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撈很大5】門票綁定手機門號 業者「數位實名制」狠打偽票

胡華勝
CTWANT
林敬祥指出,go票亮核驗票券無誤後,會將寄送信封貼上NFC防偽標籤。(圖/馬景平攝)
林敬祥指出,go票亮核驗票券無誤後,會將寄送信封貼上NFC防偽標籤。(圖/馬景平攝)

二手票券平台「go票亮」老闆林敬祥指出,黃牛票最為人詬病的問題,就是黃牛開外掛搶票、一票多賣、拿到匯款就失聯和盜用票券等,「黃牛搶票、票券被秒殺不易購買、可退票時間短及高額手續費等問題,勢必成為演唱會等活動的隱憂。」

林敬祥指出,這些演唱會及藝文活動目前是一票難求的賣方市場,不僅沒有公平的退票制度,退票時間自購買起三到七天,並收一○%手續費,高單價門票的手續費損失就很大。更別說轉讓制度,任何一位消費者都有可能活動前的臨時狀況而無法如期參演唱會,要如何轉手出去降低損失、讓這一票難求的門票可以交到真的想看的人手上。

賣家在go票亮平台銷售成功後,可即時看到票券的狀態明細。(圖/翻攝自網路)
賣家在go票亮平台銷售成功後,可即時看到票券的狀態明細。(圖/翻攝自網路)

林敬祥為外商財務專業經理人出身,四十九歲的他,目前也是系統整合業者「智匯亞洲」的財務長。平日喜愛路跑的林敬祥,有次臨時有事不能參加路跑活動,卻因過了退票期限而無法退票,他發現有人想接手退票者的票券卻沒有管道,於是興起打造go票亮的念頭。

「數位票券是一個可以解決現在大多數問題的方法,透過數位化,將門票綁定手機門號,變成實名制,黃牛業者便無法以人力大量搶票,也可以避免偽造票券與一票多賣,更能減少演唱會入場時的查驗人力;查驗門票的工讀生,多數根本無法辨識偽造門票。」林敬祥指出。

買方在go票亮平台購票成功後,可掌握票券的寄送狀態,也能透過平台向賣家提問。(圖/馬景平攝)
買方在go票亮平台購票成功後,可掌握票券的寄送狀態,也能透過平台向賣家提問。(圖/馬景平攝)

「go票亮的做法是先對賣家會員核驗票券真偽,確認無誤後,在票券的信封貼上NFC防偽標籤,才交付給買家;且整筆購票消費只有票券售價金額,標多少錢就是消費多少錢,go票亮由售價中收取一○%的服務費,沒有額外費用,票券賣多少錢,由賣方決定。」林敬祥說。

買方在go票亮平台購票成功後,可掌握票券的寄送狀態,也能透過平台向賣家提問。(圖/馬景平攝)
買方在go票亮平台購票成功後,可掌握票券的寄送狀態,也能透過平台向賣家提問。(圖/馬景平攝)

然而,究竟有沒有黃牛在go票亮大賣黃牛票?林敬祥表示,「上平台賣票的人是不是黃牛?或許可以靠統計賣家的販售數量來推斷。」此外,針對傳出黃牛集資購買防搶票試題答案一事,他砲轟,「這就是現在票券販售沒有實名制,所引發的潛在問題。」

更多 CTWANT 報導
【黃牛撈很大6】《社維法》只罰1.8萬 律師籲政府修法「屠牛」
損失1200億! 全國旅行公會:旅行社像小草沒長大
法律系高材生拍AV 入行竟是為了「報復前男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