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川訪多國記錄女權覺醒 深入印度拍女詩人

·2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王心妤台北31日電)導演黃明川新片「波濤最深處」耗時超過2年半橫跨4地拍攝16名女詩人,藉由她們的詩作及人生故事看見女權。黃明川坦言,深入印度拍攝時盡量低調,擔心影響她們生活。

「波濤最深處」原訂5月登上大銀幕,受到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影響,延檔至9月上映。黃明川今天接受媒體訪問表示,當時一度感到擔心,幸好現在能如願上映。

黃明川片中拜訪台灣、斯里蘭卡、印度及菲律賓,共16名女詩人。他以男性導演觀點出發拍攝女權,記錄女詩人面臨的共通情境,如身體自主、情慾流動、月經來潮、戰爭衝突、殖民歷史中擷取創作養分,從私密詩篇中遙望個人與國族的和平與希望。

黃明川說:「有人好奇為什麼不訪問男人?但我一開始拍就知道不會拍男性,男人在影片裡就是閉嘴,完全沒有男人的聲音。」

黃明川解釋,片名「波濤最深處」靈感來自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最高的浪花其實來自波濤的最深處,女權像是最深的革命,也許要爬起來會很慢,但期待有天會爆發」。

談及拍攝過程,黃明川表示,各國對女權的意識不同,到印度拍攝時也盡量低調進行,擔心影響被攝者的日常生活,也曾被當地友人警告,此部作品若在印度上映需要特別小心。

黃明川表示,拍攝初期曾想將阿富汗、伊朗等被壓迫的女性詩人也納入作品中,但礙於簽證問題加上拍攝成本已超過新台幣800萬元,只能忍痛作罷。

黃明川曾拍攝電影「西部來的人」、「寶島大夢」、「破輪胎」,此次跨越多地深入拍攝,他回憶以前拍攝時,曾有15天都蹲在風沙滾滾的馬路邊吃便當,也曾到廢棄的海濱公路拍攝,連工作人員都說辛苦,「但如果沒有好奇的心,電影就會變成精緻工藝」,如果沒有突破,很難進入現代電影。

「波濤最深處」將於9月10日上映。(編輯:管中維)110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