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捷專訪2】僅花100萬就選上 覺青參政嘆「政治比想像中複雜」

曾芷筠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捷(中)在里民活動熱情與民眾寒暄,但還是顯得生澀,經常發出一連串哈哈哈的笑聲。
黃捷(中)在里民活動熱情與民眾寒暄,但還是顯得生澀,經常發出一連串哈哈哈的笑聲。

對一個28歲的女性議員,眾人喜歡談論她的外表和花邊新聞多過其他。網路上,反對者奚落:「整天做秀給誰看!」支持者順勢反擊:「我就愛看!」被觀看、被討厭是躲不掉的宿命。日前她上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的直播節目,呱吉問她何不乾脆加入民進黨?她說,不是繳了黨費,人家就會接納她,並說:「會希望說那個是…談好的。怎麼辦?我是不是講了不該講的話?」這番發言,引來綠營支持者開罵:竟然還想來談條件!

說到這個,她露出無辜表情:「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卻被講得很投機,有很多人幫我寫了一個故事,幫我寫劇本,說做什麼動作背後代表什麼意思。」那妳希望別人看見妳的故事是什麼?她迷惘一陣,像是不知道怎麼表現自己,然後說:「就是很單純看我做了什麼吧…我每次的提案、發言都很單純,就是這個議題怎麼努力、被看見,我想事情都沒有陰謀論或太複雜的意義,原來這世界比我想得複雜很多。」

2018年,新興小黨時代力量在地方選舉積極布局,鳳山人選徵詢幾個人後都碰壁,最後祕書長陳惠敏找上還是台灣大學公衛研究所學生的黃捷,緊急踏出臨門一腳。「沒什麼資源,從零開始,每天一早站路口。黨有給我保證金20萬元,幫我募了30萬元,剩下就是網路上的小額募款,總共花了不到100萬元。」以六都市議員選舉而言,大咖如羅智強、許崑源花費破千萬元,中咖如李眉蓁、林智鴻約500到800萬元,即使是網紅如呱吉、苗博雅也花費約200萬元,黃捷以新人之姿當選,簡直不可思議的奇幻旅程。

她對韓國瑜翻白眼爆紅後,首先得罪的是家人。「家族裡有人是韓粉,就叫我說不要這樣表現,要有禮貌一點。」她在議長許崑源的喪禮上擦口紅被批評,「他們不是幫我說話,而是問我口紅為什麼要畫這麼紅?叫我檢討自己的服裝。」年金改革時,「長輩會(在LINE群組)戰年金改革,我說年金就是該改革啊!你們這些公務員!他們就把我踢出群組。」

黃捷在市議會質詢時對市長韓國瑜翻白眼,當選才半年就成為全國知名的女性政治人物。(翻攝畫面)
黃捷在市議會質詢時對市長韓國瑜翻白眼,當選才半年就成為全國知名的女性政治人物。(翻攝畫面)

父母離異 創傷刻意遺忘

她在台大公衛系時修習社會系課程,開始接觸公共議題,大三時發生太陽花學運,她形容是:「我們這個世代使命感的啟蒙。」因此,當台大社會系的老師、時任時代力量祕書長陳惠敏找她參選時,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我爸一開始很傻眼,也蠻生氣,覺得家裡已經沒什麼錢,家族也沒人搞政治,沒背景沒靠山,要怎麼搞政治?覺得我在癡人說夢。我說我想試試看。」陳惠敏帶她進入立法院黨團、鼓勵她參選,對她的印象是:「個性比較甜,很軟很乖巧,有時候覺得野性不足。」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黃捷專訪3】台大研究所休學淪窮忙族 一整天只吃燕麥過活
【黃捷專訪4】新政治理想受挫 她被吃豆腐也相信公民力量
【黃捷專訪1】輪到自己被罷免 孤獨時刻她獨自爆哭2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