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與沙烏地爆外交齟齬 區域爭霸縮影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黎巴嫩一名部長日前批評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介入葉門內戰是侵略與荒謬行為,導致黎巴嫩與沙國爆發外交爭端,沙烏地與其波斯灣盟邦對黎巴嫩祭出經濟施壓,重創貝魯特原已淍敝的經濟。不過,分析指出,沙烏地實際在意的是宿敵伊朗在黎巴嫩的代理人真主黨(Hizbollah),於貝魯特政壇的影響力逐漸擴大,兩國爭端可視為區域間爭霸的縮影。

黎、沙外交爭端 部長錄音談話是導火線

黎巴嫩與沙烏地阿拉伯最近爆發外交紛爭,起因為黎巴嫩資訊部長庫爾達希(George Kordahi)的一段訪問錄音,內容有關他批評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介入葉門內戰實屬「荒謬」(absurd),聯軍與伊朗撐腰的叛軍青年運動(Huthi)作戰則是侵略行為。

這段錄音播出後惹惱利雅德當局,加上庫爾達希獲得同屬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黨奧援,與伊朗為區域宿敵的沙烏地更加怒不可遏,對貝魯特當局做出激烈回應,除了召回駐黎國的沙烏地大使及驅逐黎巴嫩大使外,更下令禁止進口黎國產品。至於沙烏地的波斯灣盟邦,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巴林及科威特也都採取與利雅德類似的行動。

不過,庫爾達希的錄音談話似乎只是引爆兩國外交危機的導火線,自從黎國總統奧恩(Michel Aoun)於2016年上台後,沙烏地與黎巴嫩的關係處得並不好。

專門研究中東波斯灣事務的政治學家薩德爾(Karim Sader)在接受法國24台(France 24)訪問時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奧恩與真主黨結盟,令沙烏地一直不悅。

薩德爾認為,利雅德當局發現儘管在黎巴嫩投下巨資,但是令人難以忍受的是真主黨在黎巴嫩的影響力卻是與日俱增。

引爆爭端 黎巴嫩部長獲真主黨撐腰堅拒辭職

此外,為了平息這場中東外交紛爭,阿拉伯聯盟(Arab League)助理秘書長薩里(Hossam Zaki)11月8日前往黎巴嫩訪問,與黎國總統奧恩和總理米卡提(Najib Mikati)討論如何化解爭端,並指若是引起爭端的庫爾達希辭職的話,危機應該可以化解。米卡提在此之前,已要求庫爾達希辭職。

但是庫爾達希認為,這段錄音談話發生在他出任部長之前,因此至今堅持拒絕辭職,真主黨則是力挺庫爾達希,並駁回要求庫爾達希辭職的呼籲,指責是「對黎巴嫩及國家尊嚴和主權的公然攻擊」。

法國24台的報導分析,指庫爾達希事件已讓今年9月才剛新上台的米卡提政府焦頭爛額,在對2020年8月貝魯特港口爆炸事件調查,飽受政治分裂痛苦之外,如今又因為外交爭端而陷入更嚴峻的危機。

沙烏地以經濟為武器 黎巴嫩處境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這場震驚中東的外交爭端,使得原本處於承平時期最嚴重經濟危機的黎巴嫩,處境雪上加霜。

黎巴嫩在經濟急劇崩潰之際,非常依賴波斯灣國家提供的進口貿易,以及在波斯灣國家的僑民匯回大量現金,在黎巴嫩面臨國際金融機構結束補貼,以及銀行對美元提款施加限制等困境下,迫切需要這些匯款給予財政支援。

波斯灣事務專家薩德爾指出,雖然利雅德在過去幾年間,對黎巴嫩失去很大的影響力,但此時運用可對黎巴嫩發揮直接作用的經濟槓桿,可達到干擾黎巴嫩政府的目的。

黎巴嫩經濟學家巴達羅(Roy Badaro)也告訴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黎巴嫩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難以承受這樣的衝擊,並警告這場外交危機恐怕會讓黎巴嫩付出沉重代價。

關注真主黨 黎、沙外交齟齬是區域爭霸縮影

不過,沙烏地對黎巴嫩祭出經濟手段並不是要搞垮黎巴嫩政府,其著眼點是在黎巴嫩權力日益強大的真主黨。正如沙烏地阿拉伯外交部長費瑟(Faisal bin Farhan Al Saud)告訴沙烏地的阿拉伯衛星電視台(Al Arabiya TV),「因為伊朗特工在現場的掌控,黎巴嫩出現了危機」,「這就是我們關注的問題,這使得與黎巴嫩打交道對沙烏地王國和波斯灣國家毫無用處」。

至於沙烏地與黎巴嫩的外交風波未來前景,波斯灣事務專家薩德爾認為,利雅德之後可望緩和對貝魯特的壓力,可能首先讓黎巴嫩僑民不受制裁,將現金匯回貝魯特,並由這些黎巴嫩僑民在明年3月的黎巴嫩議會選舉回國投票,進而影響黎國的政治結構。

分析黎巴嫩與沙烏地及其波斯灣盟邦近來的外交齟齬,其背後的真正原因為沙烏地與伊朗的區域爭霸,因此伊朗在黎巴嫩的代理人真主黨未來的政治影響力消長,將是影響利雅德與貝魯特關係親疏的關鍵因素。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黎巴嫩同意組成新政府 因應經濟崩潰
沙國攔截一起飛彈攻擊 瞄準東部石油重鎮
緩解燃油短缺 黎巴嫩油價調漲66%