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台灣史上最巨大家暴事件!

·7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文博》台灣史上最巨大家暴事件!
黃文博》台灣史上最巨大家暴事件!

男性試圖在女性身上尋找自尊,彌補自己破碎的人格,藉由語言暴力、心理霸凌、肉體折磨等方式,喚回原始的獸性快感,完成一時的自卑感救贖。

上面這段文字的主詞與受詞,可以置換成:女性試圖在小孩身上尋找自尊⋯⋯,也可以置換成:兄姐試圖在弟妹身上尋找自尊⋯⋯,還可以置換成:執政黨試圖在反對黨身上尋找自尊⋯⋯。

家暴的英文Domestic Violence,非常適合用來詮釋台灣政界的現狀——所有假借權勢,以維護國家利益或社會正義之名,迴避體制,操作執政機器遂行的粗暴行政,本質上就是一種暴力。

家暴的施暴者必然拒絕家庭外的公正第三人介入調解,必然拒絕法律介入裁判,必然只願意在家中進行清算。

唯有如此,施暴者才能同時扮演糾舉者、審判者與行刑者的多重角色。Domestic指的正是將受暴者圈禁在勢力範圍內,聽任定罪發落的意思。

因此,家暴的施暴者偏好畫小圈圈。例如規定受暴者不得離開房間,不得走出屋子,不得跟鄰居交際,不得向朋友投訴。

一個個小圈圈都是Domestic的具體表現,是Violence得以發揮至大打擊效果的重要原因。

打個可能對Doraemon迷不敬的比喻,時不時欺負大雄的胖虎,實際上極度依賴大雄+宜靜+小夫+自己的四人組合,因為他在這個小圈圈中,最大,最有力,最能有效展現他「弱弱的」Violence。

很難想像一旦有別的強壯角色加入組合,胖虎會有多失落。所幸,藤子不二雄有生之年似乎相當滿意這個四人組合,讓胖虎老大當到底。

請記得小圈圈的關鍵影響力,它能夠幫助你理解許多想不通的台灣政界異象。

遠的,如國民黨黨產遭清算。這個黨到底汙了國家多少錢?到底強佔國家多少地?到底幹了多少國庫通黨庫的壞事?我認為肯定都有。

但其中的來龍去脈、是非曲直,理應交付司法審理,為什麼一定要多此一舉立個「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專法?為什麼一定要花人民稅金設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這兩個疊床架屋的作為,就是在黨產議題上畫小圈圈,讓國民黨走不出小圈圈的Agenda Setting,也讓現有司法走不進小圈圈的勢力範圍。

國民黨,你給我在圈子裡立正站好,任我宰割,完美架構出實施Domestic Violence的私刑場。

當然,不服小圈圈裁奪的國民黨,會聲請釋憲。那有什麼用?執政者運用大法官的「總統提名權優勢—立院同意權多數」的直通車,預先在大法官會議又畫了一個小圈圈,讓自己人成為多數,鞏固小圈圈,也讓別人成為無關緊要的他人,打不破小圈圈,再度成功行使Domestic Violence。

你說小圈圈厲不厲害?好不好用?現在你知道為什麼執政者那麼喜歡無視既有制度,寧可多此一舉到處畫小圈圈的原因了吧?

如果你覺得執政黨為了清算黨產所畫的小圈圈範圍很小,影響一黨生存而已,影響不到人民,根本微不足道。那我們來談談最近的容許含萊克多巴胺美豬進口,如何?

原本應該交由最高民意機關議決,結果只由總統一人決策,用行政命令規避民意監督,畫一個小圈圈,把民眾關在圈內,強迫接受,也把民代屏蔽在圈外,排除掉阻礙獨裁的路障。

原本應該先由農委會評估對本土養豬產業衝擊,結果只草率提出模糊不清的所謂百億元補貼,全無對策,又畫一個小圈圈,把消費者關在圈內,逆來順受,也把本土養豬業者屏蔽在圈外,淡化產業反彈聲浪。

原本應該先由衛福部提出具科學論據的健康風險評估,結果只見部長受訪說「想吃還不一定吃得到⋯⋯」,再畫一個小圈圈,把健康疑慮關在圈內,用街談巷議的語調轉移焦點,也把食安專業屏蔽在圈外,只獨白不坦白,只放話不對話。

原本應該在立院面對質詢、慎重回應提問的行政院長,結果以詭辯回嗆立委:「你有吃美國豬嗎?⋯⋯所以你有出事嗎?」,好棒棒,這不又畫了一個小圈圈,把民意關在圈內,用脫口秀般的尖酸實問虛答,也把人民知的權利屏蔽在圈外,拿一句「時空環境改變」來唬弄大眾。

就像這樣,涉及全民食安的重大議題,跨過民主程序,用一個個不受體制節制的小圈圈,把人民圈禁在執政者劃定的勢力範圍內。

老百姓,你們給我立正站好,只有結論,沒有討論。不准反抗,只准接受。又一次在小圈圈架構的私刑場施加Domestic Violence,好好教訓了老百姓一頓。

這些年,維繫民主制度人民作主的精神,以及制衡執政者專斷獨行的體制被輕蔑地對待,活像個遭到蹂躪的破布娃娃,冷在角落,不屑一顧。

取而代之的,是許多由執政者為自己量身訂作的小圈圈,只要想幹,粉筆在地上一畫,管你是反對黨、媒體、企業、校長、人民,通通在小圈圈內給我立正站好。

想探究越辯越糊塗的博士學位疑案?索性在官方資料、聘任文件等領域,畫上一個個小圈圈,設下查證障礙,像極了尼克森阻絕水門案調查的行政施暴,把能讓真相大白的資訊封鎖在小圈圈內,石沉大海,也把探究真相者屏蔽在小圈圈外,如同困在精心設計的迷宮,足可稱之為Domestic Violence的2.0升級版。

台灣政治現況,想探究真相,想扭轉粗暴決策,想呼求公平正義,都在執政者丟出一個又一個小圈圈,箍牢掐死異議者的做法下,變得窒礙難行。這豈是幾十年前爭取民主的前輩們所能想像?又豈是賦權予政府的人民所能忍受?

政客搞決策小圈圈,搞人際小圈圈,沒什麼,一般人一樣喜歡搞小圈圈,沉溺在小圈圈帶來的安全感。小圈圈的作用如果是提供自我保護,一點問題都沒有。

小圈圈的設立目的如果是逾越體制、繞過法律,如果是輕蔑民意、一意孤行,如果是掩蓋事實、隻手遮天,問題就大了!

就像家暴的施暴者有相當比例擁有自卑情結(Inferiority Complex),會用所謂非建設性的行為,如私刑、強制、誣限⋯來獲取優越感,補償自卑。

關於清剿反對黨、強勢護航美豬,甚至高官赴美國國務院次卿住宿飯店覲見等等僭越法治、有違民主、不符儀節的光怪陸離事件,也就不難對照想像,頗契合心理學家阿德勒(Alfred Adler)提出的自卑學說。

家庭暴力早已公認為嚴重的社會與人權問題,截至109年8月,警察機關受理家庭暴力案件高達58,722件,但社會上隱而未掀的家暴,數量必然龐大。

起碼就我的認知「拋開黨派與統獨立場」,應該至少加算強勢護航美豬進口這一件。

而且這件家暴案的施暴者竟是受託保護人民的政府,受暴者竟是名義上是「主人」的百姓。以其暴力所及對象,高達千萬人,堪稱台灣史上最巨大家暴案件!

或許,我們應同情施暴者?因為他們受困於破碎人格或自卑感,算是廣義解釋的病人,也算是心理層面的弱者。

然而,對於施暴者在施暴過程中不斷丟出小圈圈,侵害法治、侵犯人權、侵蝕民主,則不可因其病人身份而有意漠視,更不可因其弱者身份而輕易原諒。

小心這些病人與弱者,謹記阿德勒說過的話:沒有任何人比病人或弱者更強大!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