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尚禾新戲扮「天才主播兼SM野獸」 坦言跟鄭人碩愛愛比較純

熊景玉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尚禾抱著每齣戲都當自己是主角,只是鏡頭沒那麼多而已的心態,沒有要扛票房的壓力,他反而更開心。
黃尚禾抱著每齣戲都當自己是主角,只是鏡頭沒那麼多而已的心態,沒有要扛票房的壓力,他反而更開心。

男星黃尚禾2014年與鄭人碩在張作驥導演的《醉·生夢死》有男男性愛戲,事隔多年他又在情欲驚悚片《愛.殺》扮演男主角的表哥,長期將對方當作SM性伴侶。黃尚禾聊起2者區別,笑言與鄭人碩的性愛戲比較「純愛」,這次的攻擊性則強烈許多。

在《愛.殺》裡黃尚禾白天是一表人才的電視台主播,夜裡卻是有戀童、SM傾向的「野獸」,粗暴的動物本能之下充滿了欲望與負面情緒。

自認演過的角色都不曾退駕,黃尚禾從不同的角色中找到自己也擁有如此面向。
自認演過的角色都不曾退駕,黃尚禾從不同的角色中找到自己也擁有如此面向。

黃尚禾說,跟《醉·生夢死》和鄭人碩的男男性愛戲比起來,2者沒有難易之分,但是為了詮釋角色內心的陰暗面,必須把自己害怕面對的、潛藏的髒東西都要丟出來。電影拍攝期間他愈來愈壓抑易怒,看到一些小事也會氣到想打人,但平時他並不會這樣,還好自己有「快速排毒體質」,不會長久困在角色裡。

黃尚禾的入戲方式也相當「衝」,但他笑說與他合作好幾次的鄭人碩才更「衝」,「他是不顧自己危險,我是確定自己安全才衝」,就像藥品廣告的「先研究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的廣告詞般。

在演出《愛.殺》前,黃尚禾做了不少關於SM的田調,對於這群群體有了更深入的膫解。
在演出《愛.殺》前,黃尚禾做了不少關於SM的田調,對於這群群體有了更深入的膫解。

「但跟碩哥合作他會一直把東西灌給你,你再接住丟回去,2人就能衝撞出火花出來。」他深知鄭人碩「擋不住洪水猛獸般想要做好一件事」,因此也不會特別勸鄭人碩不要用那麼極端的方式入戲,「但合作久了,我們也會互相影響,他會更讓自己安全一點,而我每次往更危險地方試探,對碩哥我真的是respect。」

黃尚禾的IG裡有一張他坐在冰箱旁的照片,原來他把「清冰箱」當作解壓祕技,他大笑「清冰箱超讚的,壓力很大時看到廚餘變成美食會很有成就感。」黃尚禾透露自己當年出國讀書後就喜歡自己煮菜,有空都會自己下廚,要是買的菜多了,或是朋友來家裡聚餐,難免會有一堆剩下的食材,他就曾經利用吃剩的薯條和炸雞,配上高麗菜絲和鰹魚片做成大阪燒,獲得一致好評,而且沒人吃得出來是用「廚餘」做的。

黃尚禾與鄭人碩合作多次,不僅在《醉.生夢死》裡有男男激情戲,到了《角頭》系列又成了江湖好兄弟。(本刊資料照)
黃尚禾與鄭人碩合作多次,不僅在《醉.生夢死》裡有男男激情戲,到了《角頭》系列又成了江湖好兄弟。(本刊資料照)

之前他與修杰楷合拍《天堂的微笑》,聊開方知修杰楷原來也有一系列「清冰箱料理」,「但他的冰箱清出來都是什麼A5和牛、松阪豬什麼的,我們也差太多。但他有小朋友、有家人要吃,我就和我女友2人,簡單很多。」

在新片《愛.殺》演出有SM癖好的主播,是他展現最多慾望追求的角色。(金禾創意提供)
在新片《愛.殺》演出有SM癖好的主播,是他展現最多慾望追求的角色。(金禾創意提供)

前陣子黃尚禾忙著跑《角頭-浪流連》的宣傳,遇過有觀眾問他「怎麼都在演配角?」黃尚禾說,每齣戲他都把自己當成是主角,只是鏡頭沒有那麼多而已,這樣的心態比較健康開心,也沒有一直要扛票房的壓力,在旁邊沒人管更開心。

高中讀建中,大學進了台大讀戲劇系,又在常春藤名校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碩士,是不折不扣的學霸。黃尚禾不諱言「以前念建中時還會有『要當最Top』的菁英心態,到大學後發現其他學校也很厲害,出國後這種心態完全消失,因為你會發現一堆沒念過書的人跟你對戲,你還是被他們吃得死死的。」

黃尚禾喜歡用清冰箱做料理來紓壓,曾用剩下的薯條和炸雞肉做成大阪燒,大獲好評。(翻攝自黃尚禾IG)
黃尚禾喜歡用清冰箱做料理來紓壓,曾用剩下的薯條和炸雞肉做成大阪燒,大獲好評。(翻攝自黃尚禾IG)

「但我還是很開心能念到這些學校,父母心甘情願把錢拿出來讓我做我想做的事,至少到現在我對得起我父母。而且唸到比較好的學校成就感就是讓我的家人很開心,可以拿出來炫耀,哈!」


更多鏡週刊報導
女星高潮呻吟超害羞 愛愛完還被踩「壓得超痛」
資深玉女撂話想演同志 不排斥床戲「機會難得要把握」
陽靚變身帥T到位 床戰對手男女通吃「包場給爸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