騷擾』。」

輕佻的語言,我沒有太多的感覺,然而雙重標準的嘴臉,確實讓我覺得噁心。是的,這就是毫無疑問「性騷擾」。

不只這些,還有更令人不舒服的部分。

公開外流性愛影片截圖曝光女主角臉部,引發當事人二度傷害自殺未遂,雞排妹回應:「我是兇手那散佈影片的是什麼?」

陳為廷原想自爆一起襲胸事件止血,卻被眾多受害女性指認是性騷擾慣犯,雞排妹回應:「他私下是什麼人,對任何人都不重要。」

最後,這位指控別人性騷擾拿不出證據的中國飛機杯進口商,就這樣成為台灣Metoo運動的代言人,也真的是很幽默。

使用他人的傷痛,打造自己的人設。她在鏡頭前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的節奏、每一個表情、每一次妝容,都是精心的公關操作。

雞排妹儘管認為自己從未有傷害男性或女性的動作,但那些橋段、肢體動作和調侃,都會在某天某刻再次傷害另一個人。

最開始的第一篇發文,在最初我寫下:「無論性別,每個人都有身體自主權。」過程雖然是爛事,但我可以把結局變成好事。

請放心,我不會提告,也不會開記者會。我甚至不想要雞排妹的一個道歉——那毫無誠意也無意義。

願能夠真正成為一件好事,如果能夠影響到一些人,提供一點點勇氣給那些不願隱忍的受害者。而那些站在對立面的可以傾聽他者、換位同理,那麼,這就是我想要的結局。

作者為以核養綠公投發起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