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飄帶行動 悼念過勞猝死機師

·3 分鐘 (閱讀時間)
1名住在華航諾富特飯店檢疫的機師還用白紙條拼成「RIP(願死者安息)」字樣,並寫著「CDC KILLS PILOTS」。(陳麒全攝)
1名住在華航諾富特飯店檢疫的機師還用白紙條拼成「RIP(願死者安息)」字樣,並寫著「CDC KILLS PILOTS」。(陳麒全攝)

華航61歲委內瑞拉籍機師23日在桃園市家中浴室猝死,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28日發起「黃飄帶行動」,希望居檢不派飛、每月3天喘息日。工會表示,猝死機師生前對居檢、執勤身心俱疲,希望有關單位正視連續派飛的風險。

機組員執勤後返台需入住檢疫旅館居家檢疫,但居檢期間又可派飛,陷於「執勤、居檢」無限循環。華航這名猝死機師雖有21年資歷,但熟識他的機師卻說,他生前抱怨20個月處於執勤、檢疫循環中,對身心、家庭關係帶來負面影響。

執勤、居檢無限循環 無奈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理事長李信燕說,工會對該名猝死機師感到遺憾、痛心,因此發起「黃飄帶」行動悼念,也要提醒有關單位連續派飛造成的風險,及對機組員身心嚴重的負擔。

李信燕表示,連續派飛下,因為機組員飛過很多不同國家,又跟不同機組員交叉,若有人確診,不容易判斷在哪個地方染疫,匡列的人可能從2、3人擴大到20人以上。在旅館外頭掛黃飄帶,是希望引起社會對機組員的關注,此外執勤時,大家也會在制服佩戴黃絲帶。

送黃飄帶入檢疫旅館 被擋

工會統計,昨天有2家航空公司、3間檢疫旅館、超過300名機組員響應黃飄帶行動。原本所有人都要懸掛黃飄帶,但工會要送黃飄帶進入檢疫旅館被阻擋,李信燕直呼:「這難道是社會、環境對我們的歧視嗎?」部分機組員改懸掛白毛巾、浴巾,也有人在窗戶用紙條貼貼成「RIP(願死者安息)」、「FREE(解放)」表達訴求。

李信燕表示,看不到盡頭讓機組員無力又無奈,要求居檢不派飛,每月讓機組員有3天喘息日,不用派遣、執勤、居檢跟自主健康管理,能與家人共度。

據悉,該名猝死機師生前PCR採檢都是陰性,桃園地檢署檢察官、法醫昨天到桃園殯儀館解剖,並將檢體送驗,釐清死因。

機師突破性感染 累計5例

另昨天國內新增6例新冠肺炎病例,均是境外移入,其中1例正是國籍航空外籍機師。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表示,該名機師7月時曾接種2劑BNT疫苗,快篩陰性後派飛,5天後(檢疫期滿)檢出陽性,且根據N抗體陽性研判應是近日感染;將做基因定序,掌握是否Delta病毒或是其他變異株。這已是國內累積第5例機師突破性感染案。

有專家呼籲調整機組員居檢時可派飛的政策,不過指揮官陳時中表示「暫不考慮」,認為目前規定居檢期間派飛需快篩,已可過濾高風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