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一群坐錯艙位的綿羊!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文博》一群坐錯艙位的綿羊!
黃文博》一群坐錯艙位的綿羊!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又出了一件總統道歉、院長震怒的離譜事,東奧選手經濟艙,隨行官員商務艙。無論經辦官員如何解釋,民眾無法接受的是,為什麼這種官尊民卑的事,再怎麼撻伐,每隔一陣子仍然發生?

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官場文化的醬缸始終一團糊爛,停留在半封建時期,大官逞官威,小官捧大官。

從第二類疫苗施打名單、政院南部中心執行長爽遊Villa,到佔據商務艙,在在顯示官場醬缸這一罈千年不換的濃稠汁液,反覆進行內部發酵作用,活在罈子裡的官兒們彼此哺餵,大官靠它陶醉,小官靠它生存,一旦上癮,沒有官員捨得打破醬缸。

經此風波,以後當然不會再有國手搭經濟艙的事了,但醬缸一定還會在其他地方搞出事情來。

沒有殘念,肯定會!我對台灣的大官充滿信心,在醬缸發酵味中暈陶陶的官員,肯定堅持護缸。官場特權,在可見的未來,很難弊絕風清,因為積習已久,官員享受特權一點也不特別,根本就是通權,而非特權。

這次事件,除了揭露官場文化不堪入目的真相,同時顯現了台灣對「國家榮譽象徵」欠缺理解。

大多數人還是把官員擺在榮譽象徵的首位,我們太過重視官員在國際受到的待遇,甚至在雞毛蒜皮的儀節上斤斤計較,認為官員委屈就是國家受辱,而外國對台灣官員施以小惠就是國威展現,長期營造出「官=國」的氛圍,更加鞏固了那罈醬缸的存在合理性。

事實上,只要看這個國家如何對待軍人,就明白國家榮譽象徵的認知是否正常。

台灣的職業軍人受到的尊重程度,遠不如歐美與中國職業軍人。一樣穿著軍服走在街上,別國民眾認為軍人穿的是光榮,台灣民眾認為軍人穿的只是制服罷了。沒有光榮感的軍人,怎麼可能視死如歸?

台灣長時間以來對軍人的輕賤污衊,已經破壞掉軍人成為國家榮譽象徵的條件。那麼在國際上共認排名國家榮譽象徵第二位的,就非運動員莫屬了。

戰爭時,軍人上陣殲敵,護衛國家榮譽。承平時,則由運動員上場爭勝,強化國家榮譽。換言之,運動員的地位等同於保家衛國的軍人。如今卻發生虧待國手、厚待官員的事,台灣對國家榮譽象徵認知之錯亂,可見一斑。

管仲說:「兵者,外以除暴,內以禁邪。」引申他所說,台灣如果沒辦法在島內禁止官尊民卑的邪念,如何期待軍人除暴?又如何期待運動員爭勝?國家榮譽將何所繫?

想要內以禁邪,必須有勇氣砸破醬缸,讓躺在發酵物中吃香喝辣的官員從罈中爬回俗世,走下神壇,不再受到民眾的香火膜拜,建立官卑民尊的新文化。

教育部長說此次事件「確實思慮不周」,我完全無法認同,事實應該剛好相反,正是因為官員周延思慮了官場文化,才會幹出照顧大官、放生選手的決定啊!

一句思慮不周想輕輕帶過欺民甚久的惡質官場醬缸文化,想掩飾官兒們打心底輕視運動選手的偏差觀念,太廉價了吧!

泡在醬缸裡的大官,在發酵物的浸潤之下,眼不見民苦,耳不聞民情,心不存民意,行不符民望,堪稱台灣最缺乏戰鬥力的一個族群,跟軍人與國手相比,怎麼有臉霸坐商務艙,連坐貨艙都算便宜了他們。

拿破崙曾說:「一頭雄獅領導的一群綿羊,會戰勝一隻綿羊領導的一群獅子。」端坐在商務艙的官員,像極了養尊處優的綿羊,他們憑什麼率領國手征戰?

執政者與其道歉、震怒,何不先爬出醬缸,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到底像綿羊或像雄獅!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