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春明寫秀琴 構思30年

許文貞/專訪
·2 分鐘 (閱讀時間)
作家黃春明將所有的生活經驗匯集到頭腦中,成為小說構思的情境。(郭吉銓攝)
作家黃春明將所有的生活經驗匯集到頭腦中,成為小說構思的情境。(郭吉銓攝)

作家黃春明今年高齡86歲,數年前雖然經歷癌症,至今仍持續創作,去年出版《跟著寶貝兒走》,今年又寫完《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兩個都是在腦袋裡已經構思20、30年的故事,如今終於一個個找出來「清倉」,「但我不敢再開支票,如果一說在寫哪個故事,大家就會問,很有壓力。」

勾勒星夢少女悲歡

雖然比較少出席公開活動,黃春明身體依舊健朗、靈活,家住5樓,卻能每天上下爬樓梯多趟,到河畔運動。他笑說,現在每天晚上走路,一走就是4.5公里,這段時間在腦中將過往創作的腹稿翻出來,重新構思、調整,待故事成熟,一氣呵成。

在《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中,黃春明勾勒60年代懷抱星夢的少女悲歡。主角許秀琴生長在羅東小鎮,是個天生麗質又愛笑的女孩,媚眼會勾人。在台語片盛行的年代,秀琴的明星夢卻意外將她和家人捲入地方黑白道以及白色恐怖情治單位的角力糾葛,既荒謬又悲哀,最後成了瘋子。

生活經驗匯集小說

黃春明表示,那就是他自小成長的環境。尤其在白色恐怖時期,警備總部就是如此殘酷,「像是有人的太太很漂亮,被警備總部的人看上,先生就被人無端刁難,甚至因此消失不見了。」他認為,小說不是歷史,更不是地方誌,但可以透過羅東眾小人物視角,生動刻畫秀琴的壓抑與配合,藉由普世的人性引起共鳴。

黃春明回憶,他從小就是個野孩子,在羅東到處走還不夠,還往更遠的地方跑,「用腳讀地理」,充滿好奇心,「那個年代,瘋子沒有醫院可去,家人只好用圍欄把人關著。我對瘋子很好奇,就故意跟他說話,還會抓著欄杆撞,引起他注意。」他表示,所有的生活經驗匯集到頭腦中,都成為小說構思的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